尼玛影视

关灯

《第二十章 开户》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超级牛散 !

    张新坐在电脑椅上,低头思考着,此时他的大脑就像发电机一样开动起来,把手头资金短缺如何筹款借用的问题,仔细在脑海中斟酌了一遍。

    他提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后,张新开门见山地,说:“喂,罗站长,你好!我是张新。”

    “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你的啦,”电话那边打了哈欠,好似刚睡着被电话吵醒的样子,语气中带着少许无奈,说:“除了你这调皮鬼,谁会在晚上打电话给我的啦,说吧,找我什么事情的啦?”

    “咳咳,”张新清咳两声,笑着说:“找你借点钱,等20号发工资还你,不知可不可以?”

    “哦,借多少的啦?”听筒里传来一声咯吱声,好似罗站长翻了个身,身体与床铺的摩擦声在电话里听着极为怪异。

    张新想了想,说:“借一千五百元,怎么样?”

    “才借这么点,小数字啦,发个短信给个银行账号,我明天上午打款给你的啦,”罗站长又打了个哈欠,语气中明显带着笑意,说:“我等你短信哟,没短信不借钱给你的啦,呵呵,早点睡啦,早睡早起,精神抖擞的啦,再见!”

    挂断电话,点开短信箱,写了一则银行账号的信息,发给了罗站长。

    第二天一早,忙完晨报的投递后,打电话给陈海波请了个假。在街上草草吃完早餐,便骑着三轮电瓶车到了附近一家证券交易所旁。

    在停车场的犄角旮旯里,张新用铁链很熟练地将三轮车锁上,拍拍手上的灰尘,四处张望了一下,待熟悉了周围环境后,便箭步走进了交易所。

    不到半个小时,张新便办完了开户手续。

    剩下的就是开通银证转账,张新没有在交易所多做停留,马不停蹄地去了那家他所熟悉的银行。

    在银行柜台上先转存存折上的一万元到银行卡上,然后开通了此卡的银证转账。

    张新拿着银行协议书和那225元的存款利息,又骑车去了趟交易所,到柜台上认证后,便打道回府了。

    “总算有了自己的股票账户,”张新心想:“深交所股票今天就可以交易,上交所股票明天才可以交易。嗯,不急,这是我第一次买股票,一定要谨慎,等晚上打开电脑仔细研究一下,在决定最后的买股时间。”

    骑车在路上时,张新如此想着。

    电瓶车还没到家门口,手机滴滴几声,张新打开手机看,原来是一则打款到账信息。

    张新笑笑,心想:“一千五百元既然到账,那就先买煤,省的以后老操心这事。”

    在电话薄上翻出房东魏西雅的手机号码,拨打接通后,张新说:“魏姐,你好,我是张新。”

    “是张新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魏西雅语气中带着笑意,轻声说:“找姐有什么事?”

    “快到冬天了,我取暖的煤炭还没着落呢,这不,现在手头有点闲钱,赶紧准备着把煤炭买上,省的以后操心这事,”电瓶车到了家门口,张新下了车,把手机帖着耳朵耸动着肩膀将其夹好,取出钥匙开了大门,骑车往里走,说:“魏姐去年给我介绍的送煤老板,我把他的电话搞丢了,麻烦魏姐在给直传一声,和往年一样,二吨煤炭,钱现付。”

    “呵呵,好啊,”魏西雅在电话那边轻笑,说:“那你说个时间吧,煤炭会准时送过去的,和以前一样,全包价每吨280元,如果自己卸,每吨220元。”

    “知道了,魏姐,那就让他们现在送二吨过来,我正好在家,”张新把车停好,站在晾衣绳下,笑着说:“和往年一样啦,全包。”

    二人又热聊了一会儿,才挂断了电话。

    生意人干活,往往是最利索的,分秒必争与时间赛跑。

    这不,电话刚放下不到半小时,装着煤炭的机动车便到了院门口。

    满头满脸皆是煤炭灰的煤老板从机动车走下,掏出香烟向张新晃了晃,说:“兄弟,抽根烟。”

    张新摆摆手,连说不会抽烟。

    二人客气一番后,煤老板点着烟深吸一口,说:“车厢里的煤炭是过了地磅的,一机动车二百公斤,指个地方好卸货。”

    “就卸到那里吧,”张新向车厢里张望了一下,指着院里一片放煤炭的地方,说:“紧着墙角倒,不要搞得满院子都是炭灰。”

    煤老板答应一声,走上前把院门推开到最大,在发动机的轰隆声中机动车崎岖颠簸前行,随着一声轰响,一车厢煤炭便倒到了墙角处。

    车来车往,一趟二百公斤,总共十趟车,院墙角放煤炭的地方,已经堆成了一座黑色的小山。

    张新从皮包里掏出五百六十元现金,递给了煤老板。

    煤老板接过钱数了数,灰黑的脸膛绽放出笑容,嘴角启动间露出洁白的牙齿,说:“够数,下次需要煤炭,就直接打我电话啦,熟门熟路,又都是熟人老客户,在斤两上是绝对不会做鬼的,请放心就是啦,请等一下,我给你张名片。”

    “啪。”的一声,纸币在黑黝黝的掌心上摔打出响声,麻利拉开系在腰间黑油发亮的帆布包,把钱放了进去。

    “这是我的名片,”煤老板从帆布包里掏出一张白亮名片,递给张新,说:“名片名片,明着骗啊,嘿嘿,可我这张名片,可不是用来骗人的哟,含金量很高哦。”

    在煤老板风趣的说笑声中,张新笑着关门送客。

    切菜、淘米煮饭,一个半小时,张新便解决了午饭问题。

    张新躺在床上小息片刻后,背上挎包骑上电瓶车又出门收购旧报纸、帖a4纸小广告、发名片去了。

    一天的生活,总是在辛苦之后,才能回味其中的快乐。

    此时的张新就是这样,夕阳西下,他带着一身的疲倦骑车而归,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在晚霞的余辉下,闪着异彩。

    人生本就是这样,劳作过后,才会有美好的人生愿景,憧憬未来。

    一天的劳作,毕竟是有收获的,在小区里忙碌时,他又接到了几个陌生电话,都是咨询股票培训班的具体事宜的。在张新看来,帖a4纸小广告、发明片、晨报里夹宣传单、以及书城股票书页里塞名片,效果都很显著。

    他的眼睛在霞光中闪亮着,等待,等待那一刻的到来,也许是希望的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