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2143 保卫家园》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重生南非当警察 !

    亚瑟和麦克·托兰一直关注着希腊战役的进展。

    早在德意联军发起进攻之前,亚瑟就以地中海战区总司令的名义发电报给英军在希腊的指挥官亨利·梅特兰·威尔逊将军,提醒他注意德意联军的实力变化。

    和第一阶段相比,德意联军拥有实力强大的空军力量,足够对盟军空军力量形成压倒性优势,如果不加以重视,那么盟军可能会遭到重大损失。

    威尔逊并没有因为亚瑟的提醒,加强放空方面的准备。

    这主要是因为英国在“不列颠空战”中的胜利,给了威尔逊巨大的信心,威尔逊有理由相信,德国空军因为在“不列颠空战”中遭受了惨重损失,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力量。

    更何况德国还要为执行“巴巴罗萨计划”做准备,不可能给予意大利人太多的援助。

    种种原因综合到一起,导致盟军在战争重新爆发后一溃千里。

    当时间来到五月份,局势对盟军更加不利。

    为了歼灭更多盟军部队,德国空降兵再次出动,第七伞兵师空降夺取柯林斯运河上的大桥,切断了盟军撤离的主要通道。

    同时德国第五装甲师攻入伯罗奔尼撒半岛,澳大利亚第16步兵团和第17步兵团被包围,大约8000名士兵在三天后投降。

    英俊这时候只能通过海路撤往克里特岛,塞浦路斯分舰队派出运输船,协助地中海舰队撤离被困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盟军。

    德国空军疯狂出击,26艘运兵船被击毁,大约九百人在撤离过程中阵亡。

    5月3号,希腊国王乔治二世和其他希腊皇室成员,以及希腊政府高官乘坐飞机飞抵塞浦路斯,亚瑟前往机场迎接。

    机场上,亚瑟和乔治二世握手,两人相对无言。

    时间推回到六个月前,谁都没想到希腊战场会崩坏到这种程度。

    如果乔治二世能预料到眼前地这一幕会发生,那么乔治二世说不定真的会把克里特岛送给南部非洲,以争取南部非洲的全力援助。

    离开机场的汽车里,亚瑟主动和乔治二世谈起地中海战区的部署。

    “我们接下来会将主要力量放在克里特岛的防御上,希望退往克里特岛的盟军,可以参与克里特岛的防守,如果他们还能做战的话。”亚瑟担心盟军的士气,现在的盟军就是大杂烩,如何协调作战是最大的问题。

    希腊战役第一阶段的时候,参与作战的部队只有希腊军队。

    现在盟军的成分很复杂,英国人、澳大利亚人、新西兰人、希腊人、南斯拉夫人、埃及人、印度人,以及南部非洲人——

    如何将这些部队凝结在一起,齐心合力应对德国人的进攻,是威尔逊和麦克·托兰的大难题。

    “我们已经失去了赢得战争的最佳时机,接下来要看你们的了,希望克里特岛,可以成为德国人的坟墓。”乔治二世心灰意冷,他现在已经是被迫流亡的亡国之君,不再具有话语权。

    谁手上拥有的实力最多,谁就拥有话语权。

    如果这样看,那么在目前的地中海范围内,亚瑟的话语权无疑是最大的。

    接下来就应该是麦克·托兰。

    不过麦克·托兰现在也遇到了麻烦。

    乔治二世飞往塞浦路斯的时候,麦克·托兰已经登上克里特岛组织防御。

    经过地中海舰队,以及塞浦路斯分舰队的连日奋战,已经撤到克里特岛的盟军部队有大约52000人。

    麦克·托兰希望这五万多人,能留在克里特岛参与防守。

    威尔逊却不同意。

    “我的士兵经过连日奋战,现在需要的是休息,你们塞浦路斯分舰队没有参与这一阶段的作战,现在是你们展示实力的时候了。”威尔逊无意在克里特岛停留,希望把盟军继续撤回到埃及。

    克里特岛距离希腊本土太近了,随时可能遭到德国空军的攻击。

    埃及远离希腊,中间还隔着塞浦路斯,是安全的大后方。

    “我们没有参与作战,不是我们的原因,而是你们太自信——”麦克·托兰不背锅,半年前的希腊人如果不是那么自信,现在形势也不会有这么糟糕。

    至少有南部非洲空军参与的话,德国空军不会这么猖獗。

    “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没有意义,我们的士兵在短短一个月内,从阿尔巴尼亚撤到克里特岛,他们已经身心皆疲,需要至少半年的休整,才能恢复战斗力,如果让他们留在克里特岛继续和德国人作战,那么说不定会引起哗变,到时候这个责任你能承担吗?”威尔逊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别忘了法国外籍军团刚刚爆发过一次哗变。

    “如果我们丢失克里特岛,没有完成拖延德军的任务,那么责任我们同样无法承担。”麦克·托兰直言不讳,威尔逊也很清楚盟军的计划。

    “那是你们塞浦路斯分舰队的事,和我们无关!”威尔逊不管不顾,坚持要撤往埃及。

    就在威尔逊和麦克·托兰爆发争吵的时候,克里特岛的蓬比亚,已经成为克里特岛最繁忙的港口。

    克里特岛上较大的港口,都集中在岛屿北侧,南侧开发严重不足,并没有适合大型船只进出的港口。

    罗克命令地中海舰队加强克里特岛的防御后,亚瑟派出部队在蓬比亚修建了简易码头和野战机场,蓬比亚成为克里特岛南部唯一港口,地中海战区所有送往克里特岛的物资,都需要从蓬比亚登陆。

    为了加强克里特岛的防御,第五集团军精锐尽出,首批登岛部队就有三个师,其中包括欧战爆发后,一直驻守在塞浦路斯的第35师。

    “如果你们的运输船不能顺便把我的士兵带走,那么就请你们让出一部分泊位,我的孩子们想尽早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澳大利亚第三师师长布莱梅将军希望第三师士兵,能乘坐南部非洲的运输船离开克里特岛。

    第五集团军虽然不是重装机械化部队,拥有的重型装备依然很多。

    临时简易码头没有龙门吊之类的大型装备,重型装备上岸的速度就有点慢。

    而且码头上的泊位很少,只能同时停靠两艘运输船,现在这两个泊位全部都被塞浦路斯分舰队的运输船占据,地中海舰队派来撤离部队的运输船,只能在港口外排队。

    “听听你说的话,战争还在继续,我的士兵们正在上战场,你的士兵却要从战场上逃跑,身为军人的勇气和荣誉呢?”第35师师长安东尼·琼斯没好气,想乘坐南部非洲的运输船离开克里特岛,做梦!

    “我们在北非作战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们在阿尔巴尼亚作战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们在雅典作战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布莱梅也生气,这一个多月盟军浴血奋战的时候,塞浦路斯分舰队和第五集团军可都在看热闹。

    “我们倒是想参与作战,你们敢让我们参与吗?”安东尼暴怒,这笔烂账现在已经说不清了。

    布莱梅气呼呼的看着安东尼。

    安东尼双目怒睁,眼睛里全是怒火。

    “我说先生们——”来自南斯拉夫王国的卡利尼奇将军想发言。

    “你闭嘴!”布莱梅和安东尼同时怒斥。

    “南斯拉夫王国也是盟军的一部分,你们不要太过分!”卡利尼奇将军倍感羞辱。

    “这样吧,一共两个泊位,一个泊位留给塞浦路斯分舰队,一个泊位留给地中海舰队——”希腊将军佩尔喀斯身为地主,自认为具有发言权。

    “这是我们塞浦路斯分舰队修建的码头,你们想用,自己去建!”安东尼冷笑,在第35师官兵以及装备全部登陆之前,任何一艘地中海分舰队的船,也别想使用蓬比亚的泊位。

    至于之后能不能用,那得看后续部队的将军们愿不愿意让出来。

    “这码头也有印度军队参与修建,我们凭什么不能用?”布莱梅理直气壮,印度可是英国的一部分。

    印度军队!

    好吧,差点把印度军队给忘了。

    不过在地中海和北非,印度军队也就只能承担一些类似修修补补之类的任务,而且还只是辅助。

    “印度军队是有参与,不过不是参与修建,而是特么的参与消耗我们的物资,我们一个连一天就能完成的工作,你们印度部队一个团需要干半个月,干活的时候连女人都比不了,吃饭的时候比猪都能吃,让印度部队单独为你们修建港口去吧。”布莱梅不提印度,安东尼还没有这么生气。

    关于印度部队的段子,可以单独开本书了。

    跟意大利人在轴心国内部的地位和作用一样,印度人已经派出200万人参与世界大战,最大的作用不是防御或者进攻,而是消耗物资。

    安东尼因此很怀疑,印度是借助增兵,减轻印度国内的灾情压力。

    最新情况,1941年前四个月,印度平均每月饿死100万人。

    这就让人很想不通了,印度那个一年三熟的地方,为什么每年会饿死那么多人?

    “无论如何,我的士兵们要尽快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布莱梅强调。

    “不可能,想都别想!”安东尼强硬。

    “该死的安东尼,能不能让你的部队加快速度,我的部队已经在海上等了两个小时了——”第91师师长梅奥将军怒气冲冲闯进来,他的部队正在排队等待登陆克里特岛。

    “呵,你恐怕还得等,他们要求我们让出一个泊位,给地中海舰队的运输船,以便于他们逃跑——”安东尼口不择言。

    “混蛋,你在说什么呢——”

    “混蛋,谁要逃跑!”布莱梅和梅奥同时破口大骂。

    安东尼得意洋洋,你们打一架才好呢。

    卡里奇尼和佩尔喀斯躲在墙角瑟瑟发抖,神仙打架,凡人插不上手。

    “先生们,身体健康的士兵可以暂时留在克里特岛,至少要让我们的伤兵先登船离开,他们需要尽快接受治疗。”英国政府派来的联络官保罗·卡门忍不住说句公道话,你们在这儿吵架不要紧,伤兵们的生命可是在流失。

    正准备大干一场的布莱梅和梅奥同时闭嘴。

    这可不是意气之争可以解决的问题。

    说起来很让人无奈,时下的盟军部队,依然只有南部非洲军队,才有相对完善的医疗系统,其他国家包括英国在内都做不到。

    盟军撤到克里特岛之后,地中海战区处于人道主义考虑,已经派出医护人员对盟军的伤兵进行救治。

    这依然无法解决问题,克里特岛缺乏完善的医疗设施,很多伤兵的手术无法完成,地中海战区在蓬比亚修建野战医院的同时,又把唯一的一艘医疗船派过来,却依然无法满足需求。

    “伤兵,好吧——伤兵可以乘坐我们的运输船,先期离开这里。”安东尼做出让步,他终究还是做不到铁石心肠。

    布莱梅沉默良久,终于还是很艰难的对安东尼说了声:“谢谢!”

    盟军内部的奋起暂时消除,新的问题接踵而至。

    自从上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包括达达尼尔海峡在内的黑海出海口,就一直处于以南部非洲军队为主的国际联盟部队的控制中。

    日本退出国联之后,将国际联盟部队中的日军部队全部撤走,现在的国联部队,除了一个连的英军和一个连的法军之外,全部都是南部非洲军队。

    国联部队中的法军部队也很聪明,维希法国成立的时候,法军部队并没有选择加入维希法国。

    戴高乐的自由法国成立后,国联部队中的法军部队第一时间宣布加入自由法国。

    考虑到法军部队的战斗力,法国的这个连队,和英国的这个连队一起,都被部署在达达尼尔海峡。

    德意联军攻入希腊之后,黑海出海口受到严重威胁,德国人随时可能通过希腊,向黑海出海口发动进攻。

    5月1号,国联向国际联盟部队下达命令,要求国籍联盟部队放弃黑海出海口,撤往塞浦路斯。

    国联部队拒绝执行这个命令。

    从上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到现在已经二十年,很多国联部队官兵的家属,都已经随军来到加里波第半岛,在加里波第半岛定居,所以国联部队现任指挥官路易斯少将决定,国联部队可以不要黑海出海口,但是要坚决保卫自己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