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第274章负心(完)》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娱乐圈之老祖驾到 !

    蛇妖失去内丹就会灰飞烟灭,唐林丰心知肚明,所以他不会担心玉川日后的报复,而往日恩爱,不过是过眼云烟不值得一提。

    又或者如果不是玉川有着起死回生的能力,又有一副出众的相貌,唐林丰根本不会在他的身上下功夫。

    甜言蜜语,恩爱情长,此刻全部变成了毒刀冷剑,一步步将玉川逼得入了魔,就如同痴傻可怜,灰飞烟灭的静娘一般。

    然而玉川的故事还没有就这样结束,那个跟随唐林丰而来的人,深受宰相的信任,因据说能够炼制长生不老的丹药,被宰相奉为上宾。

    在唐林丰找上宰相府说是能够救宰相千金的时候,这人敏锐的感知到了他身上的一股妖气,从而打听出了玉川的存在。

    五百年道行,又是一心向善,身有功德金光的蛇妖,不仅半颗内丹能够叫人起死回生,而且蛇妖本身也是一件最好的武器。

    此人野心勃勃,一心想要练制一件威震八方的邪物,蛇妖之体就是最好的道具。

    他用特殊的法子保住了玉川一丝残魂,然后困在其肉体里面,以阴气怨气灌溉,在以千种毒物喂食,加上童男童女的血,只待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就能够将玉川练制成理智全失,半妖半鬼,威力无穷,只听他调遣的尸妖。

    但是,这人不知道的是,玉川怨恨唐林丰的背叛,浓烈的怨气甚至压过了精神上的痛苦,让他一直保持着清醒,根本不被这人所用。于是在仇恨的支持之下,大功告成的最后一天,玉川不仅吸收了所有的阴气怨气,还趁这人得意之时将其反噬,吞掉了他全部修为,修为一跃涨了好几个境界。

    玉川不再是纯粹的妖,更不是人,或许确切的来说他是一具被怨恨灌注支撑起来的行尸走肉,只要仇恨不灭,他就不会被消灭。

    而此时的唐林丰已然凭借着玉川另外半颗内丹救活了接近死亡了宰相千金,也因此得到了宰相的赏识,一跃成了宰相府的东床快婿。

    同样热闹的喜宴,同样灯烛高照的洞房花烛夜。

    貌美动人的宰相千金坐在床边,大红的盖头像是羞红的脸颊,想着自己的夫婿,虽然出身低微却也一表人才,还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又十分的温柔体贴,有这等夫婿是她之福,日后她也必定要当个合格的妻子替他打理内院。

    新娘子越想心中越甜,这时耳边推门声响了,一道轻巧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她眼前一亮,盖头被人掀了,新娘子下意识的抬起头,顿时惊恐失色,眼前的人并不是她的夫婿唐林丰,而是另一个长相妖美,雌雄莫辩而且廋骨嶙峋的男子。

    “你是谁?”新娘子强作镇定,身子不动声色的往床头移动,那里有一个铃铛,只要拉响了,外面的人就可以知道里面的动静。

    但她没有这个机会,眨眼的时间一只枯瘦的手卡住了她的喉咙,顿时呼吸困难,要命的窒息感让新娘子双手挥腾,张大了嘴巴艰难的开口:“我们,无…仇…无怨,你……为什么,要,要我的命?”

    玉川冷冷的看着她最后的挣扎,貌美如花的脸蛋憋的青紫,扭曲的模样瞬间失去了最后一点颜色,或许是新娘子挣扎的样子取悦了他,他免开尊口:“你的命是拿我的内丹换来的,你的新婚相公是我睡过的男人,你说你该不该死!”

    新娘子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挣扎着在他手上咽了气。

    玉川厌恶的如同甩垃圾一样的将手上女人的尸体随意的扔在了地上。

    天色变暗了,前方应酬的新郎官也该回来洞房花烛了。

    门被轻轻推开细微的声音,在这黑夜里格外的打眼。

    唐林丰一边走进来一边觉得奇怪,怎么那么安静,周边伺候的下人呢?

    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走进房门,拉开帘子,顿时惊悚的看见了一具直对着他惨不忍睹的尸体。

    原本如花似玉的容貌布满了血淋淋的口子,伤口狰狞,甚至能够看见里面不断涌出血液的血肉。

    即便如此,唐林丰还是一眼就这具尸体就是他的新娘,宰相府的千金。

    几乎是瞬间,唐林丰就反应了过来,是玉川,玉川没死,他来复仇了。

    唐林丰连滚带爬的往外面跑,可惜还没等他摸上门闩,大门轰的一声关闭。

    妖异逼人的玉川身影出现在屋子里,一步一步朝他走了过去。

    “玉川,玉川,你听我解释,我是爱你的……”唐林丰扒着他的衣服,勉强笑的难看的辩解。

    玉川一把掐住他的喉咙,将人整个从地上提了起来,冷漠的脸上扬起诡异的笑:“你要是真的爱我,就将你的心剖开给我看,我要看看是什么颜色?”

    只见唐林丰眼神呆滞,目不转睛的看着玉川,然后手上拿到一把匕首,直接朝自己的心脏挖去。

    血喷涌而出,胸腔挖开一个很大的窟窿,他抓出活生生的心脏,然后捧到了玉川的面前。

    “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他一直不断的重复着同样的两句话,整个人被傀儡线操控着,没有死,却生不如死。

    仔细看他的眼神,呆滞之下却充斥着绝望和恐惧。

    玉川仰头哈哈大笑,抓过那枚火热的心脏,一口吞食入腹。

    唐林丰的身体瞬间失去最后一丝生气,瘫软的倒在地上,很快变得冰冷,他的一双眼瞪的老大,死不瞑目。

    解决掉新娘和唐林丰后,玉川彻底入魔,大开杀戒,宰相府上下无一幸存。

    自此之后,凡是遇到成婚夫妻,都会惨死在他手上。

    由玉川记忆而生的幻境结束,周边景象再次一变,从血流成河又变成了一片白雾,月流音立于白雾之中,视线看不出三米远。

    她并没有急着动作,她可感觉到玉川的怨念已经散了,眼前幻境没有含着杀机。

    白雾渐渐散开,月流音视线所及越来越远,前方逐渐出现一个人影。

    这人容貌俊美绝世,姿怡湛然若神,明明是同司煜相似的容貌,说呈现出来的感觉却好似判若两人,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切眷恋感。

    凤珏站在离她不过两三米的地方,微笑着看着她这边朝她招招手:“阿音,过来。”

    月流音下意识想要上前,虽立马停下了脚步,可心里面依旧有着一阵阵的冲动,她问:“你是谁?”

    “我是凤珏,你忘了吗?”这声音轻缓,如在天际,又像是在耳边。

    月流音皱起了眉头,如玉的手指捏成拳,她定在原地,脑袋像是下了一场大暴雨快要爆炸一般,不断的喃喃自语:“凤珏,凤珏……”

    她一次又一次重复这个名字,为什么那么熟悉?凤珏到底是谁?

    月流音心中涌起前所未有的迫切,她想要知道她被封印的记忆当中究竟有什么。

    而眼前的凤珏身影却渐渐的消失了。

    “阿音。”同样的声音响起,白雾当中跑过来一个人,司煜不明所以的看着眉心蹙在一起满脸痛苦的月流音。

    月流音往前一扑,扑进他的怀中,轻声低喃,“凤珏,别走。”

    司煜身体僵住,慢慢伸手将人抱进怀里。

    与此同时,另一边。

    一团黑气萦绕在净莲身边,蛊惑的声音无孔不入:“看见了吗?你的师傅已经爱上了旁人。”

    “知道刚才那个男人是谁吗?万年前,神族战神凤珏。”

    “月流音是因凤珏而生,当初神族毁灭,也是凤珏拼死保下了她,甚至不惜封印了她的记忆。”

    “你说若是月流音想起了过往,她眼里还会有你吗?”

    “她会去找凤珏,你永远都只是她的徒弟,她是凤珏的。”

    这声音一次比一次刺耳,被黑气包裹着的净莲额头冒出细密的汗水,额心正红色的法印颜色越来越暗。

    净莲尊者,天生佛骨,以佛入道,本该渡人间疾苦,而不知七情六欲。

    却偏偏世事无常,动了情劫,还应在了师尊月流音身上。

    月流音玄门老祖,出生神秘,术法通天,游走红尘之间,却不染红尘之色。

    对净莲有师徒之情,却无半点男女之爱。

    若是从不曾见过她动心的样子,净莲可以甘心以徒弟的名义永远守候在她身边,可偏偏出现了一个司煜,偏偏这个司煜还是战神凤珏转世。

    嫉妒不知从何而生,如缠绕的藤蔓,牢牢的禁锢着本该纤尘不染的佛心。

    黑气越来越浓郁,将净莲紧紧包裹,几乎要和他融为一体。

    无形无态的黑气当中出现了一只手掌,这手从他的额心取出了一缕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