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2157 南部非洲和英国的钱不好拿》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重生南非当警察 !

    上一次德国海军“施佩伯爵”号巡洋舰突入大西洋,就给皇家海军制造了巨大的麻烦。

    “俾斯麦”比“施佩伯爵”更强大,给皇家海军带来的威胁更大,如果让“俾斯麦”逃出生天,那么皇家海军要付出比围剿“施佩伯爵”数倍,乃至数十倍的代价才能如愿。

    现在“俾斯麦”已经击沉了“胡德”号。

    皇家海军还要被击沉几艘战列舰,才能将“俾斯麦”送入海底?

    所以约翰·托维绝对不会让“俾斯麦”进入西班牙港口。

    西班牙现在还没有参战,作为中立国,“俾斯麦”可以在西班牙港口内停留最多不超过24小时。

    不过考虑到西班牙人和德国人的关系,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约翰·托维不想节外生枝。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约翰·托维“乔治五世”号战列舰距离“俾斯麦”还有上百公里。

    能派出鱼雷机击沉“俾斯麦”的“胜利”号,却又因天气原因飞机无法起飞,这就让约翰·托维很生气。

    早在两年前,英国本土舰队和南部非洲大西洋舰队的联合演习中,南部非洲空军就已经完成恶劣天气状况下的舰载机起降。

    甚至夜间起降对于南部非洲海军来说也不是问题。

    “南部非洲军人能够做到的事,皇家海军为什么做不到?”约翰·托维很生气,可是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只能说各有所长吧。

    南部非洲海军擅长的是航空兵,皇家海军擅长的是战列舰。

    你要让战列舰表演个对海射击,皇家海军能把南部非洲海军甩出一个地中海。

    但要说到对海军航空兵的使用上,南部非洲海军能把皇家海军甩出一个太平洋。

    “南部非洲人的态度很明显,他们要逼西班牙人做出选择。”约翰·托维的参谋长笛福·沃克利海军中将不想冒险,这搞不好是要承担责任的。

    “胡德”号被击沉之后,英国政府和英国战争部对战斗过程进行复盘,有人提议追究“威尔士亲王”号舰长约翰·里奇的责任,因为约翰·里奇在“胡德”号被击沉之后决定撤出战斗。

    这其实不是约翰·里奇的原因。

    “威尔士亲王”号在战斗爆发之初就有一门主炮因为故障无法转动,战斗爆发不久又有两门火炮出现故障。

    击伤“俾斯麦”的同时,“威尔士亲王”号也被“俾斯麦”击中,2号炮塔受损严重,当时只有两门火炮还可以作战,战斗如果持续下去,“威尔士亲王”号搞不好会步“胡德”号的后尘。

    温斯顿和第一海务大臣达德利·庞德不管这个,约翰·里奇既然下令“威尔士亲王”脱离战斗,那么就要承担责任。

    约翰·托维不认可温斯顿和达德利·庞德的指控,简称约翰·里奇的命令没问题,并且声称如果约翰·里奇被审判,那么约翰·托维会陪同约翰·里奇一起出庭。

    “那他们就不怕弄巧成拙,把西班牙人逼到对面去?”约翰·托维不认可南部非洲的做法。

    长枪党虽然在西班牙内战中表现不佳,西班牙毕竟是老牌欧洲殖民国家,影响力犹在,尤其是在南美。

    在欧洲,西班牙也是少数几个尚未表态的国家之一,一旦西班牙正式表态,会对目前欧洲和地中海的局势,乃至大西洋周边的局势形成巨大影响。

    如果西班牙选择轴心国,那么西班牙港口都可以被德国海军利用,德国海军的补给范围将从法国沿海向南延伸1200公里,直布罗陀海峡也将受到巨大威胁。

    如果西班牙选择盟军,那么盟军就可以通过西班牙威胁维希法国,另一个时空被盟国大肆宣传的诺曼底登陆,在这个时空搞不好根本就不会发生。

    “南部非洲在地中海周边屯集重兵,法属北非的第三集团军有近20万人,如果西班牙加入轴心国,第三集团军随时可以渡过直布罗陀海峡。”笛福·沃克利苦笑,西班牙如果加入轴心国,搞不好是南部非洲最想看到的。

    第三集团军原本就是为意属北非准备的。

    不过因为英国的坚决反对,第三集团军只能天天待在阿尔及尔钓鱼,去马耳他看看热闹都被地中海战区嫌弃。

    直布罗陀驻有南部非洲的一个空降师,如果西班牙加入轴心国,那么第三集团军随时可以向西班牙本土发动进攻。

    这同样是英国不愿意看到的。

    英国也把地中海视为自己的核心利益。

    现在南部非洲已经控制了塞浦路斯,又控制了十二群岛,如果南部非洲再将势力延伸到地中海西部,那么不仅仅是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的利益也将受到严重影响。

    “那就让南部非洲人去打西班牙人,这同样会减轻我们的压力。”约翰·托维巴不得南部非洲全力以赴呢。

    罗克和温斯顿的祸水北引,在英国也有争议。

    英国虽然退守英伦三岛,南部非洲还远未发力,如果南部非洲反攻欧洲大陆,那么战争会在两年内结束。

    这还是较谨慎的估计。

    如果南部非洲全力以赴,那么乐观的话,战争会在一年内结束。

    祸水北引的话,确实是可以极大减少南部非洲军队的伤亡,不过战争会因此拖延数年才可能结束。

    反正死的都是南部非洲人,和英国又有什么关系——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阻止南部非洲人呢?”笛福·沃克利微笑,约翰·托维哑口无言。

    这也是英国人想看到的啊。

    笛福·沃克利·说服约翰·托维的时候,“俾斯麦”缓缓驶入西班牙西北部位于大西洋沿岸的维哥港。

    维哥(VIGO)位于维哥湾南岸,对面是莫拦佐半岛,湾口有谢斯群岛为屏障,是一个天然良港,也是西班牙乃至欧洲最大的渔港。

    西班牙政府直到这时还没有给大西洋舰队发来回复,按照国际惯例,“俾斯麦”在维哥港最多停留24小时,维哥港不能给“俾斯麦”提供物资援助,更不能帮助维修,24小时内“俾斯麦”必须离港。

    巴顿知道这个情况后很高兴,命令“马达加斯加”和“巴苏陀兰”就停在维哥港外海,只要“俾斯麦”出港,就立即将“俾斯麦”击沉。

    西班牙政府的回复直到这时才姗姗来迟。

    回复没有任何新意,在重申西班牙中立立场的同时,表示“俾斯麦”因为受损严重,已经无法凭借自身能力离开维哥港。

    大西洋舰队和皇家海军的回复很干脆:既然“俾斯麦”无法凭借自身力量出港,那就用拖船把“俾斯麦”拖出来。

    拖出来让你们击沉?

    就算小胡子不说话,佛朗哥也不敢这样做。

    “俾斯麦”对于德国海军的意义,绝对比“胡德”号对于皇家海军的意义更重要。

    这时候已经是2号深夜,围绕着“俾斯麦”号,各方正在博弈。

    南部非洲和英国态度坚决,要求西班牙马上将“俾斯麦”交出来,不管是以什么方式。

    德国政府态度更坚决,希望西班牙政府想尽一切办法拖延时间的同时,希望西班牙政府竭尽所能给予“俾斯麦”帮助,包括但不仅限于提供必要的维修和补给。

    西班牙政府左右为难,佛朗哥不想跟盟国翻脸,更不敢得罪德国人,港口里的“俾斯麦”急需维修,港口外数十艘盟军军舰虎视眈眈,传言南部非洲驻扎在北非的第三集团军已经接到命令,准备向直布罗陀海峡增援,这引起弗朗哥的强烈愤慨。

    南部非洲向直布罗陀增兵,目标不言而喻。

    2号夜间,一架英国侦察机前往维哥港侦查,遭到维哥港地面探照灯的照射。

    “俾斯麦”号上的高射机枪,按照地面探照灯的指引,将侦察机击伤,英军侦察机被迫迫降在“马达加斯加”号上。

    可能是因为飞机被击伤难以控制,也可能是侦查员的技术不过关。

    总之在侦察机降落的时候,虽然“马达加斯加”打开了所有的探照灯和信号灯,侦察机还是失控撞上停迫在“马达加斯加”甲板上的机群,造成了两架“苍鹰”式舰载战斗机受损,其中一架受损严重。

    这就让李傲很无奈。

    舰载机不是被德国人击伤的,而是被友军撞伤,还是以这种奇葩的方式撞伤,李傲都不知道报告应该怎么写。

    不过这件事性质很严重。

    严格说起来这是“俾斯麦”号和维哥港守卫部队互相配合,将英军的侦察机击伤,约翰·托维因此连夜登上“马达加斯加”,希望大西洋舰队和皇家海军联手,即便西班牙人不交出“俾斯麦”,也要将“俾斯麦”击沉在西班牙人的港口内。

    “这样——不太合适吧——”李傲很惊讶,他还不习惯英国人的处理方式。

    “有什么不合适的?难道等西班牙人将‘俾斯麦’号修好,为‘俾斯麦’补充充足的燃油和弹药,再以数艘战列舰,以及一定数量的巡洋舰为代价将‘俾斯麦’击沉吗?”约翰·托维标准殖民心态,拳头大就有理。

    “西班牙人并没有维修‘俾斯麦’,只是将‘俾斯麦’号的伤员转移到岸上,至于补充燃油和弹药,我可以保证,‘俾斯麦’绝对无法回到布雷斯特。”李傲有信心,就算“俾斯麦”恢复巅峰状态,“马达加斯加”也有把握将“俾斯麦”击沉。

    “你们的目的不是逼迫西班牙人表态吗?这样会更有效。”约翰·托维不兜圈子,军人没太多弯弯绕绕。

    “可是这样会弄巧成拙啊,我们的目的是在不损害西班牙人自尊心的前提下,让西班牙加入到正义对抗邪恶的阵营里——”李傲认真脸。

    约翰·托维就表情复杂。

    尼玛张口闭口正义对抗邪恶,动不动就阵营,这特么全都是我的台词。

    “24小时,我们只给西班牙人24小时,这足够西班牙人做出决定了。”李傲微笑,无论西班牙人怎么做,都会在西班牙人和德国人之间埋下一根刺。

    反复横跳也的看自己有没有反复横跳的实力。

    南部非洲和大英帝国的援助,不是那么好拿的。

    3号凌晨,“俾斯麦”还停靠在维哥港,没有任何升火起锚的迹象。

    李傲不着急,同样派出一架侦察机前往维哥港侦查。

    这时候天色已经大亮,维哥港的西班牙部队没有使用探照灯,“俾斯麦”也没有向南部非洲的侦察机开火,这个区别对待也是很明显。

    估计德国人也想在南部非洲人和英国人之间埋根刺。

    不过没这个必要,大西洋舰队和皇家海军之间本来就不是多和谐。

    上午十点,德国公海舰队司令,海军上将刚瑟·吕特晏斯派人出港,主动和盟军联系。

    吕特晏斯希望盟军能允许“俾斯麦”号乘员以和平的方式返回法国,“俾斯麦”可以解除所有武装,在维哥港坐沉。

    坐沉?

    还以和平的方式返回法国?

    做梦!

    李傲的回复很坚决:要求“俾斯麦”号所有乘员无条件向盟军投降,“俾斯麦”则要按照盟军要求,前往盟军控制的港口拆解。

    约翰·托维的态度更激烈。

    南部非洲可没有军舰被“俾斯麦”击沉。

    所以“俾斯麦”必须死。

    就算沉没,也得是被皇家海军击沉。

    谈判无果,吕特晏斯随后给小胡子发电,称“俾斯麦”将战斗到最后一刻。

    小胡子随后给吕特晏斯回电:希望“俾斯麦”拿出坚决的勇气来,把能做的尽力而为。

    “俾斯麦”号的乘员确实是尽力了,除少数伤员在维哥港上岸接受治疗之外,2200名舰员大多数回到军舰上。

    下午六点,仅为进水严重,舰身严重倾斜的“俾斯麦”缓缓驶出维哥港。

    皇家海军甚至没耐心等“俾斯麦”驶入公海。

    “俾斯麦”刚刚离港,“乔治五世”号战列舰和“罗德尼”号战列舰就使用16英寸及14英寸主炮对“俾斯麦”进行抵近射击。

    十五分钟后,“俾斯麦”号沉没,舰上近2000名舰员只有116人获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