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第九十八章 一语双关》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超级牛散 !

    “哦……杜总说的对……”董总上身有些摇晃,他微闭着眼睛打了个酒嗝,咧嘴一笑,含糊着说:“陈经理,哼哼,你欠我二十六万啊……你多时候能还给我啊……”

    众人看着董总那窘态,不觉低头闷声偷笑。杜小兵有些无奈,笑着说:“董总,不着急,下周陈经理就还你二十六万,”他向陈海波风趣地眨眨眼睛,“哎,陈经理,可不要忘记还钱哟。”

    “啊?”陈海波咧嘴一笑,退后几步坐下,说:“眨眼间,我怎么成了包身工了?”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此时董总酒劲上涌,酒嗝连连,他皱了一下眉头,扭头迈开步伐向着卫生间大步而去了。

    高甲一与彭海军相视一笑,彭海军低声说:“狮子吼……”

    “嘘,”高甲一使个眼色,低声说:“不聊这个,咱哥俩喝一杯……”

    二人微笑着碰杯,将杯中酒喝了个干净。

    自从董总去了卫生间后,包间里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起来。苏晓玲坐在杜小兵旁边,想着这顿不寻常的酒宴,便不时微笑着打量田甜。为了配合首次参加的高层聚餐会,田甜穿了一件浅蓝色的休闲装,脖子上又戴了一根造型细致的金项链,看上去十分的典雅大方。田甜紧挨着苏晓玲,一会儿为苏晓玲夹菜,一会儿为苏晓玲倒饮料,二人亲密无间,关系非比寻常。苏晓玲穿着米黄色套裙,嫣然一笑间,更增添了无数魅力。

    众人谈笑着吃了一会儿,董总才摇晃着身子走了过来。他大笑着说:“ 陈经理啊,你这个赌酒劲大啊,九杯和酒杯……可是谐音啊,你陈经理可谓是老谋深算呀……”

    董总双手比划着,一会儿伸出九个指头,一会儿又指了指餐桌上的酒杯,其中他说的谐音字义。在他手指的比划下,在座众人还是听明白了他的话中意思。

    “哟。”陈海波笑着站起,说:“董总喝下的这九杯酒,可是1:2的融资酒啊,我陈海波如在本周完成不了二十六万的业绩,那可是要双倍返还给董总的,呵呵,十八杯罚酒一口喝下。那可真是一醉方休了……”

    “陈经理,请坐下说话,”董总摇晃着身子坐回到座位上,摆着手笑着说:“五部虽然人数少,但各个都是强兵悍将,特别是那个张……”

    董总说到高兴处,既然把要说的人名给忘记了,他的双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有些无奈地咧嘴笑道:“噢。就那个小张,上次百亿盟开晨会时,我还给他发过红包……”

    此时整个包间内安静如此。除了董总醉意盎然地大讲特讲之外,其余在座人众。要么低头吃着饭食,要么是坐直了上身恭敬地倾听着,不时地点头应和两声。

    “依我看啊,”董总脸颊有些苍白,也许是刚才在卫生间试练“狮子吼”时,用力太猛的原由吧,他抓起茶杯猛喝了几口茶水,咂摸着嘴巴说:“像小张这样的优秀员工,可以破格提拔成为储备经理吗……”

    “呃……”董总的话还没有说完。包间里便发出了低闷得惊呼声,一个个睁大了溜溜转的眼珠。面色哑然地看向正在说话的董总。他们有些捉摸不定起来,心里打着小鼓:这不会是董总喝多了酒,一时兴起,说了酒话吧?

    “我这是实话实说,”董总意味深长地一笑,说:“营销团队嘛,就是要靠业绩说话,有了靠高业绩才能信服于人。一个萝卜一个坑,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

    “咳咳,”刘海燕皱眉低声咳嗽两声,咬着舌头嘀咕道:“这老总,怎么说话俗不可耐呀,还让人吃饭不?”

    她嘀咕的声音很小,犹如一只蚊子的吟唱,纯属自娱自乐性质。

    周斌阴着脸不做声,高甲一等人更是不便说话,这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董总又是酒后吐真言,他们是谁都不敢在这种场合下得罪董总。彭海军微笑着坐直了上身,瞅见杜小兵正在皱眉苦笑,只好眼珠子一转,闷声点上一根烟,缓慢地抽了起来。

    包间里的氛围霎那间凝重十足,各个都闷声不语,唯有董总坐在那里侃侃而谈。

    百亿盟的高层聚餐会,就在董总的侃侃而谈中而逐渐地接近了尾声。晚上11点,百亿盟高层的聚餐会终于结束了,众人纷纷起身相互告辞。苏晓玲、杨思烟、刘海燕、田甜等人都表示着要回家了,彭海军、高甲一、陈海波等人一直把四位女士送上车。

    苏晓玲忽然想和陈海波说句话,但又碍于身边人多,有些话很难直接了当地明说出口,只好微笑着和陈海波握了握手。陈海波也是微笑看了看她,什么话也没有说就推上了车门。苏晓玲知道,今天这句憋在心口的话,恐怕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是无法再说出口了,她轻声叹了口气,看着车窗外逐渐模糊远离的身影,握着方向盘的玉手不觉颤动了一下,脚下轻点油门,红色宝马车被她缓缓开出了宾馆的大门。

    陈海波目送着红色宝马车远去了,心里忽然有了一丝酸楚轻拉了他的心弦,陡然间,他忽然有了一股想追上那辆红色宝马车的冲动……

    “海波,”高甲一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身边,“张新破格提拔成储备经理的事情,你怎么看?”

    “当然是鼓励他高升了,”陈海波凝神静思,平静了一下翻涌的心绪,说:“唉,可惜五部又失去了一员虎将……”

    “是啊,”高甲一撇撇嘴,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海波,这事可别往心里去啊,今天这酒我可没喝好哟,走啦,咱哥俩找个地方,接着喝。”

    “呵呵,”陈海波大笑,畅快地说:“那还等什么呢,走啦!”

    二人相视大笑,在昏暗的街灯下,燃出了一股豪情壮志来。这种豪气与壮志,曾经伴随着年少与轻狂,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逐渐磨灭了。而如今,仿佛在一刹那,二人心中又燃起了向上的无限斗志。

    PS: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文纯属虚构,不可作为投资依据。(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