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2131 想找死,那就成全你》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重生南非当警察 !

    哗变士兵的主要诉求是希望外籍军团提高他们的待遇,说白了就是要钱。

    雇佣兵嘛,别用太高的道德标准要求他们,钱给够了就行。

    外籍军团的薪水模式跟保护伞差不多,没有任务的时候,士兵们只有基础薪水,战时收入会大幅增加。

    不同的是,外籍军团的士兵,不管是基础薪水还是战时补贴,跟保护伞相比都差出一大截

    保护伞公司的雇佣兵,基础薪水至少可保证生活,如果懂得勤俭节约甚至可以略有结余

    外籍军团就有点惨,要不然士兵们也不会靠交易子弹获利。

    现在外籍军团要收缴士兵所有私藏的物资,引发的不满可想而知。

    按照南部非洲标准,外籍军团的哗变,等同于叛乱。

    法国却不是这样定性。

    法国人们热爱自由嘛。

    法属北非也是法国领土,所以外籍军团士兵也有权利表达自己的诉求,至于诉求是不是合理,有些人是不管的。

    第66师将第三团营地团团包围之后,叛军还没有投降,法属北非的政府官员反倒先找上巴顿,要求巴顿能以更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

    “你所谓‘更和平’的方式,是什么方式?”巴顿耐着性子和让·皮埃尔交流。

    让·皮埃尔出身名门,毕业于圣西尔军校,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后长期在法属东印度服役,戴高乐成立自由法国之后,让·皮埃尔从法术东印度返回,加入自由法国。

    作为一名老军人,让·皮埃尔知道外籍军团对于法国的重要性。

    关键是目前自由法国可以指挥的部队所剩无几,所以外籍军团的重要性愈发凸显。

    “我们要走到士兵们中间,主动和他们交流,倾听他们的声音,满足他们的要求,外籍军团的士兵也需要尊重。”让·皮埃尔很有法国人骨子里的浪漫主义精神,对于法国人来说,妥协并不可耻。

    “你们居然还知道外籍军团的士兵需要尊重——那你们是怎么做的呢?”巴顿不解,这明显表里不一嘛。

    “将军,你知道,这里是法国——”让·皮埃尔既尴尬又无奈,大法兰西自有国情在此。

    看看法国政府对于一战老兵的态度就知道,法国政府连真正的法国人都漠视到那种程度,外籍军团就更不用说。

    但是有些事吧,就是能说不能做。

    法国政府就算再漠视外籍军团士兵的利益,至少表面上得过得去。

    所以就有了外籍军团一次又一次的哗变。

    每一次哗变,法国政府和法国的将军们都口口声声要帮助外籍军团的士兵解决问题,可问题从来都没有真正得到解决。

    “既然戴高乐将军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那么我就用南部非洲的方式来解决。”巴顿坚持,不管是哗变还是叛乱,在巴顿这里都是不可接受的。

    “您准备怎么解决?”让·皮埃尔好奇。

    “明天中午12点之前,如果第三团的士兵不主动放下武器走出营地投降,那么第66师将向第三团发起进攻。”巴顿强硬,对于叛军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些外籍军团的士兵也是法兰西人,您不能那样做——”让·皮埃尔又惊又怒,“弩炮行动”的悲剧,难道要再次上演吗?

    “你想用你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很好,请你主动点,前往第三团,和第三团的士兵交流,倾听他们的声音,帮助解决他们的问题。”巴顿冷笑,谁主张谁负责,既然无法解决问题,那么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一套巴顿也会。

    让·皮埃尔顿时傻眼。

    提意见可以。

    主动前往第三团,跟第三团的士兵交流?

    万一也被扣押了怎么办?

    那不成了葫芦娃救爷爷。

    巴顿忙着应付各路大神的时候,包围第三团营地的第66师也很忙。

    前文说过,外籍军团的驻地,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形成一圈经营各种生意的灰色地带。

    第三团的驻地被包围,那些依附着第三团做生意的各路生意人也被包围。

    第66师兵强马壮,虽然没有坦克,装甲车还是有的。

    临时营地嘛,防御工事几乎没有,甚至连围墙都没有,只有几圈简单的铁丝网。

    第66师将第三团的驻地包围之后,有士兵发现,多处铁丝网居然已经被剪断,可以自由出入,也不知道第三团的军官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这也不能怪军官们不负责。

    没准他们也需要这些特殊通道呢。

    第三团的驻地被包围之后,各路生意人匆忙离开,他们受到第66师官兵的严格盘查。

    “哦,你是做生意的,那你做什么生意?你的货呢?”士兵认真负责,生意人总得有个生意人的样子吧。

    “货已经卖完了哦——”浓妆艳抹的女孩用了太多廉价香水,说话的时候还向士兵抛了个媚眼。

    这绝对不是勾引,只是职业习惯。

    “你是做什么生意的?”士兵一丝不苟埋头记录,根本没抬头。

    “皮肉生意!”女孩哈哈大笑,排队等待的也哄堂大笑,似乎没有人认为这有什么不妥。

    好吧,时下的北非,皮肉生意是合法生意。

    有不合法的。

    一个商人在接受检查的时候,携带了一大包子弹,遭到第66师士兵的严格盘查。

    “这些子弹都是从外籍军团士兵哪里换来的,最近这段时间运气不太好,外籍军团没有作战任务,否则应该会有更多收获。”商人很遗憾。

    “你们是军人服务社的?”士兵恍然大悟,南部非洲的军人服务社,那可是所有官兵的亲人。

    “对对对,我是军人服务社的——”商人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屁的军人服务社,他就是个不知道第几道的军火贩子——”旁边一名士兵顺口接发,再顺便提醒商人:“——冒充军人服务社成员,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军人服务社主要跟军人,以及军人家属打交道。

    冒充军人服务社成员,在南部非洲是很严重的罪行。

    “先生,我就是个做小生意的,靠倒卖点东西养家糊口,我家里还有一家老小要靠我养活——”商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大倒苦水。

    可是再怎么哀求也没用,人可以离开,违禁商品要全部没收。

    能离开就已经很幸运了,第三团的士兵想离开都没机会。

    第三团士兵同样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里要做个说明,外籍军团所需要的物资,是由第三集团军后勤部统一提供的,每天晚上六点,第三集团军后勤部的运输卡车,会将第三团第二天所需要的各种物资送到第三团驻地。

    第三团哗变之后,物资供应全部停止,这让第三团士兵们很不高兴。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嘛。

    按照传统,哗变部队不仅不会受到惩罚,后勤供应的标准还会相应提升,寻常难得一见的法国香槟,甚至都会出现在后勤供应的清单里。

    其实香槟一直都在外籍军团的物资供应清单里。

    只不过以前只有法国军官才有资格享受香槟,普通士兵想都别想,闻一口都奢侈。

    所以当晚上七点,运送补给物资的卡车左等右等还是没影,第三团士兵终于忍不住走出营地。

    “等等,你能使用汉语吗?或者英语也行?”从装甲车上跳下来的少尉不懂法语。

    汉语!

    第三团士兵都是北非殖民地土著,汉语想都不用想,英语都够呛。

    肯定有会英语的嘛。

    马上就找一个来。

    “哦哦哦,这是你们的需求清单——我看看,香槟、白兰地、雪茄和香烟,这些都可以理解,可女人是什么鬼?”少尉简直难以置信,这哪是作战,分明是度假。

    “我们都是男人,而且是年轻力壮的男人,我们有生理需求的!”临时翻译理直气壮,费那么多话干嘛,抓紧时间把清单上列举的物资送过来才是正经。

    “生理需求嘛——你们可以自己解决——”少尉对于欧洲国家军队的一些丑闻略有了解,尤其是腐国:“——如果自己不行,你们可以相互解决啊——”

    尼玛这车开的猝不及防。

    “你在说什么?你这是对我们的侮辱!”临时翻译怒气冲冲。

    忘了说明,北非这地方——

    好吧,不能说,懂得都懂。

    关键这种事就跟和尚吃肉一样,你说他不吃肉吧,寺庙里提供的素斋,明明是青菜豆腐,却要努力做出肉的味道。

    “那是我给你的侮辱还不够!现在马上给我滚回去,告诉你的同伙,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走出营地投降,否则我们就将发动进攻。”少尉突然翻脸。

    尼玛还有脸提要求——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立功了呢。

    “你——”临时翻译难以置信,这可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

    “滚,我只给你十秒,马上从我面前消失!”少尉按着枪套,强忍着拔枪的冲动。

    少尉的强硬,并没有让第三团的士兵屈服。

    估计第三团士兵在面对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大的勇气。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又有人走出营地,这一次是一名军官。

    “少尉先生,我们的团长和所有军官都已经被扣押,他们的生命受到巨大威胁,哗变随时可能演变为叛乱,希望您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军官态度好,至少没有一上来就忘乎所以。

    “上尉先生,是否满足他们的要求,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已经转达司令部的命令,如果他们接受,那就表示他们还是盟军的军人;如果他们不接受,那么他们就是我们的敌人。”少尉爱憎分明,他这话其实也并不代表第三集团军司令部的态度。

    巴顿已经将第三团的哗变定位为叛乱。

    所以就算第三团士兵按照要求放下武器投降,他们也将被开除军籍,甚至“第三团”这个编制都因为他们蒙羞,很可能会直接取消。

    巴顿这还高举轻放了呢,要完全按照巴顿的方式,外籍军团干脆撤编,根本就是累赘。

    “少尉先生,至少先把被扣押的军官救出来。”上尉着急上火,叛军就是因为有人质在手才有恃无恐。

    “当然,我们会努力那么做的——”少尉敷衍,第三团之所以哗变,所有军官都有责任。

    所以,如果有第三团的军官在这次哗变中丧生,自由法国或许会为他们单独设立一个荣誉称号。

    应该说第三团的士兵对于巴顿还是不够了解。

    法国政府和军方,在之前的历次哗变中,对哗变士兵的纵容,也给第三团带来一个错觉,让他们坚持认为,这一次哗变还和以前一样,巴顿和第三集团军也会妥协。

    所以当时间来到第二天早晨,哗变的士兵不仅没有按照巴顿的要求走出营地投降,反而开始在营地内构筑防御工事,摆出不惜和第66集团军大干一场的架势。

    大概第三团的士兵认为,他们凭借挖的那些小土坑,就能对抗第66师的装甲车。

    在构筑防御工事的同时,第三团士兵还向包围他们的第66师官兵挑衅,中指拍屁股撒尿什么的都可以理解,嘴里“喔喔喔”的学猴子叫就太过分了。

    于是当一名士兵一边“喔喔喔”的学猴子叫,一边模仿猩猩张开双臂走动的时候,一辆装甲车突然开火。

    第66师的装甲车,装备的还是12.7毫米机枪。

    12.7毫米机枪子弹虽然没有胡萝卜那么粗,但是也没有细多少,弹头击中士兵胸部的时候,将士兵的身体直接撕碎,鲜血和肉末,带着其他身体组织呈喷溅状从士兵的身体里喷出去,场面极有视觉冲击力。

    学猴子的士兵,身体在一瞬间就被子弹撕碎。

    12.7毫米机枪开枪时的声音,就像晴天霹雳一样,将原本处于欢乐中的第三团士兵打得目瞪口呆。

    车载通话器马上就响了。

    “怎么回事?是不是叛军主动向我们发动进攻了?”

    声音里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带了点迫不及待的意思。

    “哦,抱歉,并没有,那帮人正在开开心心刨坑呢,只是走火——”刚刚收割一条生命的少尉目光冰冷,想找死,那就成全你。

    ps:还是4000字大章节,人在外地,就让我混几天低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