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2126 都相当皇帝》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重生南非当警察 !

    随着冬天的到来,战争的烈度逐渐降低,各国都在积蓄实力,为来年的战争做准备。

    12月份希腊降下大雪,意大利人不可能在冬天发动攻击,威胁暂时解除。

    英国在11月份就降下大雪,德国同样不会在冬天发动进攻,小胡子虽然还没有宣布,“海狮行动”事实上已经无限期推迟,德国为了继续以战养战,必须将目标转移到其他方向。

    赶在新年到来之前,韦唯尔又发起了一次进攻,在巴迪亚俘虏意军4.5万人,缴获462门火炮。

    新年过后的1月21号,尼罗河集团军在托卜鲁克俘虏意军近30000人,至此北非战役第一阶段以尼罗河集团军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在北非战役的第一阶段,英军俘虏意军近11.3万人,缴获大炮700余门,北非军团溃不成军,尼罗河集团军高歌猛进,甚至已经抵达的黎波里,意大利在北非的殖民统治摇摇欲坠。

    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1月初,隆美尔抵达的黎波里,和隆美尔一起抵达的还有一个德国坦克师,和一个德国轻步兵师,此时意属北非还有意大利军队近20万人,韦唯尔即将遭到隆美尔的迎头痛击。

    先不说隆美尔的反击。

    1月4号,流亡在外已经三年的阿比西尼亚帝国皇帝海尔·塞拉西一世,乘坐皇家海军的军舰返回亚的斯亚贝巴,受到阿比西尼亚人的热烈欢迎。

    伊姆鲁公爵不欢迎,海尔·塞拉西一世流亡期间,阿比西尼亚反抗军对于意大利人反抗,是由伊姆鲁公爵名义上指挥的,虽然伊姆鲁公爵大多数时间都在柏培拉,但是明显比海尔·塞拉西一世更有资格担任阿比西尼亚帝国国王。

    冯伏也不欢迎海尔·塞拉西一世。

    海尔·塞拉西一世流亡这几年,虽然在英国和法国颇受冷遇,不过海尔·塞拉西一世还是更依赖英法,皇家海军派军舰将海尔·塞拉西一世送回来就是证明。

    如果没有许诺足够多的好处,皇家海军才懒得搭理这位“战士皇帝”。

    基于同样的理由,英国政府这时候把海尔·塞拉西一世送回阿比西尼亚帝国,动机多半也不单纯。

    “机会是要主动争取的,没有人愿意主动放弃权力,除非迫不得已——”利奥波特跟伊姆鲁公爵关系不错,他们都有类似的身份背景,利奥波特是前波斯皇室成员。

    伊姆鲁公爵坐在王宫的阳台上,看着远处绵延起伏的群山一言不发。

    这座王宫原本属于海尔·塞拉西一世,阿比西尼亚帝国灭亡后,这座王宫成为意大利驻东非总督萨伏伊亲王的行宫,第二集团军收复亚的斯亚贝巴之后,这座王宫就成为伊姆鲁公爵的府邸。

    从这一点上不难看出,伊姆鲁公爵对于阿比西尼亚帝国的王位是有野心的。

    现在海尔·塞拉西一世已经返回亚的斯亚贝巴,伊姆鲁公爵却没有将王宫还给海尔·塞拉西一世,这同样表明了伊姆鲁公爵的态度。

    利奥波特不着急,天无二日民无二主,海尔·塞拉西一世和伊姆鲁公爵的矛盾迟早要爆发。

    别忘了海尔·塞拉西一世是以一种屈辱的方式被迫流亡,重回阿比西尼亚帝国之后,那些逼迫海尔·塞拉西一世流亡到大臣,都将面对海尔·塞拉西一世的清算。

    海尔·塞拉西一世流亡的时候,伊姆鲁公爵留在阿比西尼亚继续领导反抗军反抗意大利的殖民侵略,最终等来了第二集团军,伊姆鲁公爵也肯定不甘心将王位还给海尔·塞拉西一世。

    现在伊姆鲁公爵还掌握着军权,海尔·塞拉西一世不敢向伊姆鲁公爵动手。

    一旦军权旁落,那么就将是伊姆鲁公爵的末日。

    “尼亚萨兰勋爵的承诺还有效吗?”伊姆鲁公爵需要南部非洲的支持,否则就算伊姆鲁公爵登上王位,也大概率会遭到英国和法国的反对。

    其实不是罗克的承诺,而是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承诺。

    之前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曾今承诺过,只要阿比西尼亚帝国加入南部非洲联盟,那么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就将帮助阿比西尼亚帝国复国。

    现在南部非洲已经兑现承诺。

    轮到伊姆鲁公爵兑现承诺了。

    “当然,尼亚萨兰勋爵的承诺永远有效。”利奥波特强调,南部非洲至少不会吞并阿比西尼亚帝国。

    至少现在不会。

    “那好吧,请转告尼亚萨兰勋爵,阿比西尼亚帝国,将永远是南部非洲最忠实的仆人。”伊姆鲁公爵姿态低,他很清楚,自己根本没资格跟罗克提条件。

    是仆人,而不是盟友!

    这个态度让利奥波特很满意。

    就在伊姆鲁公爵下定决心的同时,亚的斯亚贝巴东郊的行宫内,海尔·塞拉西一世正处于前所未有的焦躁中。

    回到亚的斯亚贝巴之后,海尔·塞拉西一世就开始收拢权力,除了军权之外,现在几乎所有权力都已经回到海尔·塞拉西一世手中。

    这不仅没有给予海尔·塞拉西一世足够的安全感,反而让海尔·塞拉西一世感觉非常危险。

    在伦敦的时候,虽然海尔·塞拉西一世不受重视,至少安全性有保障。

    现在海尔·塞拉西一世虽然住在王宫里,却提心吊胆连觉都睡不好,每当巡逻的士兵从窗外经过,海尔·塞拉西一世都会从梦中惊醒,他担心自己下一刻就会成为阶下囚。

    “阿比西尼亚帝国反抗军,根本没有控制在伊姆鲁公爵手中,谁都知道背后真正的掌控者是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所以我们不是要收回伊姆鲁公爵手中的权力,而是回归事情的本质属性,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只要保持中立,伊姆鲁公爵迟早束手就擒。”来自英国的奥巴代亚爵士胸有成竹,他是海尔·塞拉西一世的顾问,来自英国贵族家庭。

    “我早就说过,现在返回亚的斯亚贝巴并不是个好主意。”海尔·塞拉西一世也不想被英国人当枪使,可惜形势比人强,海尔·塞拉西一世没有选择的余地。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等伊姆鲁公爵取代你,成为阿比西尼亚帝国的国王?还是等南部非洲将阿比西尼亚帝国一口吞并?”奥巴代亚对海尔·塞拉西一世不太满意,海尔·塞拉西一世对于英国的抵触比较强。

    当然奥巴代亚也不关心海尔·塞拉西一世的心情,英国现在最担心的是南部非洲吞并马赫迪王国和英属东非,至于意属东非,只要南部非洲可以保证马赫迪王国和英属东非的“独立”,英国倒是不介意将意属索马里送给南部非洲。

    是的,仅仅是意属索马里,就连厄立特里亚,英国都不愿意南部非洲接手,因为那会影响到英国对苏伊士运河的控制。

    这当然只是英国的一厢情愿,东非的最终归属,还得看未来的战争走向。

    至少目前来看,在韦唯尔率领的尼罗河集团军击败意大利北非军团之后,一切对英国都很有利。

    “如果大不列颠提早加大对阿比西尼亚帝国的关注,情况也不至于糟糕到今天这个地步。”海尔·塞拉西一世满腹牢骚,在伦敦和巴黎受到的冷遇,海尔·塞拉西一世永远不会忘记。

    “你是在指责大英帝国吗?你没有这资格,请记住这一点!”奥巴代亚不客气,如果不是为了给南部非洲制造一些障碍,奥巴代亚根本懒得跟海尔·塞拉西一世废话。

    别惊讶,对于海尔·塞拉西一世这个皇帝,英国人从来没有在乎过。

    甚至如果有可能,英国更愿意支持伊姆鲁公爵。

    毕竟伊姆鲁公爵对于15万阿比西尼亚反抗军的影响力更大。

    海尔·塞拉西一世对奥巴代亚怒目而视。

    奥巴代亚目光冷漠,没有丝毫退让。

    “好的,我记住了!”海尔·塞拉西一世倍感屈辱,这话听上去有秋后算账的意思,奥巴代亚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大英帝国殖民世界几百年,想找英国秋后算账的人多了,海尔·塞拉西一世想报仇得排队。

    离开海尔·塞拉西一世的皇宫,奥巴代亚转身去找冯伏。

    是的,别管伊姆鲁公爵和海尔·塞拉西一世怎么折腾,最终决定阿比西尼亚帝国命运的,还是南部非洲人和英国人。

    冯伏所在的军营,位于亚的斯亚贝巴市郊的山坡上。

    意属东非境内的战争结束后,第二集团军分别向柏培拉和马赫迪王国的首都喀土穆集结,随时准备向其他战区增援。

    喀土穆和埃及之间有铁路连接,部队可以通过铁路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开罗。

    柏培拉位于红海沿岸,通过苏伊士运河同样可以随时增援。

    随冯伏驻扎在亚的斯亚贝巴的只剩下一个混成旅,兵力虽然只有五千,但是装备了坦克和直升飞机,战斗力异常强大。

    奥巴代亚来找冯伏,希望海尔·塞拉西一世尽快登基的同时,还想试探南部非洲对于意属东非的态度。

    扼守红海出口的索科特拉岛,同样是驱逐舰换岛屿计划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