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第233章负心(四)》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娱乐圈之老祖驾到 !

    好景不长,玉川所以为的幸福日子很快到头,唐林丰突然生了一场重病,整个人快速的消瘦下来,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玉川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情郎死去,这时便动了一个念头,他要用自己的内丹去救唐林丰。

    蛇妖修行五百年的内丹,几乎可以叫一个人起死回生,更别说唐林丰还没有死。

    玉川将自己一朝修行的内丹一分为二,其中一半渡给了唐林丰。

    之后,唐林丰很快的苏醒过来,身体好转。

    过了没多久,唐林丰如往常一般到金陵城中去卖猎物,却从人群中听到了一个消息。

    当朝宰相的千金生了重病,太医都断定了活不过这个月,宰相府派人贴了告示,只要有人能够救得了千金,以重金相送,若是医者是家中无妻相貌年龄适中者,便将宰相千金嫁给他。

    如果没有他自己之前的那场要命的重病,唐林丰不会想那么多,顶多像个普通人一般看完了告示便走,可他自己就是几乎起死回生,若是他能够救得了宰相千金,他就可以从一个猎夫成为宰相府的救命恩人,更别说重赏和娶宰相之女。

    人的欲望是无穷的,唐林丰只是一个猎夫的时候,打到一头野猪,生活无忧都能够让他的欲望满足,可若是有一条通天的捷径摆在他面前,那么原本很小的欲望就会被无限的放大。

    更别说对于一个本就是自私自利者而言。

    唐林丰不是一个蠢货,玉川两次把他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已经足以让他看到玉川身上不同寻常的地方,又或者正是这一点才吸引了唐林丰。

    唐林丰心中有了打算,很快便在床榻之间从玉川的口中套出了话,得知玉川是用一半的内丹救了他,同时也得知了另一点,妖族一旦失去全部的内丹就会魂飞魄散。

    一日,唐林丰眉开眼笑,手上提着一壶酒,还拎着几样小菜,进了院子。

    “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玉川懒洋洋的问。

    马上就要到冬天了,蛇族喜爱冬眠,即使是修成了人形的玉川也不例外。

    往日里玉川总是喜欢和唐林丰一同出门,今日却是卧在床塌懒得动弹。

    “我今天在山上打了一头大野猪,到集市上换了好些银子。你喜欢去城里面逛逛,这里隔着路远,我便想着用这钱买一辆骡车,日后你坐在车上,就不用费脚劲了。”唐林丰把酒菜放下,回答。

    “干什么费这个银子,我又不觉得累。”玉川有些心疼唐林丰每天早出晚归挣的辛苦钱。

    “可我觉得累。”唐林丰笑着说道,“我舍不得你受一点苦。”

    玉川心里跟吃了蜜糖一样,疲软的身子也一下子有了力气,从床上起来,瞧着桌上的一大堆食物,道:“你这是打了多大的一头野猪,不仅换了一辆骡车,还买了这么多好吃的。”

    “我手上还有一些余钱,想你这段日子都没什么精神,就买了些好的。”唐林丰一边说着一边拉着玉川到桌子旁坐上,“来尝尝,合不合你的口味。”

    玉川虽然是蛇妖,但一心向善在山中修行多年,都以吃素为主,唐林丰买的食材很合他的心意,时蔬鲜美,让人胃口大开。

    唐林丰在一旁为他夹菜,不知不觉一桌子菜他都吃了大半,玉川看着他基本没怎么动,抬头道:“你别只顾着我,你怎么不尝尝?”

    “光看着你吃就饱了。”唐林丰说着拿过桌上的酒瓶打开盖子,倒了两杯酒,“这是十年的女儿红,来一杯。”

    玉川接过,唐林丰同样举起酒杯,酒杯放到唇边,眼角的余光看见玉川喉咙滚动,将酒水喝了进去,他嘴角勾起一丝不是很明显的笑容,同样一饮而尽。

    一壶酒很快消失在二人的唇齿之间,大半都近了玉川的肚子。

    玉川脸色驼红,脑袋晕乎乎的,他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摇晃着酒杯:“这酒怎么这么厉害?”

    “可是醉了,我扶你上床睡一觉。”唐林丰凑上前。

    “林丰,你把我灌醉了,想做什么。”玉川嘟嚷。

    唐林丰将人扶了起来,走过几步路放到床上,他低下头,凑到玉川的耳边,声音压得很低:“玉川,不要怪我。”

    脑袋越发糊涂的玉川有些听不明白,来不及细想,眼前一黑就人事不醒了。

    唐林丰见状,提高了声音叫道:“玉川,玉川。”

    叫了两声,人没有动静。

    唐林丰直起身子,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面容带着几分冷漠的无情。

    “进来吧!”他朝着外面喊了一声。

    下一秒,一个穿着灰色袍子的人走了进来,这人其貌不扬,很是普通,看起来不过不惑之年的年纪,但实际上的年龄早就超越了百岁,此人是宰相府的客卿,同时也是玄门中的邪修,以旁门左道维持着年轻的相貌,同时延长自己的寿命。

    此人走了过来,看了眼人事不省的玉川,嗤笑:“唐公子好手段,这五百年修为的蛇妖算是栽在了你的身上。”

    “废话少说,还不赶快动手。”唐林丰冷漠的别开脸,仿佛床上躺着的不是朝夕相处的爱人,而是无关紧要的草砾。

    “想要挖出蛇妖的内丹还是得唐公子自己来。”这人取出一把加持了符文的匕首扔到唐林丰的手上,“这蛇妖身上的功德金光是他护体的防线,寻常人靠近他,即使是用了药也会将他惊动,只有唐公子你得他信任,他才会没有防备。”

    唐林丰手握紧了匕首,低头靠近玉川,他眼中闪过短暂的犹豫,很快坚定地将匕首刺向了玉川的丹田。

    致命部位受伤让被药昏了的玉川痛苦的睁开眼,他全身无力,无法动弹,不可自信的看着手持凶刃的唐林丰,唇角颤抖,甚至说不出一句话来。

    “玉川。”唐林丰的声音很温柔,“不要怪我,我们两个都是男人,注定不可能长久,更何况你还是一只蛇妖,你那么爱我,肯定不愿意看着我一辈子就这么穷困下去,把你的内丹给我,我会一辈子记住你的好的。”

    唐林丰动手果决,在玉川痛不欲生的眼神中直接挖出了他另外半颗内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