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2152 淹死算了》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重生南非当警察 !

    比烂的时代里,南部非洲都不敢以契约精神自我标榜,否则就等于是自己给自己带上了一副无形的镣铐。

    德国人也一样,小胡子撕毁《慕尼黑协定》时可没有丝毫犹豫,现在谁敢强调西方人的契约精神,就可以把《慕尼黑协定》砸在他脸上。

    所谓“契约精神”,只看对自己是否有利。

    契约对自己有利的时候当然要强调“契约精神”。

    不利的时候那就想办法修改。

    如果无法修改那就干脆撕毁。

    不管是精神还是主义,归根到底都是利益。

    “天使”号医疗船满载排水量15000吨,最快航速22节,船上拥有800张床位,拥有完善的医疗设备和辅助设施,这个级别的医疗船南部非洲一共有六艘。

    为“天使”号护航的两艘驱逐舰分别是“好奇”号和“无畏”号,这两艘驱逐舰都是去年刚刚建造的,满载排水量2500吨,装备了两门125毫米主炮,2个三联装533鱼雷发射管,以及多个深水炸弹发射装置。

    舰队离开母港的时候,“无畏”号大副布鲁尼精神比较放松。

    德军在和南部非洲军队作战时还是比较克制的,一些明显受《国际法》约束的武器,比如毒气和地雷都没有大规模使用,“天使”号医疗船作为《国际法》明令禁止攻击的船只,又是为抢救德国伤兵才前往克里特岛,布鲁尼认为“天使”号根本不会遭到德军潜艇的袭击。

    “不要太乐观,德国的潜艇指挥官可不知道‘天使’号前往克里特岛是为了拯救德国伤兵。”舰长杨胜不大意,德国人不出现最好,万一“天使”号被击沉,杨胜和“好奇”号舰长科尔克拉夫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在“天使”号上工作的水兵和医护人员有近千人。

    水兵好训练,医护人员却需要长时间的培养。

    和上一次世界大战一样,在“天使”号上服役的医护人员,包括一部分尚未毕业,但已经进入实习期的南部非洲各大医学院学生,尤其是尼亚萨兰军医学院,这些医护人员可都是军方的宝贝。

    “德国潜艇的活动范围不超过克里特岛,我们可以适当加快速度。”布鲁尼对舰队的速度不太满意,为了适应“天使”号的航速,整个舰队都在以15节的经济航速航行。

    在攻占十二群岛之后,克里特岛以东海域已经全部被地中海舰队和塞浦路斯分舰队控制,德国潜艇就算潜入这一地区,也无法获得后勤补给。

    考虑到塞浦路斯分舰队强大的反潜能力,南部非洲参战后,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的潜艇很少进入这一区域活动。

    “你就那么想拯救德国人?”杨胜好奇,布鲁尼是法裔。

    “当然不!”布鲁尼一脸嫌弃,对德国人的恨意溢于言表:“——只有死掉的德国人才是最好的德国人,我是想尽快完成护航任务,然后去打德国人的帆船。”

    “好奇”号和“无畏”号完成护航任务之后,会加入高杰上校的驱逐舰分队,继续阻止德军向克里特岛增援。

    这个任务现在其实已经没有太大意义,德国人在干尼亚方向已经突破皇家海军的封锁,皇家海军在23号以后,已经将主要目标从阻止德国人登陆,转移到撤离英军部队上。

    这尼玛就让人无语。

    克里特岛战役22号才爆发,这才过去仅仅一天,英国人就要跑,拖住德国人的任务全部落到南部非洲军队身上。

    目前在克里特岛的南部非洲军队,也已经开始以伊拉克利翁机场为中心集结,按照指挥部的命令,盟军至少要将战斗拖到6月份以后,这个任务原本可以轻松完成,现在看来却越来越难。

    别看第35师对德国伞兵和空降兵各种虐,那是建立在德国伞兵和空降兵缺乏重武器,第35师拥有压倒性优势火力的前提下。

    随着德军增援源源不断抵达克里特岛,德军和南部非洲军队之间的装备差距正在急剧缩小,南部非洲军队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部队伤亡也开始随之增加。

    还是那句话,热兵器时代的战争,武器装备在绝大多数时候起到决定性作用,南部非洲军队如果没有装备优势,要夺回伊拉克利翁机场也要付出巨大代价。

    德国人的攻击也确实不容小觑。

    昨天晚上,塞浦路斯分舰队的“谦逊”号驱逐舰被德国空军击沉,舰上125人只有28人获救。

    “天使”号舰队是从十二群岛的母港出发,距离伊拉克利翁只有大约180公里。

    在出发四个小时之后,“天使”号舰队进入克里特岛海域,防备随时可能到来的攻击。

    不仅仅是来自潜艇的攻击,克里特岛战役爆发后,南部非洲空军和德国空军对克里特岛空域展开激烈争夺,南部非洲空军略占上风,不过并没有彻底控制克里特岛空域,舰队仍有遭到德国空军袭击的可能。

    “前方我们的空军正在和德国空军激战,司令部命令我们前往蓬比亚,不再直接前往伊拉克利翁。”通讯官通报指挥部的最新命令。

    随着命令下达,舰队在海面上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赏心悦目。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夕阳西下,天空中有绚丽的晚霞,军舰周围有很多海鸥,爱琴海的水质也确实好,浪花就像水晶一样清澈,碧海蓝天让人沉醉。

    就在舰队转弯的时候,一艘德国潜艇突然在“天使”号1200米距离上,向“天使”号连续发射三枚鱼雷。

    舰队顿时警铃大作,战斗警报瞬间拉响,“好奇”号马力全开,向德国潜艇方向冲过去,“无畏”号则降低航速,向“天使”号靠近,准备近距离实施救援。

    面对三枚鱼雷的攻击,“天使”号马力全开紧急转舵,试图逃脱鱼雷的攻击范围。

    医疗船毕竟不是军舰,船上的动力较弱,加速或者转向都需要一定时间。

    这时候“无畏”号火力全开,高平两用机枪发挥了作用,一枚鱼雷被“无畏”号上的高平两用机枪打爆,第二枚鱼雷险而又险的和“天使”号擦身而过。

    第三枚鱼雷还是在所有人绝望的目光中击中了“天使”号。

    然后幸运的事情发生了,这枚鱼雷并没有爆炸。

    鱼雷哑火很正常,别说德国人,现在南部非洲都没有彻底解决鱼雷哑火这个问题,美国人更垃圾。

    在美国得到大量德国科技之前,美国人的科技水平,和美国的工业实力严重不相符,美国人就是完全靠砸钱,才获得和英国皇家海军平起平坐的能力。

    真要说科技,这一时期的美国,搞不好连日本都不如。

    日本至少可以独立完成“大和”的460毫米舰炮。

    “天使”号逃过一劫的时候,“好奇”号已经抵达德国潜艇出现的水域。

    德国潜艇在向“天使”号发射了鱼雷之后就全力下潜,试图逃脱驱逐舰的追捕。

    南部非洲驱逐舰的反潜能力,比德国人想象中的更强大。

    “好奇”号迅速锁定德国潜艇的位置,连续发射了20枚深水炸弹,直到大片油污和潜艇零部件漂出水面才停止。

    当天夜里,“天使”号顺利抵达蓬比亚,开始接收伤员。

    主要还是盟军伤兵。

    连续多日激战,盟军也遭受巨大伤亡,数千伤兵急需救治。

    和德国伤兵相比,肯定要首先抢救盟军伤兵。

    不过让“天使”号舰长潘文康没想到的是,很多盟军伤兵是以精神疾病为由登上“天使”号,这些伤兵严重占用了“天使”上宝贵的医疗资源。

    “病情花样百出,有人被毒气毒瞎了眼,虽然经过我们的医生检查,视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可是本人坚持就是什么都看不到——有人因为炮弹引发严重的脑震荡,这很神奇,连我都知道德国伞兵和空降部队缺少重武器——还有人扭伤了胳膊,却要乘坐担架才能上船,样子凄惨的好像随时会死去一样。”来自尼亚萨兰大学的康德教授真是大开眼界,他一辈子接触到的奇葩病例都没有这一天多。

    “让医生们对所有伤兵进行详细检查,只有重伤员才能登上‘天使’号接受治疗,如果有人试图蒙混过关,给我直接扔海里!”潘文康很生气,这种情况在南部非洲基本上不会发生。

    上一次世界大战中,就有人以各种理由逃避兵役,或者是从战场上逃跑。

    有人装病,有人装傻,甚至有人直接向自己开枪,结果导致伤口被感染伤重不治的都屡见不鲜。

    现在情况又是这样,一些卑劣的家伙试图制造借口从战场上逃跑,甚至因此挤占了宝贵的医疗资源,这就让潘文康无法忍受。

    其他医生也无法忍受。

    蓬比亚码头,等待排队上船接受治疗的伤兵有近千人之多。

    健康的士兵也不少。

    很多健康的士兵以抬担架为由登上“天使”号,然后就赖着不下船,希望随“天使”号撤离克里特岛。

    自从“天使”号靠岸之后,来自约翰内斯堡医学院的克里斯已经连续工作了三个小时。

    “医生,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哥哥,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再和德国人的血战中负伤——“一名列兵苦苦哀求,希望他的哥哥能尽早上船接受治疗。

    克里斯详细检查,列兵的哥哥腹部有个巨大的伤口,可以清楚看到正在流血的内脏,这种伤势作不得假。

    “担架兵,把这个抬走,优先治疗——”克里斯认真负责,哪怕只有百分之一抢救成功的可能,也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谢谢,谢谢——”列兵瘫坐在地上痛哭流涕,不住口的感谢。

    克里斯没有说话,还有更多的伤兵等着他。

    一名伤兵坐在担架上喃喃自语,无论克里斯如何询问,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救救我,我不想死——”

    看样子是听觉严重受损。

    不过还没到必须马上接受治疗的程度。

    于是克里斯随手在伤员的衣服上,用白色记号笔写了个“Ⅱ”。

    这个符号代表二级优先程度。

    伤兵马上就不乐意了,抓住克里斯的衣服不让克里斯走,希望能马上登上“天使”号。

    “抱歉,你的伤势还没有达到必须马上接受治疗的程度,要把机会留给其他更严重的伤兵。”克里斯不留情面,跟其他快要死的伤兵相比,这个确实是不太严重。

    “不不不,我必须马上接受治疗,我现在很难受,我觉得我就要死了。”伤兵抓住克里斯的白大褂不放手,这会儿说话就流利极了。

    “混蛋,放开你的手,不要影响医生的工作。”马上就有其他伤兵暴怒,大家都在排队接受治疗,情绪都挺暴躁的。

    “我也是伤员,我也需要治疗——”不放手的伤兵狡辩,中气十足的样子,实在看不出哪儿受了伤。

    克里斯的性格很温柔。

    大兵们多半脾气暴躁。

    一名腿部受伤拄着拐杖的士兵,顺手一拐杖就敲在不放手的伤兵头上。

    “法了个克!”伤兵迅速起身,将拄着拐杖的伤兵推了个跟头。

    拄着拐杖的伤兵不是一个人,他就算拄着拐杖也需要人搀扶,旁边两名士兵估计是他的战友。

    “这特么是受伤的样子吗?你是哪个部队的?”一位趟在担架上的上尉很生气,他失去了一条腿,绷带还在不断往外渗血。

    克里斯顺手在上尉的绷带上打了个“钩”。

    这是优先处理的意思了。

    “这混蛋就是装的,他根本就没有受伤,你这个懦夫——”两个拐杖的战友过来,直接把刚才还虚弱无比,现在却龙精虎猛的伤兵从担架上抬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伤兵惊骇莫名。

    “你不是受伤了吗,让海神为你治疗吧!”两名健康的士兵不废话,直接将这家伙抬到码头边扔海里,还喊了个“一二三”呢。

    码头上所有的伤兵顿时都哈哈大笑,整个码头上都弥漫着令人愉快的气息。

    根本没有人在意正在海水中挣扎呼救的士兵。

    这样的人淹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