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2138 都挺不要脸的》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重生南非当警察 !

    早上五点,庞大的舰队在预定时间抵达西西里岛帕基诺附近海域。

    帕基诺是意大利最南部的港口城市,德国空军和意大利空军对马耳他的空袭,大部分是从帕基诺发起。

    让麦克·托兰生气的是,当舰队抵达帕基诺附近海域的时候,空中不仅有大西洋战区的战斗机围观,地中海舰队也排了一艘驱逐舰来看热闹。

    麦克·托兰在5点15分下达攻击命令。

    成群结队的“苍鹰”和“海雕”迅速起飞,向帕基诺机场发起进攻,连“苍鹰”都携带了两枚航空炸弹。

    大舰队长途跋涉,意大利人应该已经知道消息,所以海军航空兵们行动的同时,塞浦路斯分舰队的舰炮,也向帕基诺进行轰击。

    说到舰炮让人有点尴尬,塞浦路斯分舰队有强大的航空母舰,却连一艘战列舰都没有,口径最大的舰炮,是两艘重型巡洋舰上的203毫米主炮。

    对于装甲厚重的战列舰,203毫米主炮就是挠痒痒。

    对于港口建筑,203毫米主炮还是很有威力的。

    “里士满”号上装备的,是三座三联装203毫米主炮。

    主炮齐射的场面还是非常壮观的,这通常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让人心潮澎湃,很多人对于战列舰的崇拜就是由此而来。

    应该说塞浦路斯分舰队的齐射也很壮观,毕竟数十艘战舰同时开火,这在地中海战区是很少有的场面。

    “加福斯湾”号驱逐舰上,麦克少校就情绪复杂。

    英国人之所以为他们的皇家海军骄傲是有理由的。

    “百年海军”也不完全是空谈。

    大舰队作战,有着一套非常专业而又复杂的程序。

    战列舰的炮击战术是有严格规定和规范的,通常情况下每座炮塔以单管交替射击,在炮火指挥官的指挥下修正,直到近失形成跨射或命中为止,然后转入快速射击,如果在这个快速射击或者齐射过程中开始发生偏差的话,则回到炮塔单管交替射击直到出现近失弹为止。

    1940年代,远距离射击一般都有校射飞机报告弹着点,每艘舰都会有不同颜色彩弹用来辨别区分,同时舰上的测距机进行测距炮术长和参谋们会进行图上作业,通过指挥仪进行攻击。

    光学测定仪器出现后,一般由本舰队旗舰对目标或目标区内一艘显著的目标(一般也是对方的旗舰)试射几发以测定射击诸元,再将本舰的位置、航速和航向和目标的诸元通知全舰队,接着舰队司令再下达开火命令。

    塞浦路斯分舰队作战没这么复杂。

    或者说,以麦克上校的专业眼光来看,塞浦路斯分舰队的作战甚至都有点业余。

    没有试射。

    没有彩弹。

    甚至连校射飞机都没有。

    万炮齐鸣的场面确实很壮观,但是缺少了统一的指挥,就像是索姆河战役的重演。

    面对密集的机枪阵地,再多步兵参与的集团冲锋也只是送死。

    “哇哦,这就是南部非洲海军的作战方式?”加福斯湾驱逐舰的舰桥内,刚刚抵达地中海的外交大臣,兼帝国总参谋长迪尔将军也满脸惊讶。

    鉴于地中海地区的复杂形势,以及各个战区之间的协调联系,温斯顿将迪尔将军派到地中海,充分彰显了温斯顿对于地中海的重视。

    迪尔将军也是海军出身,对于海战并不陌生。

    显然在迪尔将军看来,塞浦路斯分舰队的作战也有点业余。

    “所以要我说,南部非洲专注于航空母舰,绝对是有原因的。”麦克上校话里充满了鄙视和嘲讽。

    别管现在大英帝国有多需要南部非洲,英国皇家海军内,依然有很多人看南部非洲不顺眼。

    理由太多了。

    比如南部非洲这些年,从皇家海军手里“偷”走了太多军事基地。

    又比如南部非洲海军装备的那么茫茫多航空母舰,这太让人羡慕了。

    再比如历次联合演习中,南部非洲海军的出色表现,这简直就让人嫉恨!

    这么多原因综合在一起,真的很难有好感。

    “你说得对,在传统领域,南部非洲人永远也追不上我们,所以他们另辟蹊径。”迪尔将军表情逐渐凝重。

    舰队的炮击虽然看上去有点乱糟糟,但是效果却出奇的好。

    这得归功于塞浦路斯分舰队海军航空兵的出色表现。

    南部非洲空军的实力有目共睹。

    即便皇家海军也不得不承认,在空中力量上,南部非洲超出英国太多。

    就在一个星期前,刚刚服役不久的“光辉”号航空母舰,在地中海执行任务是,遭到德国空军的疯狂攻击。

    短短两个小时内,“光辉”号遭到三次空袭,至少六枚炸弹击中“光辉”号,造成83人死亡,60人重伤。

    多亏“光辉”号在建造的时候吸取了南部非洲经验,安装了装甲甲板,所以“光辉”才能挣扎着开进突尼斯。

    德国飞机尾随而至,决意将“光辉”号击沉。

    驻扎在突尼斯的南部非洲空军向“光辉”号施以援手,在和德国空军的激战中击落了19架德军战机,“光辉”才得以幸免于难。

    塞浦路斯分舰队的海军航空兵表现同样出色。

    “苍鹰”和“海雕”出击的时候,已经做好了空战的准备。

    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德国人和意大利人居然没有任何准备,当速度较快的“苍鹰”飞抵帕基诺上空时,德国人的飞机甚至都没有起飞,还整齐的排列在机场跑道两侧。

    这样的机会,“苍鹰”们肯定不会放过。

    俯冲、投弹、扫射一套三联,大部分德军的飞机没有来得及起飞就被摧毁。

    紧接着抵达的“海雕”,给机场造成更严重的破坏。

    在轰炸这方面,“海雕”才是专业的。

    和只携带了两枚炸弹的“苍鹰”不同,“海雕”两翼下方的挂架上,挂满了五十和一百公斤航空炸弹,机腹位置还有一枚500公斤的,这是为相对坚固的地面目标准备的。

    为了这一次空袭,塞浦路斯分舰队进行了长达两个月的准备,侦察机早就已经确定油料仓库的位置,所以在空袭开始后不久,机场的油料仓库就被击中。

    剧烈爆炸引发的火光有百米高,事后统计,方圆一公里之内的玻璃都被摧毁,房屋也有不同程度受损,有一个连队的意大利人驻扎在油料仓库附近,这个连在爆炸中全部死亡。

    还是有零星的德军战机挣扎起飞,可惜他们的数量太少,根本无力应对铺天盖地的攻击,在短短几分钟内就被击落。

    空袭大获全胜,超过200架德军和意大利人的飞机被摧毁,德国人和意大利人在短期内失去了通过帕基诺袭击马耳他的能力。

    这个结果在迪尔将军和麦克上校看来就很难接受了。

    表现蹩脚的塞浦路斯分舰队,却拥有如此出色的海军航空兵,这对于皇家海军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嘲讽。

    “我们需要加强航空母舰方面的力量。”迪尔将军身为外交大臣和总参谋长,拥有一定话语权。

    “航空母舰自身防护力太弱,一旦被战列舰逼近,几乎没有逃生的可能。”麦克上校自相矛盾,他刚刚还在称赞海军航空兵的出色表现。

    “那也得有机会接近航空母舰才行。”迪尔将军略郁闷,皇家海军内部,思想保守的军官太多了。

    就在迪尔和麦克讨论的同时,塞浦路斯分舰队已经向下一个目标前进。

    大舰队好不容易出动一次,不能只攻击了帕基诺就草草收尾,得给意大利人更多的教训才行。

    意大利也是个岛国,地中海沿岸可以攻击的目标多得很。

    按照麦克·托兰的意思,塞浦路斯分舰队要将意大利在地中海沿岸的港口城市全部扫荡一遍,将意大利海军彻底消灭,这样塞浦路斯的安全才有保障。

    可惜这个目标在短时间内无法达成。

    意大利沿海的港口城市太多了,塞浦路斯分舰队在攻击了帕基诺之后,一路向北又连续攻击了阿沃拉、卡西比来、锡拉库萨、以及奥古斯塔,这才大摇大摆的返回塞浦路斯,一路上几乎没有遭到任何有威胁的攻击。

    攻击还是有的。

    在袭击卡西比来的时候,一艘意大利海军的巡逻船,勇敢的向舰队发起袭击。

    排水量可能还不到五百吨的巡逻船,要攻击总数超过五十艘,排水量超过20万吨的大舰队,无异于螳臂当车。

    塞浦路斯分舰队袭击帕基诺的时候,萨尔会议也进入尾声。

    按照戴高乐的意思,盟军应该和轴心国一样,各自划分作战范围,为战后的利益分配打下基础。

    这个要求明显被无视。

    法国都已经投降了,自由法国到现在还寸功未立,根本就没有提要求的资格。

    要是按照戴高乐的方式,大西洋归英国、印度洋和亚洲归南部非洲,法国就可以独霸地中海。

    别怀疑,戴高乐就是这么打算的,以自由法国目前的实力,搞不好戴高乐还真有成功的可能。

    毕竟意大利北非军团到目前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还真不是接受了南部非洲正规训练的自由法国军队的对手。

    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吗,法国将地中海视为核心利益的同时,英国和南部非洲也将地中海视为自己的核心利益,肯定不会放手的。

    印度洋同样是英国不可能放弃的,前面温斯顿提出,和南部非洲共享印度洋利益,而不是戴高乐对于法属印度支那的权力移交。

    南部非洲在地中海,甚至在大西洋都有着巨大利益。

    更何况还有尚未参战的美国在虎视眈眈。

    所以戴高乐的提议,根本没有实施的可能。

    给予盟军的实际情况,罗克提出应根据各国在世界大战中做出的贡献,来确定战后各国的利益分配。

    这里的“各国”,只包括现在的盟国,不包括尚未加入的国家。

    温斯顿同意罗克的提议。

    罗斯福不同意。

    美国还没有正式参战呢。

    “还没有正式参战的国家,没有发言权!”

    态度如此强硬,如此旗帜鲜明,如此一针见血——

    不是罗克,也不是温斯顿,更不是戴高乐,而是澳大利亚总理罗伯特·戈登·孟席斯。

    澳大利亚一直是南部非洲的传统盟友。

    澳大利亚国内现在接近一半的人口是华人。

    孟席斯出生于1894年,一战爆发的时候,孟席斯符合参军要求,却因为要完成学业没有参军,这成为孟席斯日后最大的污点。

    1918年孟席斯取得了大律师资格,1920年开始在澳大利亚高等法院执业。

    同年9月27日,孟席斯与帕蒂·莱基结婚,莱基的父亲是联邦国会议员。

    1939年4月26日,孟席斯当选为联合党党魁,遂正式出任澳大利亚总理,英国向德国宣战后,孟席斯成为战时总理,他没有参加过一战的历史,成为澳大利亚国内反对孟席斯最主要的理由。

    孟席斯之所以表现的如此活跃,是因为他在参加萨尔会议期间,澳大利亚国内有人正在试图逼迫孟席斯辞职,孟席斯需要罗克的支持,以帮助他稳定在国内的局面。

    “美国虽然没有参战,但是谁都不能否认美国对于盟国的作用。”罗斯福话里带着威胁。

    这意思很明显,盟国要是不能保证美国的利益,那么美国或许会考虑加入轴心国。

    在俄罗斯参与的四国会议中,不管是德国还是意大利,又或者是日本,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涉及到美洲和非洲南部。

    很明显,美洲和非洲南部,是给美国和南部非洲预留的。

    “总统先生,要保证美国的利益,那么美国首先要有所表示,比如断绝和日本的贸易——”罗克有条件,美国和日本之间的贸易,是罗克心中最大的一根刺。

    “日本参战之后,美国政府已经断绝了和日本政府之间的贸易。”罗斯福大言不惭。

    “所以,现在美国和日本之间所有的贸易行为,都是美国企业的商业行为,美国政府无权干涉是吧。”罗克用话堵死罗斯福。

    “是的,就是这样——”罗斯福一脸坦诚,南部非洲不也通过美国在和德国人做生意嘛,大家谁都别说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