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2137 看看热闹都不行》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重生南非当警察 !

    到1941年,每个星期都有超过10万吨各种物资从南部非洲运抵英国本土和北非,这些物资有力的支持了盟军和德军的作战。

    所有物资中,最受欢迎的无疑是营养丰富、食用方便、而且保存期可以长达数年的各种罐头。

    前文说过,从上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罐头就成为最受欧洲人欢迎的商品。

    大萧条期间,来自南部非洲的罐头一度统治了英国人的餐桌,如果你去某个英国人家里做客,主人拿出几盒罐头作为招待,那么就是最大的礼遇。

    对于长期处于经济萧条的德国人来说,罐头和巧克力、咖啡一样,都是殊为难得的奢侈品。

    而这些所谓的“奢侈品”,在英印第二师的仓库里堆积如山。

    这个情况让希克斯少校心情沉重。

    现代战争打得就是后勤。

    强大的德国装甲部队,如果没有充沛的后勤,战斗力同样无法保障。

    事实上隆美尔的装甲部队,正是因为后勤不足才不得不停下进攻的脚步。

    如果隆美尔能有充沛的后勤,那么隆美尔说不定可以一鼓作气打到开罗。

    到时候就算温斯顿再不情愿,也只能请求罗克的帮助。

    英国人的反击来得很迅速,希克斯少校甚至没有来得及命令统计缴获的物资有多少,英国人的反击就接踵而至。

    通过望远镜,希克斯少校能很清楚的看到,反击的英军,主要是由拿着手枪的士兵组成。

    这明显不是专业的野战部队,其中甚至还要女兵,很明显英国人已经是强弩之末。

    希克斯少校命令德军就地组织防御。

    这一时期的德军,的确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巅峰时期。

    很多德军士兵自从欧战爆发以来就在部队中服役,他们的身体素质和技战术水平已经达到一个相当高的程度,不需要指挥官的组织,就能自发做出最正确的应对。

    来自德累斯顿的马克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22岁的马克,上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尚未成年,没有机会参加世界大战,不过马克的父亲和两个哥哥,都在上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战死,马克的母亲因为伤心过度,在世界大战结束后不久去世,马克的两个姐姐,也在大萧条期间因为饥饿和疾病死亡,虽然母亲和姐姐的死,和英国人没有任何关系,马克依然将仇恨全部倾泻到英国人身上。

    “这一枪是为了维尔茨——”

    马克瞄准一名佩戴少尉军衔,挥动着手枪正在努力奔跑,因为激烈运动而满脸涨红剧烈喘息的中年军官扣动扳机。

    马克的射击技术很优秀,按照南部非洲标准可以进入优秀射手行列,不到百米的距离上,马克通过标尺上的缺口,甚至能清楚看到子弹击中少尉军官头部后,突然爆开的漫天血雾。

    这个场景无疑让马克更兴奋。

    参与进攻的英军有点多。

    马克来不及回味,快速拉动枪栓推弹上膛,将准星瞄准一名穿着裙子的女兵。

    女兵的头上戴着耳机,头发被耳机束拢在一起看上去不至于太狼狈,她拿着一把只能防身,射程不超过50米的左轮手枪,虽然满脸泪痕,踉踉跄跄,却依然在向德军的阵地冲锋。

    呯!

    马克将枪口略略下移,再次扣动扳机。

    女孩脸上的雀斑,让马克想起了自己的姐姐。

    所以再将女孩击倒之后,马克恨恨说了句:“这一枪是为了约瑟芬——

    维尔茨是马克的父亲。

    约瑟芬是马克的第二个姐姐。

    战斗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结束。

    至少150名英军死亡。

    希克斯少校的手下无一伤亡。

    确实是送死,这样的反击,对于德国人来说毫无意义。

    还好英国人有强大的援助。

    希克斯少校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空中隐约就有航空发动机的声音传来。

    “敌袭——”观察哨的声音撕心裂肺。

    希克斯少校马上钻进坦克,将舱盖牢牢关上,狭窄的空间,至少从心理上,能让希克斯少校略有安全感。

    马克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连日激战,阵地已成一片废墟,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掩体。

    南部非洲轰炸机来的又快又急,马克和大部分德军还没有找到掩体,空中已经传来航空炸弹的呼啸声。

    该死的南部非洲人,为了增加炸弹的威慑力,在炸弹上增加了发生器,这样一来炸弹在空中就会发出巨大的声音,这种声音被德军称为“死神的尖啸”。

    南部非洲海军装备的“海雕”对地攻击机,短距离内携带弹药可以超过一吨,如果全部都是50公斤航弹的话,那么就有足足20枚。

    一枚50公斤航弹,可以毁灭大约相当于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地区。

    南部非洲的工程师,还丧心病狂的在航弹里添加了燃烧剂,并且还有其他一些特殊成分,所以马克在听到“死神尖啸”的第一时间就戴上了防毒面具。

    防毒面具可以有效预防毒气,却不能预防弹片和大火,以及更残忍的冲击波。

    马克运气不好,一枚航弹就在距离马克不到十米的地方爆炸,一瞬间马克的身体就被撕碎。

    这也不错。

    至少死得毫无痛苦。

    希克斯少校所在的四号坦克也被炸弹击中,大火一瞬间将四号坦克吞没,在希克斯少校绝望的眼神里,坦克发动机残存的汽油被引爆,弹药也发生殉爆,坦克的炮塔被炸飞三米多高,飞出去十米远,希克斯少校和他的车组成员同样在一瞬间死亡。

    等亚历克斯和本·鲍尔率领残余的部队再次攻占阵地的时候,阵地上已经连一个活人都没有。

    英军和德军在图卜鲁格进行残酷争夺的时候,塞浦路斯分舰队正在筹划对意大利本土的袭击。

    南部非洲接手马耳他之后,马耳他遭到德军和意军的疯狂轰炸,最多的一天达58次,从早到晚几乎没有间歇。

    在英吉利海峡,德军对英国的轰炸,早就从伦敦转移到英国其他港口,英国担心德国继续执行“海狮计划”的同时,德军也在防备英军和南部非洲军队在德军背后登陆。

    南部非洲空军自从那次柏林大轰炸之后,再也没有对德国内陆城市发起国空袭,也将主要攻击目标放在对面的法国港口上——

    现在是德国港口了。

    英国和德国,以及南部非洲都在承受战争带来的伤害。

    没道理意大利人就能置身事外。

    “意大利本土到处都是漏洞,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的飞机,从西西里岛起飞,只需要十分钟就能抵达马耳他,在距离马耳他只有210公里的潘泰雷利亚,有意大利在地中海最大的野战机场,是意大利人控制地中海的重要枢纽,意义不亚于马耳他。”麦克·托兰胃口大,攻击西西里岛的同时,还想将潘泰雷利亚收入囊中。

    潘泰雷利亚是西西里岛和北非突尼斯之间的一座火山岛,面积只有83平方公里,地理位置却非常重要,岛上有野战机场,也有港口,英国现在因为意大利海军的威胁,往返于印度洋和英国本土之间的船只,不得不绕道开普敦。

    “巴顿将军早上发了一封电报过来,如果我们部队潘泰雷利亚发动进攻,那么巴顿将军指挥的第三集团军,将向潘泰雷利亚发动进攻。”麦克·托兰不满,巴顿的战区在大西洋,手伸的太长了。

    这也是没办法,大西洋范围内,目前的战斗仅限于驱逐舰和潜艇之间,第一集团军和第三集团军空有强大实力却无所事事,巴顿在阿尔及尔无聊的很,看着潘泰雷利亚就很眼馋。

    潘泰雷利亚岛的野战机场里,至少有上百架意大利军机。

    “告诉他想都别想,潘泰雷利亚是地中海岛屿,归我们地中海战区负责。”亚瑟不同意,第三集团军进驻法属北非的时候,亚瑟指挥的第五集团军还没有成立,所以才让巴顿趁虚而入。

    现在第五集团军同样兵强马壮,第三集团军就该老老实实待在北非晒太阳,不要天天想着战功,把功劳留给亚瑟他们这些年轻人不好吗。

    “那就开始吧,我们同时向西西里岛和潘泰雷利亚发动进攻。”麦克·托兰兴奋,塞浦路斯分舰队终于不用整天看坎宁安的脸色了。

    跟温斯顿一样,坎宁安同样把意属北非当做英国的自留地,不允许南部非洲插手。

    既然这样,南部非洲就去攻击意大利本土,这同样是配合尼罗河集团军和地中海舰队作战。

    4月7号,塞浦路斯分舰队倾巢出动,从位于塞浦路斯的母港出发,向意大利西西里岛前进。

    现在的塞浦路斯分舰队拥有超过五十艘水面作战舰艇,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最近三年内建造的新锐战舰。

    亚瑟并没有随舰队作战,这一次的战斗是由麦克·托兰负责。

    “我们的左翼似乎有潜艇活动,不知道是意大利人的,还是英国人的——”参谋长马杰里·皮尔斯精神百倍,他刚刚被授予中将军衔。

    “不管是意大利人,还是英国人,给我统统击沉!”麦克·托兰不客气,塞浦路斯分舰队在出发之前已经例行通报地中海舰队,那么英国人的潜艇就不该出现在附近。

    “坎宁安将军来电,希望我们能推迟攻击时间,地中海舰队将派出军舰参与我们的行动。”通讯官陈修表情略复杂,地中海舰队这是想抢功。

    “告诉他不需要,今天之后他会知道塞浦路斯分舰队的实力!”麦克·托兰这段时间憋坏了,意大利海军也确实是不经打。

    别看意大利整天喊着“世界第五”,跟前四差的还是有点远,而且法国人也不同意意大利人所谓的“世界第五”。

    前四不用问,英国、美国、南部非洲三家,不管是在军舰总数量上,还是在军舰总吨位上都不分伯仲,战斗力这里不讨论,毕竟三家不可能有直接交手的机会。

    日本的实力稍弱,按照《华盛顿海军条约》的排名,毫无争议是第四。

    所以对于“世界第五”,意大利人和法国人都坚持认为自己才是。

    当然在“弩炮行动”之后,意大利人终于有资格以“世界第五”自居了,法国人就算再不忿也没办法。

    舰队出发四个小时后,一直在舰队上空护航的“苍鹰”发现一架意大利侦察机。

    第十一航空兵大队第4中队队长王岩在发现意大利侦察机的第一时间,就向僚机下达攻击命令。

    意大利侦察机还想跑。

    怎么可能跑得掉,被王岩一个短点射直接击落,飞行员被迫跳伞。

    下面就是广袤的地中海。

    王岩看着悠悠下降的伞花,下意识为跳伞的飞行员祈祷。

    希望下面的军舰能派人打捞飞行员,不然的话多半凶多吉少。

    这时候远处突然飞过来一架猎豹。

    猎豹是南部非洲空军的主力战机。

    王岩马上迎上去,询问猎豹的目的。

    “我机正在奉命执行任务,任务内容无可奉告!”猎豹飞行员的回答又冷又酷。

    “塞浦路斯分舰队同样正在执行任务,请你马上离开相关空域,否则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都由你自己负责。”王岩不客气,塞浦路斯分舰队出发前,已经例行通知第三集团军,不仅仅是坎宁安想蹭功劳,第三集团军估计也想凑热闹。

    “过分了啊,我不走你还敢打我咋地?”猎豹的飞行员汉语很标准,不知道是不是华人。

    南部非洲的很多白人,汉语说得比华人还地道,很多华裔飞行员还有口音呢。

    “不要胡搅蛮缠,请马上离开相关空域,否则我就只能请你去塞浦路斯作客。”王岩是不敢打,可是要对付猎豹,办法多得很,苍鹰的性能不亚于猎豹。

    更何况还有巨大的数量优势。

    “呸!你们不要太霸道,你们去打意大利人,我们看看热闹还不行?”猎豹的飞行员不怕,现在能出来执行任务的,个个都拥有成为王牌飞行员的潜质。

    只可惜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的飞机太少不够分,南部非洲的飞行员们严重欲求不满。

    所以就说潘泰雷利亚的上百架意大利军机,对于南部非洲的这帮飞行员们,吸引力该有多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