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2147 不讲武德》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重生南非当警察 !

    德国的伞兵和空降部队不太一样。

    伞兵从兵种上来说还是轻步兵,他们通过跳伞或者乘坐滑翔机完成着陆,夺取桥梁或者机场等重要设施,为后续部队的抵达打开通道。

    受技术条件所限,伞兵无法携带重武器,所以缺乏攻坚能力和持续作战能力。

    伞兵在完成对机场的控制后,装备了重武器的空降部队才会乘坐运输机陆续抵达。

    早在1939年的波兰战役期间,德军就开始出动伞兵,对波兰境内的机场发动突袭。

    挪威战役期间,德国伞兵再次出动,不过这一次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败,“镰刀行动”开始后,德国伞兵才得以重整旗鼓。

    荷兰战役期间,德国第七空降师出动近2000名伞兵,对荷兰发起突袭,由于伞兵的效率过高,甚至给德军地面部队的推进造成了一定困扰。

    连续不断的胜利,为德国伞兵赢得了“绿魔鬼”的绰号。

    小胡子对于德国伞兵的战斗力深信不疑,进攻克里特岛依然是以德国第七空降师为主。

    这应该是自从二战爆发以来,最大规模的空降行动,德国出动的伞兵和空降部队加起来,总兵力大约2.2万人。

    和荷兰战役期间相比,德军出动的规模增加了十倍,不可谓不重视。

    问题的关键在于,克里特岛上有近八万盟军防守,仅南部非洲部队就有3个师,总兵力近五万人,而且还拥有大量重型装备,“绿魔鬼”即将面对巨大的考验。

    和安东尼·琼斯事先预料中的一样,第七空降师的目标还是以机场为主。

    第35师负责防守的伊拉克利翁,成为第七空降师攻击的重点目标。

    在伊拉克利翁,负责防守机场的是维多利亚湖北郡步兵团,这个团的士兵主要来自维多利亚湖北部,全部是由白人和华人组成。

    “不准抵抗——难道我们第一次参战,就要以败仗收场吗?”团长陈野心情不佳,他理解指挥部的意图,却不愿意接受。

    北郡步兵团总兵力1500人,齐装满员,士兵全部装备的是尼亚萨兰步枪,重武器除火炮之外还拥有一个防空营,高平两用机枪足够对防御力薄弱的德军运输机构成致命威胁。

    德国伞兵的装备,相对于德国步兵部队来说确实好一些,跟南部非洲步兵部队相比就不太够看。

    MP38性能不错,但是因为成本高昂,并没有大规模装备,去年开始生产的MP40成本低一些,不过限于产量,伞兵装备的也不多。

    MG34和MG42是一款优秀的自动武器,不过并不是为伞兵研发的,专为伞兵研发的FG42现在还没有出现呢。

    另一个时空,也正是在克里特岛战役之后,德国开始意识到现有武器并不适合伞兵使用,所以才研发了FG42伞兵型机枪。

    “并不是不准抵抗,我们起码要意思一下,然后才能放弃机场。”副团长凯利·尼克尔头疼,如何“意思”的恰到好处是最大的难题。

    为了让更多的德军在伊拉克利翁机场降落,必须要彻底放弃机场。

    南部非洲部队的战斗力早就声名在外,如果根本不抵抗就直接放弃,那就会让德国人意识到这是个圈套。

    抵抗太激烈也不行。

    以北郡步兵团的战斗力,全力以赴的话,德国第七空降师多半打不过。

    第七空降师并没有留给陈野和凯利太多商量的时间,22号中午12点,第一批德国运输机抵达伊拉克利翁机场上方,德国伞兵如约而至。

    机场的防空部队,还是给德国运输机制造了一些麻烦的。

    不过他们的整体射术不佳,大部分德军伞兵成功跳伞,只有两架德国运输机被击落。

    上千名伞兵同时跳伞的场面还是很壮观的。

    前几天一直都在下雨嘛,天空就像被水洗过一样碧蓝清澈,洁白的伞花在朵朵白云的背景下缓缓飘落,连身穿绿灰色服装的伞兵们都变得浪漫起来。

    当然对于地面防空部队的士兵们来说,他们真的是在用尽全力,才克制住向伞兵们射击的欲望。

    伞兵们还没有落地的时候,地面防空部队就已经一哄而散。

    他们“一哄而散”的时候,当然也没有忘记把高平两用机枪和防空炮炸毁,不给缺少重武器的德国伞兵利用的机会。

    天空中毫无防御能力的伞兵们就开心极了。

    这就是传说中战无不胜的南部非洲军队吗?

    看起来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吗!

    也正常,毕竟南部非洲太富了,官二代或者是农二代们自小生活在温室里,怎么可能跟自幼就在风吹雨打中茁壮成长的德国新一代年轻人相比呢——

    这些南部非洲人也真浪费,一些高射炮几乎连一个弹匣都没打光就被炸毁,阵地上弹药堆积如山,可惜口径不一样,德国伞兵用不了。

    其他物资同样堆积如山,仓库里的飞机零部件应有尽有,甚至还有数架看上去完整的“猎豹”,这让伞兵们如获至宝。

    自从南部非洲参战后,德国的BF109,在南部非洲“猎豹”上吃了太多苦头。

    到目前为止,近一半德国空军的损失,都是“猎豹”造成的。

    想想南部非洲参战才多长时间。

    就知道德国人对“猎豹”的怨念有多深。

    德国人做梦都想获得一架完整的“猎豹”,可惜一直都没能如愿。

    马上就有伞兵进入“猎豹”的机舱检查。

    却意外地发现这些“猎豹”只是空壳,连弹射座椅都没有,纯粹的样子货。

    仓库里的飞机零件也不是“猎豹”的,而是英国“喷火”战斗机的零部件。

    这就很神奇,英国根本就没有在克里特岛部署喷火。

    不过在紧张的环境下,虽然意外,却也没有人思考这是不是一个陷阱,因为在伞兵们控制了机场之后,更多的运输机接踵而至,携带了重武器的空降部队抵达,总算缓解了伞兵们的压力。

    这段时间机场守卫部队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机场被伞兵攻占之后,机场守卫部队马上就组织了一次反击,试图将机场夺回。

    以德军伞兵的标准来看,机场守卫部队的反击极不专业。

    德军伞兵的训练是非常严格的,除了极其严苛的体能训练之外,伞兵们还要接受和作战有关的其他训练,他们除了要学习如何熟练使用G98步枪和Kar98卡宾枪之外,还要学习手枪、冲锋枪、迫击炮,以及地雷的使用方法,需要训练的项目之多,很多伞兵甚至连水都顾不上喝。

    严格的训练,效果当然也极好。

    绝大部分德国伞兵的个人技战术能力,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比德国普通步兵部队高很多,堪称欧洲在这个时代的步兵巅峰。

    既然是巅峰,那么眼光自然也就高很多。

    机场守卫部队的反击也确实是不专业,他们明明拥有装甲车,却在反击的时候根本没有使用,反击部队的战术甚至还是上一次世界大战刚爆发时的“排队枪毙”战术,而且普通步兵组成的散兵线还歪歪扭扭,甚至有士兵在前进的过程中扔掉自己的步枪掉头就跑。

    掉头就跑的士兵马上就被队列中的军官执行战场纪律枪决。

    杀鸡骇猴的效果极好,其他士兵虽然战战兢兢,还是勉强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前进,不过速度明显慢很多。

    这时候刚刚降落的德国伞兵,别说构筑防御阵地,甚至连集结都还没有做到,部队建制都没有恢复,数百名德军伞兵,在马克上尉的指挥下勉强组成了一条防线。

    这时候都别说坦克,如果装甲车参与进攻,那么对于缺少反制能力的伞兵们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让马克上尉没想到的是,当绰号“撕布机”的MG42机枪开始怒吼之后,进攻的机场防御部队迅速崩溃,几乎所有士兵都掉头就跑,很多士兵为了跑得更快,把自己的步枪都扔掉。

    军官?

    军官比士兵们跑的更早,更快——

    “我们运气不错,看样子守卫机场的是印度人——”马克上尉还是很理智的,如果是南部非洲国防军,那么就算表现再差,也不会差到这种程度。

    “上帝保佑,希望我们的运气可以一直好下去——”随第七空降师一起空降的汉斯·冯·米勒上校对伞兵们的表现很满意。

    至少到目前为止都很满意。

    很快就有搭载了空降部队的运输机在机场降落,重武器的抵达,使机场初步具备了防御能力,米勒上校内心稍安。

    不过更严峻的考验也接踵而至。

    克里特岛防御部队的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两个小时之后,一支身着铁灰色军服的部队抵达机场附近,这是南部非洲国防军的标志性颜色。

    其实不需要看军服的颜色,也能清晰地判断出这支军队的归属,毕竟盟军中只有南部非洲军队才装备了战斗全重高达41吨的“豹”式坦克。

    这也使“豹”式坦克,按照时下欧洲标准,真正进入重型坦克行列。

    和乱糟糟的印度军队相比,南部非洲军队就非常专业了。

    进攻开始之前,南部非洲军队按照习惯,还是先对机场进行火力打击。

    前面多次提到过,南方非洲军队装备了太多火炮,小口径的迫击炮不说了,120毫米口径以及以上的大口径火炮,才是针对步兵的大杀器。

    德军伞兵刚落地不久,根本没有时间构筑防御阵地,这么短的时间只够挖一个散兵坑,连交通壕都做不到。

    大口径火炮制造杀伤不是靠弹片,而是靠冲击破。

    一枚120毫米口径炮弹落下来,如果没有隔档,大概半个足球场大小的范围内,所有人非死即伤。

    南部非洲炮兵对机场明显很熟悉,射界卡不知道制作了多少,炮弹的落点极其精准,数十门大口径火炮一齐开火,两三个轮次就能将整个机场扫一遍。

    围绕着机场跑道周围防守的伞兵们的伤亡迅速飙升。

    “进攻,进攻,我们需要进攻,否则我们迟早会被该死的南部非洲人活活炸死在机场的跑道上——”米勒上校现在已经彻底没有了轻松愉悦的心情,该死的财大气粗的南部非洲人,如果德军伞兵不离开散兵坑,主动向严阵以待的南部非洲军队发起进攻,那么南部非洲人真的会用炮弹将德国伞兵部队和空降部队全部耗死。

    炮弹嘛,南部非洲多得是。

    如果能用炮弹交换德国精心训练的精锐伞兵,那么一枚换一个都很划算。

    可现在的情况又哪是一枚换一个。

    就在刚刚,米勒上校眼皮子底下,一队刚刚从运输机上下来的德军空降部队士兵,被一枚大口径炮弹直接击中。

    大约一个排的空降部队士兵,在巨大的爆炸中全部丧生,爆炸中心位置的士兵直接被撕碎,尸骨无存,大约十秒之后,天空中开始落下血雨,以及各种残肢断臂。

    米勒上校抬头看的时候,天空都变成了红色的。

    “我们的炮兵呢,我们的火炮呢?”马克上尉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他的部下损失惨重,一个连的部队,现在估计连一个排都凑不齐。

    伞兵没火炮,空降部队有。

    “火炮要展开难道不需要时间吗?南部非洲人不会给我们顺利设置火炮阵地的时间的——”米勒上校心急如焚,就这么刚刚一小会,估计已经有上千名德军伞兵伤亡。

    自从德国在1936年开始组建伞兵部队,这应该是德国伞兵损失最惨重的一天。

    德国是在受俄罗斯启发之后,才开始组建伞兵部队的。

    1931年到1935年,戈林数次观看俄罗斯空降部队的表演,从而坚定了发展德国空降部队的决心。

    到1941年,戈林耗尽心血,才组建了现在的德国空降部队。

    今天之后,已经接受了数年严格训练的德国空降部队,还不知道能剩下几个人。

    搞不好——

    米勒上校不敢往下想。

    就在米勒上校和马克上尉组织进攻的时候。

    大约一公里之外,南部非洲士兵依靠坦克和装甲车,已经构筑了一条坚固的防线,等着德国伞兵来送死。

    这防线构筑的也太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