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2148 不对称战斗》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重生南非当警察 !

    米勒上校也不知道南部非洲军队的防御阵地,为什么构筑的这么快。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伞兵和空降部队的伤亡,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持续增加。

    南部非洲人很有钱的。

    他们并不在乎炮弹的消耗。

    如果伞兵们不进攻。

    那么南部非洲的将军们,会使用火炮保持目前的这种攻击强度,直到把机场内所有的德军官兵全部消灭为止。

    可是进攻明显也不是最好的选择。

    伞兵缺乏针对坦克的攻击能力。

    空降部队虽然装备了重武器,可是57毫米反坦克炮在一公里的距离上,连“豹”式坦克的正面装甲都打不穿。

    至于德国刚刚装备部队的“铁拳”——

    铁拳用来打英国人的玛蒂尔达还可以,用来打“豹”式就跟挠痒痒差不多。

    南部非洲军队的防线,是以“豹”式坦克为支点组成的,“豹”式的坦克炮和机枪,足够对伞兵们造成致命伤害。

    更何况还有“短吻鳄”装甲车。

    对于轻步兵来说,装甲车的威胁可能比坦克还更大一些,毕竟装甲车上安装的40毫米自动榴弹发射器,在屠杀步兵的效率,可比“豹”式上的12.7毫米机枪大多了。

    这还没算武装到牙齿的南部非洲步兵呢。

    和只能依靠散兵坑防御的德国伞兵不同。

    南部非洲部队肯定是早有准备,否则他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构筑一条相对完善的防线。

    而且关键是南部非洲部队所在的位置,周围没有任何遮挡物,几乎连树木都没有,德国伞兵如果要进攻,没有任何地形地物可供利用,这一公里,所有参与进攻的德军士兵,都会完整的暴露在南部非洲人的射界内。

    可是不进攻也不行,南部非洲炮兵阵地,位于步兵的防线之后。

    要解除炮兵的威胁,除非攻破步兵的防线。

    否则就只能放弃机场。

    可是放弃机场的话,那么已经落地的伞兵和空降部队,连逃走的机会都将彻底失去。

    戈林当初在组建伞兵的时候,恐怕做梦都没想到,伞兵居然会落到这种绝境。

    长达数年的严格训练还是有效的。

    在军官们的组织下,伞兵们还是向南部非洲军队发起进攻,一部分空降部队的士兵也参与其中。

    机场大楼内,来自伞兵的施密茨少将,和来自空降部队的霍夫曼少将正在商讨如何应对严峻的局面。

    “很明显,这是个陷阱,南部非洲人故意让我们夺取机场,好整以暇对我们制造杀伤,我早就说过,空降部队应该配备坦克,现在就是上帝对我们的惩罚!”霍夫曼少将歇斯底里,他已经预感到灾难正在降临。

    现在这种情况,即便伞兵和空间部队赢得最后的胜利,恐怕也会付出惨重代价,到时候指挥官们还是难辞其咎,要为最后的结果负责。

    关于空降部队的坦克。

    真不是小胡子不在乎德军空降部队和伞兵的装备,而是德国的工业实力有限,不具备为伞兵和空降部队配备坦克的能力。

    生产坦克不仅需要钢铁,而且驱动坦克还需要石油。

    要把坦克随伞兵和空降部队一起空投,还需要德国空军具备更强大的运输能力。

    德军装备的“容克大妈”,跟南部非洲装备的“空中堡垒”在性能上还是有差距,数量上也有差距,并不具备空投坦克的能力。

    “现在说这些没意义,我们要尽快想办法摧毁南部非洲人的炮兵阵地——”施密茨少将满头大汗,这是个无解的死局。

    也不能说是死局。

    “给空军发电报,我们需要空军帮助。”霍夫曼把希望寄托在德国轰炸机上。

    “空军的轰炸机遭到南部非洲空军的阻拦,暂时无法为我们提供支援。”施密茨少将满脸绝望。

    “那我们飞过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受到南部非洲空军的阻拦——”霍夫曼脱口而出。

    施密茨用看傻子的眼光看霍夫曼。

    为什么?

    原因再清楚不过了,伞兵和空降部队飞过来的时候,如果南部非洲空军全力以赴,那么伞兵和空降部队根本没有空降的机会,自然也就不用面临现在的绝境。

    陷阱实锤。

    “海军呢,意大利的海军呢?”霍夫曼还有最后一个救星。

    “拉斯佩齐亚正在遭到英国地中海舰队,和南部非洲塞浦路斯分舰队的袭击——”施密特嘴角露出苦笑,南部非洲陆军和海军配合的真特么紧密。

    不同兵种之间的配合,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大问题。

    上一章说过,荷兰战役期间,因为伞兵的效率超高,就给德国陆军的推进制造了一些麻烦。

    德国陆军和海军之间也矛盾重重。

    关键还是资源有限,德国并不能像南部非洲那样陆军和海军同时发展,必须有所侧重。

    小胡子上台后,德国海军有一段时间占上风,连续上马多艘战列舰,实力得到飞速提升。

    结果世界大战爆发,英国皇家海军再次表现出不可动摇的优势,德国海军呆在军港里连海都不敢出,表现连上一次世界大战都不如。

    上一次世界大战至少还发生过日德兰海战这样的大规模海战。

    这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到目前为止,德国海军和英国海军之间,还没有爆发过大规模海战。

    这样一来陆军的抱怨就来了。

    打造海军的成本是非常昂贵的,水兵们的待遇比陆军的士兵好多了,可是在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国海军毫无建树,那么之前的那么多投入难道都喂了狗?

    德国海军对陆军也有意见。

    德国资源有限嘛,资源开始向陆军倾斜的时候,海军的发展肯定顾不上,这些年德国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陆军上,所以影响了海军的造舰计划,所以德国海军才无力打破皇家海军的封锁。

    至于意大利海军,世界大战爆发后,意大利海军同样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对英国航线的袭击上,根本不敢跟地中海舰队决战。

    所以就很神奇了。

    世界大战爆发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各国海军之间爆发的最大规模的战斗,居然是英国皇家海军对法国海军发起的“弩炮行动”。

    这尼玛简直让人无话可说。

    在地中海舰队和塞浦路斯分舰队的联合行动之前,坎宁安率领的地中海舰队,其实已经多次给予意大利海军致命打击。

    这里要介绍下,意大利参战后,为了更好的协调作战,英国将地中海舰队一分为二,一部分由坎宁安率领,母港亚历山大港,一部分由詹姆斯?萨默维尔海军中将率领,驻扎在直布罗陀海峡。

    坎宁安率领的舰队实力稍强,由1艘航空母舰、3艘战列舰、7艘巡洋舰、26艘驱逐舰,以及8艘其他军舰组成。

    詹姆斯·萨默维尔将军率领的舰队由1艘航母、1艘战列舰、1艘战列巡洋舰、2艘巡洋舰和11艘驱逐舰组成,这支舰队被称为H舰队。

    两支舰队的作战区域以马耳他为界。

    去年十一月,坎宁安率领地中海舰队突袭塔兰托,只出动了21架飞机,以两架飞机和八枚鱼雷为代价,共击沉、击伤三艘意大利战列舰,彻底改变了英、意双方在地中海地区的力量对比。

    塔兰托袭击战之前,英国在地中海范围内共有四艘战列舰,意大利六艘。

    袭击战之后,意大利能出动的战列舰只剩下三艘,英国人毫发无损。

    今年三月,地中海舰队和意大利海军,又在伯罗奔尼撒半岛马塔潘角附近海域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战斗结果对于意大利人来说凄惨无比,意大利人损失了3艘重巡洋舰、2艘驱逐舰,去年刚服役的“维托里奥·维内托”级战列舰首舰“维内托”号被一枚空投鱼雷击中,进水4000吨,共3041名水兵战死。

    地中海舰队付出的代价仅仅是一架飞机,只有三人阵亡。

    连续两次海战的胜利,打出了坎宁安的赫赫声威,意大利海军从此一蹶不振,舰队主力撤往拉斯佩齐亚军港,再也不敢出海。

    德意联军进攻克里特岛,小胡子希望意大利海军能给与德国伞兵充分的支援。

    胖光头答应小胡子的要求,可是却做不到。

    即便如此,坎宁安也不想放过意大利海军,这一次对拉斯佩齐亚的进攻,又有塞浦路斯分舰队的加入,这让坎宁安信心大增,喊出要“消灭意大利海军”的口号。

    这种情况下,空降到克里特岛上的德国伞兵,自然无法获得来自意大利海军的帮助。

    所以德国伞兵就倒霉了。

    就算没有意大利海军的帮助,伞兵们也必须冒着南部非洲军队的炮火发动进攻。

    这对于德国伞兵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在南部非洲军队的阵地和机场之间,是一个长度达到一公里的开阔地,几乎没有任何遮挡。

    如果这样直接发动进攻,那么无疑是送死。

    施密茨少将派出一支部队,向南部非洲阵地的侧翼迂回,试图配合空降部队的正面进攻。

    这个任务是由米勒上校的部队承担。

    米勒上校的部队,在南部非洲军队的炮击中伤亡惨重,一千五百人的部队,现在可以作战的只剩下不到一千,伤亡超过三分之一,按照时下欧洲军队标准,米勒上校的部队士气还没有崩溃已经是奇迹。

    米勒上校也不想让自己手下的伞兵们去送死,不过军令如山,施密茨少将的命令下达后,米勒上校只能执行。

    迂回这个任务也不轻松。

    前几天一直在下雨,南部非洲的坦克部队固然有所不便,伞兵的行动同样受到巨大影响。

    战斗命令下达后,伞兵们扔掉一切可以扔掉的东西,轻装前进。

    让米勒上校不安的是,伞兵们出发的时候,机场上空一直有南部非洲的侦察机,所以伞兵们的行动一直都在南部非洲军队的监控中。

    惩罚很快降临。

    在德国伞兵的迂回路线上,有一个当地人的农场,农场里的房屋保存相对完整,可以为伞兵的行动提供一定掩护。

    米勒上校很不安。

    南部非洲军队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农舍里搞不好有南部非洲人的埋伏。

    果然,当伞兵以散兵线接近农场的时候,通用机枪的声音突然响起,紧跟着是尼亚萨兰步枪清脆的射击声,数十名伞兵瞬间倒地不起。

    米勒上校身为高级军官,曾作为德军交流团的成员前往南部非洲,对于南部非洲武器装备有一定了解。

    米勒上校去南部非洲交流的时候,尼亚萨兰步枪尚未大规模普及,只有精锐部队才有资格装备。

    所以当尼亚萨兰步枪的声音响起的时候,米勒上校顿时心头一寒。

    和德军装备的毛瑟不同,尼亚萨兰步枪在射击的时候不需要拉动枪栓,可以连续射击,两支尼亚萨兰步枪组成的火力,堪比一挺班用轻机枪。

    更何况还有通用机枪。

    毫无疑问,伞兵们面对的,多半是一支南部非洲王牌部队。

    就算是王牌,米勒上校还是要打起精神。

    毕竟德国伞兵,也是德国的王牌。

    王牌对王牌。

    米勒上校很久以前就想试一试,南部非洲王牌部队的战斗力了。

    伞兵虽然没有重武器,迫击炮还是有的,米勒上校的部队就装备了刚刚列装部队不久的短款88毫米迫击炮。

    在米勒上校的指挥下,四门短款88毫米迫击炮很快组装完毕,向不远处的农舍进行轰击。

    德国炮兵的能力还是很出色的,在上一次世界大战中就已经得到充分证明。

    三发急速射之后,农场中心位置的农舍轰然倒塌,伞兵们再次出击。

    这一次反击的火力果然就弱很多。

    米勒上校心情稍稍放松。

    南部非洲王牌部队的战斗力,也就这么回事嘛。

    这个念头还没有从米勒上校的脑海中消失,农舍的废墟中突然冲出一辆坦克。

    一辆有着迷彩喷涂,外面又披了一层伪装网的“豹”式坦克。

    在伞兵惊骇莫名的目光里,“豹”式坦克直接冲入伞兵组成散兵线,以碾压的姿态大杀四方。

    米勒上校痛苦的闭上眼睛。

    王牌之间的差距,并不仅仅体现在士兵的战斗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