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2161 狗不会说话》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重生南非当警察 !

    能坚持六个小时,真不是查理·詹金斯的心理承受能力有多强大,而是因为这个货实在是太困了。

    南部非洲的禁闭室号称绝对密封,门一关一丝光线都没有,而且隔音性能好得很,在门口吹唢呐里边都听不到。

    感觉就跟这些年南部非洲的黑科技,都用来制造这个禁闭室了一样。

    身为阿拉曼机场的负责人,查理·詹金斯压力很大,据他本人说,他每天的休息时间都不超过四小时。

    所以禁闭室的门被关上之后,查理·詹金斯就很愉快的睡了一觉。

    直到苏建平担心出问题主动把门打开,这个货还睡得呼噜震天响呢。

    这样的体验自然是达不到效果。

    用查理·詹金斯的话说,被关禁闭简直就是福利,根本起不到惩罚的作用。

    结果就是这货根本没学到南部非洲的绝技不说,反而认为是苏建平在糊弄他,就这样气呼呼的走了。

    苏建平不生气。

    英国人如果认为鞭子有用,那就继续用吧。

    只要印度人在南部非洲人的管理下听话就行。

    其实印度人也真没多难管理,关键是付出就要得到合理的回报。

    在英国人的管理下,印度人干多干少都没啥区别,干活多的没奖励,偷懒的惩罚又不够触及灵魂,久而久之自然就自由散漫。

    南部非洲这边奖励和惩罚都是马上兑现,当天的活干不完,惩罚就直接体现在晚上的晚餐标准上。

    看着其他人大鱼大肉,每人还能分到一杯酒,因为完不成任务只能啃土豆的士兵马上就明白第二天应该用什么态度面对工作。

    酒其实也不是什么好酒,使用土豆酿造的伏特加,虽然号称“绝对纯净”,其实口感并不好,南部非洲人早就不喝了,葡萄酒或者谷物酿造的白酒更受欢迎。

    对于印度人来说不是这样。

    印度现在还每年都饿死人呢,根本没有多余的粮食用来酿酒,一天辛苦的工作之后,一杯辛辣够劲的伏特加绝对是最佳的犒劳。

    当然这时候也没有人矫情的说不喝,肚子都填不饱的年代,哪来的资格矫情?

    不管查理·詹金斯是否接受,这些印度人仅仅在接受南部非洲人管理一个星期之后,阿拉曼机场就一分为二截然不同。

    具体来说是以机场跑道为中心,泾渭分明。

    大型运输机的起降对于跑道的要求很严格,阿拉曼机场拥有两条长度达到1500米的跑道,南部非洲空军和英国空军就是以两条跑道为分界线,各负责机场的一半。

    之前英国空军负责的时候,跑道两侧都没什么区别,乱哄哄的停机坪,乱哄哄的仓库,乱哄哄的营地,连高射炮的阵地都是乱哄哄。

    分开之后不到一个星期,差别就显而易见。

    首先肯定是卫生。

    英国人管理的时候,机场虽然有很多厕所,不过随地大小便的情况还是很严重,存放罐头的仓库角落里居然都有一堆堆的那啥,简直就无法描述。

    南部非洲空军接手后,在南部非洲空军管理的B区,随地大小便现象彻底绝迹,荤素不忌的印度人仿佛一夜之间就变得讲文明讲卫生,体味居然都减轻不少。

    印度人的体味怎么说呢,也是让人一言难尽。

    这个真不是尬黑。

    印度人上厕所是不用厕纸的,想想也可以理解,根本就没有工业可言的国家,连厕纸都造不出来,自然就能不用就不用。

    所以印度人上完厕所之后是用水冲。

    问题的关键在于阿拉曼是北非,缺水严重——

    再加上印度人喜欢吃咖喱,所以印度人的体味,比白人身上的体味更让人难以忍受。

    在这支印度部队被派到B区的第一天,南部非洲这边就要求每一名印度士兵每天必须洗澡,衣服必须每天更换,配发的衣服不够换,南部非洲这边全部补足,反正北非天气炎热,裤衩短袖衬衣什么的也用不了多少布料。

    在管理上,南部非洲空军这边也下了不少心思。

    英印部队这边由于传统,绝大部分军官都是由英国白人担任,少部分印度军官全部都是高种姓。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温斯顿上前线仅私人物品就有十几箱,印度的高种姓军官,跟温斯顿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接触印度高种姓军官之前,南部非洲的军官们还真不知道,居然有军官上前线是要坐轿子的——

    呃,不是轿子,是一种同样需要两个人抬着的椅子,类似滑竿那种。

    这是生怕对方的狙击手找不到重要目标。

    为了让印度士兵更听话,南部非洲把所有白人军官和高种姓军官全部送走,然后从普通印度士兵中提拔军官,管理其他印度士兵。

    这一手极为有效。

    以夷制夷嘛,英国人其实也懂,但做得不够彻底。

    印度高种姓和低种姓完全就是两个群体,英国依靠高种姓管理低种姓,看似也是以夷制夷,实际上南辕北辙。

    在印度,只有低种姓才知道低种姓最怕的是什么。

    二十一世纪网络上调侃印度人的一句话是:干了这碗恒河水,来生还做印度人。

    这也不全是调侃,印度人对于“轮回”深信不疑,这辈子没经验没投好胎不要紧,下辈子有了经验投个高种姓家庭,直接走上人生巅峰。

    南部非洲这边不用等下辈子,服从命令听指挥好好干活,分分钟走上人生巅峰。

    所以被南部非洲提拔起来的印度军官,对于工作马上就爆发出无与伦比的热情,那些偷懒磨洋工的印度士兵压力倍增,军官们对待偷懒磨洋工的态度深恶痛绝,凶神恶煞的就跟杀人父母挡人财路一样。

    这时候南部非洲人和印度人的关系出现了变化,管理印度士兵的是印度军官,南部非洲人不负责管理,有些个下手极狠的印度军官,就遭到印度士兵的投诉,南部非洲人这时候以“仲裁者”的身份出面,效果出人意料的好。

    十天之后,南部非洲空军管理的B区,整齐程度直接上了一个台阶。

    就这苏建平还不满意,到六月中旬,南部非洲管理下的B区,已经开始尝试种菜了,这让A区的英国人简直一头雾水。

    北非大部分地区都是干旱沙漠,不过沿海地区有地中海气候的滋润,菜还是能种的。

    关键是没必要。

    北非盟军的后勤全部是由南部非洲负责。

    南部非洲强大的农业能力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各种肉类不要钱一样往前线送,禽蛋的数量多到数不清,新鲜水果、脱水蔬菜、以及各种干货应有尽有,根本用不着自己种。

    更何况阿拉曼处于战区,现在战争还没有结束,德国人随时可能打过来,所以就算种出菜,能不能吃到还说不定。

    苏建平不这么认为。

    身为空军少将,苏建平位高权重,很多英国人绝对想不到,苏建平在洛城的家,前面的草地和后花园直接改成了菜园,花都在二楼阳台上养着呢。

    南部非洲人对于土地的利用程度堪称丧心病狂。

    英国人认为南部非洲人种菜是无聊。

    南部非洲人是看到有地,如果不种点啥感觉就吃了亏。

    即便为了种菜,要消耗宝贵的饮用水。

    六月中旬,第八集团军总司令奥金莱克来到阿拉曼机场视察,刚下飞机,奥金莱克就注意到跑道两侧的不同。

    有多大的不同呢?

    空气的味道都不一样。

    奥金莱克下了飞机先去A区,还没有离开机场跑道就下意识捂了下鼻子,味道实在有点冲。

    20世纪初的英国,还没有经过冷战的洗礼,国内建设水平也就那样。

    别以为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国内的建设水平就多么高大上,欧美国家的建设水平突飞猛进是在20世纪中期,确切点说是在冷战开始之后,在那之前真不怎么样。

    欧美国家提升国内建设水平,主要还是为了抗拒另一阵营对于欧美国家民众的吸引。

    听上去好像是说反了是吧。

    毒菜国家对于民众的吸引力,怎么可能大于民主国家呢——

    应该是毒菜国家民众想方设法偷渡到民主灯塔投奔自由才对!

    其实真不是这样。

    总而言之,20世纪初的英国,基础建设水平跟南部非洲不是一个等级。

    伦敦现在还被称为“雾都”呢,每年冬天都因为雾霾死上千人,卫生水准可想而知。

    阿拉曼机场A区,空气污染程度跟冬天的伦敦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还没有进入A区,奥金莱克就感觉一股混杂着汗味、体味、咖喱味、以及粪便味道的温热空气扑面而来。

    异味在闷热的环境里是会不断发酵的。

    奥金莱克个人感觉就像德国人在阿拉曼机场扔了个生化炸弹一样,第一反应是这特么必须得戴上防毒面具啊——

    可是看看查理·詹金斯和其他英军军官,他们又是无比坦然的习以为常。

    尼玛这就是久居鲍肆而不闻其臭。

    为了迎接奥金莱克,A区这边还是做了点准备的,营房玻璃擦得锃亮,跑道旁的高射炮一尘不染,车辆停放的整整齐齐,坦克炮管高度都跟尺子量过的一样。

    不用说,这又是跟B区学的。

    不同之处在于,B区日常就是这样。

    A区是为了迎接奥金莱克才突击打扫。

    除了营地之外,A区这边不管是英军士兵还是印度士兵,全部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营地内也刚刚打扫又洒了水,跟以前相比也是焕然一新。

    奥金莱克还是很负责的,主动走到一个高射机枪旁,想和正在认真执勤的士兵交流。

    没想到刚刚下草地,奥金莱克就踩了一脚翔——

    当时查理·詹金斯的表情精彩极了。

    这个情况谁都没想到啊。

    好在查理·詹金斯还有急智

    “这应该是军犬拉的——”

    奥金莱克表情阴沉,出了问题就推到军犬身上,欺负军犬不会说话是吧。

    查理·詹金斯表情尴尬,是不是军犬拉的不重要,关键是奥金莱克踩到了。

    于是奥金莱克掉头就去了B区。

    跟表面文章都没做好的A区相比,B区正在进行轰轰烈烈的大生产。

    真的轰轰烈烈。

    至少奥金莱克从来没见过,干活的时候还唱着歌的印度士兵。

    奥金莱克在来到埃及之前,职务是驻印英军总司令。

    关键唱的歌也奇怪。

    调子奥金莱克很熟悉,一首流行于英印部队的哩曲,歌词不敢写,怕被404,很多都跟女性身体器官有关。

    要说英印部队的性压抑也够大的。

    这也可以解释,毕竟是腐国领导的军队嘛。

    B区印度士兵唱的歌,歌词明显是经过重新填写的。

    我喜欢为南部非洲工作——

    我知道我自己是谁——

    努力工作就会有回报——

    身为男人就应该承担自己的职责——

    和之前的哩曲相比,奥金莱克太喜欢这个版本了。

    如果把“南部非洲”改成“大英帝国”的话,简直完美。

    奥金莱克来到B区的时候,这些唱着歌的印度士兵正在种树。

    “确实没有意义,让他们种树的目的是消耗他们的精力,让他们一天到晚精疲力尽,自然就没有心情想某些不该想的东西。”苏建平主动解释,奥金莱克的军衔是上将,该有的尊重还得有。

    “这是个不错的办法!”奥金莱克非常满意,阿拉曼机场也是在第八集团军的领导下工作。

    这都是成绩。

    对比A区,B区的管理简直可以作为模板,在所有英军机场进行推广。

    空气都不一样。

    B区的空气说不上香甜,至少没有那种令人作呕的混合味道。

    走进仓库,成排的物资分门别类排列的整整齐齐。

    苏建平介绍后奥金莱克才知道,物资码放的原则是根据生产日期的不同,生产日期较近的放在后面,较早的放前面,尽可能保证物资不被浪费。

    这一点对于保质期比较久的弹药来说没多大意义。

    但是对于保质期较短的食品来说就意义重大。

    奥金莱克知道英军内部对于物资的浪费有多严重。

    可是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办法,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人想到过?

    不是没想到,而是做不到。

    或者说是根本不想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