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2134 一切都是被设计好的》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重生南非当警察 !

    早在1940年秋季,为了更好的协调作战,温斯顿就积极邀请罗克前往英国和温斯顿见面,共同商讨如何击败轴心国。

    罗克公务繁忙,没时间前往伦敦。

    同时罗克也深感有和温斯顿当面商谈的必要,所以罗克邀请温斯顿前往比勒陀利亚。

    温斯顿同样公务繁忙。

    英国驻南部非洲大使哈利法克斯勋爵跟杨·史沫资商议之后,决定将会面的地点放在佛得角的萨尔岛。

    乔治五世去世的时候,温斯顿和罗克乘坐专机前往伦敦奔丧,“非洲大帝”曾经在萨尔岛停靠,温斯顿对于萨尔岛印象深刻。

    萨尔岛曾经是葡萄牙的殖民地,“富裕”号商船被扣押事件之后,萨尔岛和博阿维斯塔岛一起被赔偿给南部非洲,博阿维斯塔岛上的港口库拉尔,是目前大西洋最繁忙的民用港口,萨尔岛上修建了军事基地,欧战爆发后,成为大西洋舰队的母港之一。

    萨尔岛面积216平方公里,平均海拔1332尺,岛上建有野战机场和军用港口,长期驻扎一个空军大队,以及一个小型军舰为主的护航舰队。

    在温斯顿的概念里,小型军舰大概就是护卫舰、拖网渔船那种级别,连驱逐舰都不如。

    南部非洲所谓的“小型军舰”是3000吨级“德班”轻型巡洋舰,排水量比条约级驱逐舰大一倍。

    “德班”级轻巡,在萨尔岛一共有12艘。

    “圣玛利亚在欧战爆发后刚刚成为南部非洲大西洋舰队的母港,现在大西洋舰队一共拥有四个母港,分别是鲸湾、哈利法克斯、巴西维多利亚、以及萨尔岛的圣玛利亚,圣玛利亚舰队,是四大母港实力最弱小的一个。”海军大臣罗杰·海斯,作为温斯顿的助手,和温斯顿一起抵达萨尔岛。

    作为港口,圣玛利亚的自身条件只是尚可,类似圣玛利亚这样的港口,在大西洋范围内有很多,佛得角群岛就不下十个。

    葡萄牙统治时期,圣玛利亚没有获得任何关注,岛上甚至连常住人口都没有,荒无人烟。

    南部非洲得到萨尔岛之后,在萨尔岛大兴土木,沿岛屿边缘修建了环岛公路,围绕着圣玛利亚修建了港口和机场,现在的圣玛利亚港口可以停靠包括战列舰和航空母舰在内的大型军舰,机场可供远程重型轰炸机起降,

    让罗杰·凯斯崩溃的还不是那12艘“德班”,而是被小斯买走之后,改造成“罗德斯”号游艇的“诺曼底”级战列舰五号舰。

    “罗德斯”号是全世界排水量最大的游艇。

    在去掉所有武器装备的情况下,“罗德斯”号游艇依然拥有超过25000吨的排水量,仅装甲总重就超过8000吨。

    你一艘游艇,要那么厚的装甲干什么?

    只能说南部非洲不缺油。

    “罗德斯”号现在已经成为南部非洲罗德斯家族的象征,常年跟着小斯东奔西走,小斯去哪儿,“罗德斯”号就去哪儿,即便小斯更多时候乘坐飞机,根本用不到“罗德斯”号。

    超过300人在“罗德斯”号上工作,他们唯一的任务是为小斯提供服务。

    现在当然还要加上罗克。

    现在“罗德斯”号就停靠在圣玛利亚港口内,即便在一大票大型军舰中,“罗德斯”号依然非常醒目。

    罗克和温斯顿现在都在圣玛利亚,皇家海军出动刚刚服役的“乔治五世”号战列舰作为温斯顿的旗舰,随温斯顿一起抵达圣玛利亚。

    大西洋舰队出动“马达加斯加”号航空母舰作为罗克的旗舰,现在同样在圣玛利亚。

    和“乔治五世”以及“马达加斯加”相比,“罗德斯”号尤为另类。

    “全世界大概也就南部非洲人这么奢侈,可以把战列舰改造为游艇——”作为一名老海军,罗杰·凯斯痛心不已。

    “你还不了解塞西尔么,那家伙就算把‘城市’级航空母舰改装成游艇都不奇怪。”温斯顿很了解小斯。

    “南部非洲已经拥有十艘大型航空母舰,军部收集到的情报表明,南部非洲的船厂里,至少还有五十艘军舰正在建造,我们也有必要制定计划,建造更多的航空母舰。”罗杰·凯斯趁机提要求,跟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相比,英国政府对于海军的支持力度明显不够。

    “岛屿换驱逐舰”计划开启之后,南部非洲已经向英国政府转交了近八十艘轻型巡洋舰和驱逐舰。

    有了这些轻巡和驱逐舰,英国海军的护航力量大增,航道的安全得到有效保证,德国潜艇的攻击频率逐渐减少。

    南部非洲不仅收获的更多岛屿,而且将一战后到二战前这段时间制造的小型军舰全部换新,皆大欢喜。

    当然这里的“欢喜”,更多是对于南部非洲海军而言。

    对于皇家海军,这个结果就有点苦涩。

    谁也说不清为什么,皇家海军已经沦落到用二手货的程度了!

    “南部非洲拥有太多资源,这是我们不具备的优势。”温斯顿现在终于承认,放任南部非洲自治,对于大英帝国而言是个巨大的错误。

    可惜已经无法挽回。

    “如果我们能收回澳大利亚铁矿的开采权,那么——”罗杰·凯斯跃跃欲试。

    “——不可能,和澳大利亚铁矿相比,伊丽莎白港的油田更重要。”温斯顿摇头,往事不堪回首啊。

    澳大利亚铁矿的开采权属于玛蒂尔达家族和洛克家族、罗德斯家族,如果英国要收回澳大利亚铁矿的开采权,那么说不定会彻底失去澳大利亚。

    伊丽莎白港更让温斯顿痛心。

    可又能怪谁呢,当初将伊丽莎白港卖给罗克的时候,谁都没想到伊丽莎白港的沙漠下蕴藏着海量石油——

    就在温斯顿和罗杰·凯斯对南部非洲拥有的资源羡慕不已的时候,罗克和戴高乐正在讨论法国版的“岛屿换驱逐舰”。

    自由法国需要海军。

    “弩炮行动”后,法国海军彻底倒向维希法国,戴高乐手下连一艘船都没有。

    南部非洲有船,就算没有多余的,凭借强大的制造能力,南部非洲能随时开工建造。

    对于南部非洲船厂里的五十艘军舰,戴高乐也垂涎欲滴。

    “法属印度支那!”戴高乐大手笔,开出罗克无法拒绝的条件:“如果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帮助自由法国成立海军,那么战争结束后,自由法国会将法国在亚洲的权力,全部转移给南部非洲。”

    戴高乐说的法属印度支那,面积为747,391平方公里。

    和北非、西非不同,法属印度支那选择加入维希法国。

    一战之后,法国实力愈发衰弱,对于法属印度支那的控制力,和一战前相比远远不如。

    现在东亚的情况非常复杂,日本和美国,以及南部非洲在东亚都拥有强大实力,法国和上述三国相比实力弱小,用瑟瑟发抖都不足以形容法国人的窘迫。

    “弩炮行动”开始后,听命于维希法国的法属印度支那,向日本开放边境,默许日军部队进入法属印度支那,这个行为已经严重威胁到英属马来亚,以及樟宜海军基地的安全。

    在此之前,日本如果想袭击樟宜海军基地,舰队必须从日本本土出发,距离樟宜海军基地路途遥远,成功的概率极低。

    现在日本联合舰队可以利用法属印度支那,距离樟宜海军基地只有大约700公里,联合舰队如果晚上出发,天亮之前就可以抵达樟宜海军基地。

    罗克和戴高乐,对法属印度支那的行为非常愤怒,所以就有了法国版的“岛屿换驱逐舰”。

    “安德烈,说说你的想法,你想要一支什么样的海军?”罗克对于法属印度支那有兴趣,自由法国注定要失去法属印度支那,南部非洲可以接手。

    法术印度支那,大概就是另一个时空中南半岛三国那一片,以及法国从清政府强租的港口。

    港口未来肯定是要还回去的,中南半岛有着巨大的开发价值,南部非洲接手之后,樟宜海军基地的安全也就有了保障。

    “一艘可以作为旗舰的战列舰,四艘重型巡洋舰,四艘航空母舰,至少20艘轻型巡洋舰,以及五十艘驱逐舰,和相同数量的潜艇。”戴高乐狮子大开口,自由法国付出的,是法属印度支那名义上的所有权。

    南部非洲付出的,可是真金白银。

    “安德烈,务实一点,就算自由法国拥有你说的那些军舰,也没有开动那些军舰需要的水兵。”罗克哑然失笑,做梦也不是这个做法。

    英国的“岛屿换驱逐舰”,不管是马耳他还是锡兰、亚丁,都处于英国的实际控制中,“租借”给南部非洲之后,南部非洲马上就可以接手。

    法属印度支那现在还不属于自由法国呢,而且境内还有日军活动,南部非洲想得到法属印度支那,得派部队一点一点打下来才行。

    所以轻飘飘的一句承诺,就想从南部非洲得到一个实力强大到,足以让自由法国成为海上强国的舰队,戴高乐也是真浪漫。

    “勋爵,法属印度支那的面积可是有接近75万平方公里。”戴高乐一点也不脸红,75万平方公里听上去很大,其实也就跟马达加斯加差不多。

    想想法国是怎么失去马达加斯加的吧?

    即便在失去了“法兰西”号战列舰之后,法国还是没能保住马达加斯加,一无所获不说,在国际上颜面尽失。

    其实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

    如果南部非洲真想要法属印度支那,那么过程几乎是可以预见的。

    等战争结束后,法属印度支那会和马达加斯加一样爆发叛乱。

    刚刚经历了战争浩劫的法国,肯定无力平叛。

    于是只能坐看法属印度支那独立。

    随后法属印度支那说不定就会加入某个打着地区联盟名义,现在已经成为小国际联盟的组织。

    这时候就算法国不承认,也将彻底失去法属印度支那。

    罗克不说话,微笑着用平和的目光看戴高乐。

    戴高乐目光坦然,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安德烈,如果自由法国愿意转让在亚洲的权力,那么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将考虑减免一部分法国的借款利息——上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借款利息。”罗克开出的条件更苛刻。

    法国到现在还没有还清上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贷款呢。

    自由法国成立后,又已经欠下近十亿兰特的贷款。

    两笔贷款加起来,法国每年要支付的利息已经超过一亿兰特。

    对于上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贷款,戴高乐虽然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接受。

    不接受的话,那么自由法国就无法从南部非洲得到哪怕一分钱的贷款。

    自由法国在南部非洲接受训练的部队,可全部是由自由法国买单。

    所以罗克能考虑减免一部分利息,已经是很给戴高乐面子了。

    “勋爵,自由法国的黄金,还在比勒陀利亚的金库里呢——”戴高乐努力争取更好条件。

    “比勒陀利亚金库里的黄金是抵押——”罗克不让步,没抵押的话,就算自由法国承认上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贷款,南部非洲也不会松口。

    没点抵押的话,万一战争打输了怎么办?

    到时候戴高乐怕拍屁股随便找个小岛隐居,南部非洲的损失可就大了。

    所以抵押是必须的。

    “那么我就以法属印度支那作为抵押——”戴高乐又开始浪。

    “法属印度支那还不是自由法国的财产呢——”罗克同样不同意,想玩空手套白狼,罗克可是大行家,戴高乐就不要关公门前耍大刀了。

    3月15号,随着美国总统罗斯福的抵达,所有盟国领导人,以及潜在可能加入盟国的领导人全部到齐,萨尔会议正式开始。

    会议的核心议程是商讨如何应对1941年的战争。

    会议开始之前,罗克和温斯顿多次交流,两人一致认为,将德国的攻击目标引导向俄罗斯,最符合目前盟军的利益。

    为了达成这一目的,希腊必须放弃,这样才能让德国和意大利毫无顾忌的北上。

    当然也不能让德国人和意大利人得手的太顺利,盟军必须在希腊做做样子,然后再“被迫放弃”,最好将战争拖到秋天结束,这样俄罗斯人就不至于输得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