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2139 一招盘活》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重生南非当警察 !

    萨尔会议进行的同时,意属东非正在按照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意愿进行改造。

    萨尔会议的最大成果是划分了南部非洲和英国、法国在非洲的势力范围。

    其实就是瓜分意大利在非洲的殖民地。

    按照谁打下谁治理的原则,意属东非暂时归南部非洲管理,阿比西尼亚帝国也成为南部非洲的势力范围。

    阿比西尼亚帝国复国后,刚刚登基的伊姆鲁一世向南部非洲联盟递交了加入申请。

    罗克很愉快的批准了阿比西尼亚帝国的申请,阿比西尼亚帝国正式成为南部非洲联盟的一员。

    去掉阿比西尼亚帝国之后,意属东非其实只剩下意属索马里和意属厄立特里亚,总面积大约60万平方公里。

    就这么点地方,中间还隔着英属索马里和法属索马里,情况有点复杂。

    在歼灭了意大利东非军团之后,英国在东非的殖民地和马赫迪王国的安全已经得到保障,罗克主动提出让第二集团军从英属东非和马赫迪王国退出。

    温斯顿很懂事,没有等罗克提出,就主动邀请南部非洲军队进驻英属索马里,同时表示将撤出英国在英属索马里的所有军队。

    这已经是极限了。

    要按照小斯的说法,温斯顿干脆将英属索马里送给南部非洲得了。

    可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温斯顿这个首相跟罗克不一样,南部非洲很多事罗克都可以一言而决,事后再通知国会,举手表决意思一下就行。

    温斯顿不管做什么事都需要先经过国会讨论后,并且批准后才能实施。

    前段时间的“岛屿换驱逐舰”计划,就曾经在英国国内引起巨大争议,温斯顿因此饱受批评,部分国会议员甚至将温斯顿贬为“英奸”。

    但是德国潜艇的威胁迫在眉睫,时刻威胁着英国的航道,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养尊处优的国会议员们,也不得不将英国的“国菜”作为主食,这肯定是绝大部分国会议员都无法接受的。

    所以不得不同意温斯顿的提议。

    不过这也为温斯顿日后的窘境埋下祸根。

    别管“不列颠大空战”时,英国的情况有多危险。

    既然温斯顿做出了“岛屿换驱逐舰”的决定,那么就要接受由此引发的后果。

    等战争结束,德国人的威胁接触,英国肯定是要秋后算账的,到时候温斯顿就将为此付出代价。

    这就跟内维尔的绥靖政策一样。

    内维尔的绥靖政策,同样也需要英国国会批准的。

    如果英国国会不同意,那么内维尔就没有权力跟小胡子签订《慕尼黑协定》。

    在小胡子悍然撕毁《慕尼黑协定》之后,内维尔成为替罪羊黯然下台,在一片争议声中死去,《慕尼黑协定》也将成为内维尔一生最大的污点。

    “岛屿换驱逐舰”也一样。

    搞不好也会成为温斯顿一生最大的污点。

    所以温斯顿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不可能将英属索马里直接送给南部非洲。

    即便英属索马里对于英国来说几乎没有任何价值可言。

    至于法属索马里。

    在法国投降后,法属索马里甚至都没有等到自由法国成立,就被第二集团军顺手收入囊中,戴高乐连法国在亚洲的殖民地都能送给南部非洲,法属索马里根本就没有讨论的必要。

    法属索马里的面积只有2.32万平方公里,另一个时空,这里是全世界外国军事基地最密集的地区。

    虽然名义上,法属索马里和英属索马里还不是南部非洲的领土,不过在英国将驻扎在柏培拉的印度部队撤走之后,红海沿岸非洲部分的沿岸地带,除部分英国殖民地之外,已经全部属于南部非洲所有。

    意属东非投降的时候,境内大概有25万意大利移民。

    东非军团不算。

    意大利东非军团主要成员是殖民地仆从军,只有少量军官是意大利人,他们现在都被编入战俘营,正在第二集团军的看管下,对意属索马里、英属索马里、法属索马里、以及意属厄立特里亚沿岸的港口进行改造。

    港口改造可以算是南部非洲的传统技能了。

    在上述地区,有很多适合开发成为港口的地区,却因为英国法国意大利殖民政府的无能,数十年来毫无改观。

    整个红海沿岸和索马里地区,能叫得出名字的港口,只有摩加迪沙和柏培拉,吉布提现在都不叫吉布提,而是法属索马里。

    客观地说,英国和意大利的殖民政府,为了发展当地经济,已经尽了最大能力。

    不过这个“最大能力”是他们认为的,跟南部非洲标准相比,还有较大出入。

    这其实也是没办法,毕竟殖民政府既没钱又缺人,就算想发展殖民地也有心无力。

    南部非洲有钱。

    意属东非军团投降后,凭空多出来近30万劳动力,东非军团里的意大利军官还想在投降后,得到和身份相匹配的待遇,这在南部非洲是不可能的。

    南部非洲的一贯态度是不劳动者不得食。

    “是的,我们一贯提倡不劳动者不得食。”冯伏在接见托尼·佩莱格里尼时,多次向托尼·佩莱格里尼强调。

    “可是你怎么能让高贵的意大利王国·军官,和那些低贱的殖民地仆从军士兵一样从事体力劳动呢?”托尼·佩莱格里尼无法接受,他还真不是故意侮辱那些殖民地仆从军士兵,此时大多数欧洲人眼里,不仅仅殖民地仆从军士兵,所有殖民地土著都是低贱的。

    包括南部非洲在内。

    南部非洲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虽然南部非洲人从来都不说。

    在意属东非军团,托尼·佩莱格里尼的身份是少将。

    意属东非投降后,大部分将军都被送到南部非洲服刑,在意属东非的俘虏,以托尼·佩莱格里尼的职位最高,所以托尼·佩莱格里尼自然就成为意属东非军团的代表。

    “别着急,情况很快就会有所改善,我准备按照以前东非军团的编制成立劳役营,让东非军团的军官和士兵,用劳役的方式为他们犯下的错误赎罪——”冯伏有计划,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

    “可是——”托尼·佩莱格里尼想说话,被冯伏用手势阻止。

    “没有可是,不管是军官还是士兵,都必须参与劳动。”冯伏态度坚决,当然同样是劳动,也是有任务分工的。

    “我计划在六个月内,对整个摩加迪沙进行彻底改造,将现在的摩加迪沙直接推平,然后建设一座新的城市,新城市将拥有设施完善的港口,宽敞平整的街道,风景优美的花园,整齐规范的居民区和商业区——”冯伏滔滔不绝,以南部非洲的标准来说,现在的摩加迪沙,简直就是愚昧未开化的部落。

    和绝大多数殖民地城市一样,摩加迪沙在建设的时候没有任何规划可言,整个城市都是围绕着港口自然形成,城市内富人区和贫民窟泾渭分明,富人区内固然还不错,一墙之隔的贫民窟就是各种脏乱差。

    冯伏都不知道意大利人是如何忍受这种情况的。

    当然也可能是意大利人需要这种落差对比,来满足殖民者的虚荣心。

    南部非洲不需要这种虚荣心。

    在南部非洲,纵然是平民阶层居住的社区,也有最基本的底线,贫民窟已经彻底从南部非洲消失。

    “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在六个月内完成,甚至六年都不可能。”托尼·佩莱格里尼连连摇头,认为这是不可能完成的工作。

    别以为殖民政府官员每天都是作威作福,从来没想过发展殖民地经济。

    已经移民殖民地的欧洲人,实际上也已经成为殖民地土著的一部分,除非是那些本土任命的流官,真正殖民地出身的官员,还是希望发展殖民地经济的。

    问题的关键在于资源不足。

    单一的殖民地经济体系,根本不具备发展殖民地经济的可能,意属索马里的经济是以畜牧业为主,工业根本没有,连最基础的水泥钢铁都没有,又该如何发展经济?

    水泥和钢铁,南部非洲都有,而且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水泥和钢铁的产量甚至都有点过剩,在南部非洲国内,水泥和钢铁的价格便宜的不像话,别说一个摩加迪沙,再来十个都没问题。

    “等着瞧吧——”冯伏不跟托尼·佩莱格里尼废话,南部非洲的效率,不是意大利人能比的。

    军人嘛,做事雷厉风行,转天组建劳役营的相关命令下达,托尼·佩莱格里尼被任命为第一劳役营的营长,下属一万人。

    对于如何管理军队,托尼·佩莱格里尼并不陌生。

    可是对于如何管理劳役营,托尼·佩莱格里尼就一头雾水,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

    好在还有克里斯蒂安人力资源公司的工作人员帮忙。

    “很简单,你就把整个劳役营当成是一个公司管理,引入竞争机制,比管理军队容易多了——”来自尼亚萨兰的克里斯有经验。

    克里斯是白人,中学毕业后辍学加入克里斯蒂安人力资源公司,成为一名声名狼藉的人力资源经理。

    说是人力资源经理,其实干的是奴隶贩子的活,南部非洲国内,有很多南部非洲联盟国家的工人,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克里斯们提供的。

    “怎么引入竞争机制?”托尼·佩莱格里尼虚心请教,他现在已经知道,俘虏们的表现,和他本人能获得的待遇息息相关。

    “别着急——”克里斯不急。

    接下来第二集团军的操作就让托尼·佩莱格里尼叹为观止。

    要将摩加迪沙这样的城市推平重建,首先是旧城区的拆迁。

    冯伏要求的时间只有六个月,时间短任务重,摩加迪沙虽然只有7个营,要完成这个工作其实并不难。

    7个营7万人,不计算饮用水,按照每个人每天只需要一公斤物资计算,每天需要70吨。

    冯伏先把70吨物资分为两部分,一半作为基础物资发放下去,另一半就作为奖励,按照每天完成任务的进度不同分配各7个营。

    既然是奖励,肯定就有多有少。

    每天进度最快的营,可以获得最多的奖励,份额大概是进度最慢的营的一倍。

    大概从第三天开始,托尼·佩莱格里尼就惊讶地发现,几乎所有俘虏,不管是军官还是土著士兵,都对工作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巨大热情。

    原因很简单。

    进度最快的营,不仅吃得饱,而且还有特殊奖励,供应物资里连咖啡和新鲜水果都有,这在以前的东非军团,是只有军官才有资格享受的奢侈品。

    进度最慢的营,别说咖啡和新鲜水果,肚子都填不饱,而且食物只有土豆和玉米,以及每人半条咸鱼。

    其实也不错,毕竟还有鱼呢。

    可是和咖啡以及新鲜水果相比,鱼真的太咸,都不用负责监工的军官督促,土著士兵们就开始拼命干活。

    第二集团军启用竞争机制,各个劳役营内部也有样学样,托尼·佩莱格里尼比较倒霉,他负责的第一营,在第一天的工作结束后,进度排名倒数第一,因此第二天得到的物资数量,跟第一名相比整整差了一倍。

    “维拉蒂,你带的第六大队,在我们十个大队中排名倒数第一,所以第六大队明天分配到的物资,只有第一大队的一半。”托尼·佩莱格里尼心有戚戚,他现在已经意识到,冯伏说的六个月,似乎真有实现的可能。

    “南部非洲人分配给我们的任务太重了,我们很难完成。”维拉蒂叫苦。

    “别找借口,其他人能完成的工作,我相信你也能完成——”托尼·佩莱格里尼递给维拉蒂一个银色的酒壶,笑容温暖:“这是我私人送给你的礼物——产自开普敦的上等白兰地,我希望明天,你能凭借自己的工作得到它。”

    规则都是人定的,为了激发军官们的效率,第二集团军给劳役营配发的物资里,有一些土著士兵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比如托尼·佩莱格里尼送给维拉蒂的白兰地。

    又比如产自西非的咖啡。

    再比如产自尼亚萨兰的雪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