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第275章番外完》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娱乐圈之老祖驾到 !

    蛇妖玉川已死,但后患未除。

    导致静娘化为厉鬼吸收怨气的那个东西,和玉川临死所言,无疑都昭示着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只是那东西却无形无态,至今甚至未正式出现过,月流音便是有千般手段,也只得无可奈何。

    临安城在经历了接二连三的惨案后,暂时的平静了下来。

    直到,一天夜里。

    “啊!”

    一声凄惨的尖叫打破了平静。

    南城靠东,富贵街巷尾,一人被挖心惨死。

    跟着不断有惨案接踵而至,这些人身份不同,死亡地点不同,唯一相同的就是死亡方式,皆是被人活生生的掏出了心脏。

    月流音以招魂之术,唤来受害者的魂魄,可众多的受害者,却无一人看见了凶手的长相,只都说出了一点,凶手似乎是个光头。

    只是天下光头何其之多,凭这一点想要找出凶手,谈何容易。

    凶手下落尚未有消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靖萱失踪了,失踪的是跟在月流音身边的分身。

    但崇章门却传来消息,靖萱本尊昏迷。

    分身是由本尊所化,只有分身受到巨大的损害,才有可能导致本尊昏迷。

    靖萱出事,彻底的激怒了月流音。

    此前种种事件,都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在背后推动,而现在那只手伸的太长,必须得斩断。

    “你究竟是谁?”

    这几天不断有人死在挖心人手下,靖萱察觉到门外有个一闪而过的黑影,来不及多想便直接追了出去。

    这一追就直接追到了临安城城外。

    前面那个黑影,背影高挑修长,给靖萱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待前面那人终于停下脚步,靖萱惊愕的瞪大了眼,只见那个转过身来的人相貌无比眼熟。

    干净剔透,俊秀绝伦,浅色的袈裟披在身上仿佛罩了一层佛光。

    “净莲师兄?”靖萱有些不确定的叫道。

    眼前这个人有同净莲一模一样的容貌,甚至是气质,只唯独有一点不同,额间的佛印是黑色的。

    对面的‘净莲’神情平和,如天边之月,清冷柔和,可望不可及,“靖萱,师兄有一事想同你商量。”

    靖萱不曾放松警惕,维持着三米开外的距离,问:“师兄想要商量何事?”

    “我想要你的性命,希望师妹同意。”

    这话平静的好像在谈论今天天气如何。

    靖萱沉下了眉眼,“你不是净莲师兄。”

    下一秒,靖萱纵身而起,手上飞跃出一道白光打向‘净莲’。

    ‘净莲’速度更快,瞬间在原地消失,白光打在地面,地面顿时出现了一个大窟窿,深不见底。

    靖萱周身护体灵光闪现,双目警惕的打量四周,人不见了。

    ‘净莲’就在她眼前,直接消失不见,没留下一丝痕迹,甚至没有一点气息。

    突然,她心里大感不安,转头一看,一只手穿过她的护体灵光,直接打在她的胸膛上。

    五脏六腑几乎快要裂开,靖萱咬牙反击,却根本没用,整个人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噗!”她吐出一口热血,脸色惨白如纸,整个人的身影竟多了几分透明。

    “可惜了,只是个分身。”‘净莲’干净清透的面容上多了两分与他整体大不相符的冷漠嫉妒。

    “你究竟是谁?”靖萱捂着胸口,问。

    她能够感知到她这个分身已经回天乏术,而眼前这人实力如此强大,前所未闻,尤其是这张脸,为何会同他师兄一般模样。

    “看在同门一场,我也算给你一个痛快。”‘净莲’居高临下,冷嗤,“记住,离她远一点。”

    闻言,靖萱瞪大了眼睛,眼中尽是愕然和不敢置信。

    下一秒,眼前的人身影变淡,彻底消失无踪。

    同时,靖萱胸腔剧痛,她紧皱着眉对赶来的月流音只留下一句话:“师傅,小心二师兄。”

    然后,整个人化为碎片。

    靖萱的话,和那些被害的人的证词联系到一起,月流音脑海中无法克制的涌起一个念头。

    难道城中惨案是净莲所为?

    月流音蹙眉深思,下一秒,她却感知到司府出事了。

    是调虎离山,那人故意以靖萱将她引出来。

    司府

    一道狂风打在窗户上,很快吹的窗户四分五裂,狂风席卷进来,吹的原本正在看书的司煜几乎要从椅子上倒下来。

    一只手悄无声息地从黑暗中伸了出来,司煜似有所觉,身体朝旁边一仰。

    他认出了眼前的人:“是你,你是流音的徒弟。”

    ‘净莲’站在暗处,额头上黑色的佛印并不清晰。

    “你是九阴之人,最适合练成傀儡,可惜时间来不及了。”阴冷的声音如毒蛇嘶鸣,一双眼冷漠地看着司煜这边,“不过一肉体凡胎,哪里值得她多看一眼。”

    司煜听闻他的话,暗道不好,有心拖延时间,喝问:“这几日城中掏心的凶手就是你?”

    ‘净莲’并不否认,眉眼如冰:“那些人死的活该,凭他们也敢议论师傅,只是要了他们的心,没有灭了他们的魂魄,已经是我的仁慈。”

    司煜皱眉,他记得流音的二徒弟明明是一身袈裟,佛心佛像,干净剔透的人,怎会变得如此丧心病狂。

    他思觉其中怪异,再试探:“你满口凶恶之语,可还记得你是流音的徒弟?”

    “徒弟!”净莲细细的琢磨这两个字,哈哈大笑,壮似疯魔,“我和她之间哪里轮得到你说话,已经给了你时间交代遗言,现在——去死吧!”

    净莲骤然逼近,疯狂痴颠,如神如魔,庞大的力量从他身上倾泻而出。

    纯正的佛印由如当初压住孙悟空的五指山,几乎要将司煜彻底摧毁。

    司煜在巨大的冲击之下,晕了过去。

    同时周身爆发出一道刺眼的金光,司煜身体旁边出现了另一道同样相貌,湛然似神,风华无人可比拟的人影。

    “嫉妒,你身上有黑魔的气息,他在何处?”凤珏轻易挥手,打断他的佛印。

    凤珏,曾经的神族战神,所向披靡,战无不胜,能同天道抗衡,敢违天道神谕,这里的只是他的一缕神识。

    而他本尊还在沉睡当中,凤珏本尊无法苏醒,他同天道抗衡,皆受了重创。

    至于与他相同相貌的司煜,是凤珏感知到黑魔逐渐成熟,月流音会有危难,而分离出的神魂。

    人有三魂六魄,而神在三魂之上另有一神魂,可作为分身,转世轮回。

    凤珏将一缕神识寄托在司煜体内,为的就是等时机成熟,点破黑魔存在。

    “凤珏。”‘净莲’又或者是净莲心底的一丝嫉妒,一眼认出了他的身份,双目血红,满腔的怨恨嫉妒撑的胸膛快要爆炸。

    他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绝不能让师傅看见凤珏。

    嫉妒根本不理会凤珏的话,周身佛光疯涌,全部朝着他倾泻而出。

    “住手。”及时赶到的月流音看见这一幕,手中噬魂鞭朝前,挡住他的佛光,她双手凭空画下符篆,上面流动的符文带着禁锢的力量,将暴动的嫉妒困在了原地。

    “师傅。”嫉妒执拗的看着她。

    “你不是净莲。”只打一眼,月流音便区分出了嫉妒和真正的的净莲的区别。

    只是她也敏锐的察觉出了眼前长得同净莲一模一样的嫉妒,两者之间必然有绝对的联系。

    嫉妒痴痴的看着月流音:“师傅,你那么聪明,何必自欺欺人,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月流音冷漠看着他:“你说你就是他,那近日城中闹得沸沸扬扬的挖心之人可是你?导致靖萱分身被毁的人可是你?”

    “是他们该死,那些人的心不干净,他们居然敢在背后非议师傅,至于靖萱,我并没有杀她,一句分身毁了便毁了,免得她总是跟在师傅身边,实在碍眼。”嫉妒豪不掩饰,满不在乎的说完,看着月流音的一双清透明亮的眼神布满了偏执,“师傅,你身边有我就够了,我才是真的爱你敬你。”

    “够了。”月流音厉喝:“你才该死,不论你与净莲究竟有何关系,众多人命葬在你手上,你今日就得还回去。”

    她手上噬魂鞭泛着冰冷的色泽,如蛟龙腾跃,眨眼之间缠住嫉妒的脖子。

    嫉妒不躲不避,一双眼紧紧的落在她的身上,“师傅,我爱你,我们都爱你,那个胆小鬼他不敢说,我不怕,如果能够死在师傅的手上,我心甘情愿。我只是不甘心,我究竟哪里不如他,师父眼中为何就不能有我。”

    嫉妒疯狂的看向凤珏。

    汹涌的嫉妒之下,他周身的魔气不断的凝聚,原本纯正神圣的佛光也变得阴冷黑暗。

    闻言,月流音只是冷笑:“你想要与他比,那我便告诉你,他从不曾为一己私念残害他人,且不论我本就对你并无男女之情,就算要有,我也绝不可能喜欢上一个自私残暴疯癫的人。”

    听到这话,嫉妒如同快要吹爆了的气球,疯魔道,“我不信,都是因为他的存在,他该死,该死!”

    一股强悍的力量从他身上爆发,竟然挣脱了噬魂鞭的控制,巨大的佛印凭空升起,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向凤珏。

    凤珏原地不动,掌心生出一道剑影,虚无的剑影身上蕴含了无上的剑意,以雷霆万钧之力破开半空中的佛印,长剑化作万千,在嫉妒仇恨的目光中从他胸膛穿过。

    嫉妒骤然退后两步,身体竭力,半跪在地上,他慢慢的抬起头,额心当中赤黑色的佛印,重新转为淡淡的金色。

    此刻的嫉妒和曾经的净莲一般无二,干净清透纯粹,他淡如樱花的唇瓣微微张合:“师傅,若我不曾犯错,若没有他,你会不会爱我?”

    月流音和他之间隔着两米的距离,却如同天堑,她沉默的摇摇头,半响回答:“感情一事,从来与他人无关,我对你没有男女之情,只有师徒之义。”

    月流音此时此刻已经看出了眼前的嫉妒和净莲的关系。

    没有人是完美无缺的,嫉妒是净莲阴暗的一面,如今在克制当中爆发。

    不知从何时起,净莲对她有了男女之情,因凤珏的出现,生出了嫉妒,最终做下错事。

    月流音不会偏袒自己的徒弟,竟然做错了事,就得认。

    “师傅,我不甘心……”

    嫉妒身影逐渐消失,空气中只残存了这最后一声不甘的声音。

    与此同时,一抹黑气在嫉妒消失的地方出现。

    凤珏最先反应过来,手上汇聚力量,牢牢的困住这么黑气。

    “阿音。”他转头看向月流音。

    月流音双手垂下身侧,握紧,她面无表情,问:“你是谁?”

    “我是凤珏,曾经的神族战神,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一直在等你。”凤珏缓缓道来,“阿音,你要小心黑魔,黑魔集众神的怨气而生,毁天灭地,一旦等他强大起来,便没有任何人能够约束他。”

    至到此刻月流音终于将所有的事情串联在了一起:“你说的黑魔就是静娘玉川背后的那东西,那他为什么会缠上净莲?”

    凤珏解释:“净莲是半神之体,他的父亲是神族的神,在得知他的存在后,自秘术将他封印瞒过了天道。黑魔是无形之物,他需要一具身体,只有神体才能够承受他的力量。”

    有因必有果,天道灭神,神族的怨恨生出了黑魔,黑魔狡诈蛊惑隐忍,拥有众神的智慧,他暗地里发展的几千年里,一直在寻找的就是一具身体。

    只有拥有了身体,黑魔才能肆无忌惮的汇聚天地天的怨气,同天道抗衡,彻底毁灭这个世界。

    曾经天道和神族的恩怨,凤珏也没有隐瞒月流音,都一一说来,唯独只少说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天道曾经对她发下的神谕。

    “只有神才能够摧毁黑魔,世间已经无神,阿音你必须得尽快的找到净莲,不能让净莲和黑魔融为一体。”

    这是最后一句话,跟着凤珏身影在原地消失,地上躺着的司煜幽幽地醒了过来。

    刚才他虽然是昏迷,但却可感应到外界,包括那个从他身体中出现的凤珏。

    凤珏在彻底消失的时候还留下了一句话,“司煜,你是我的神魂,也算是半神,一旦事情发生到不可挽回的地步,记住,想要护住阿音,就必须得你来换。”

    另一边,闭关打坐当中的净莲喷出一口心血,额心佛印半明半暗。

    他的周身围绕着层层的黑雾,把他的护体佛光都给压住了。

    “净莲,你看,哪怕你都为她入魔了,你的师傅眼中依旧没有你。”

    “她喜欢的是司煜,知道司煜是谁吗?那是凤珏为了保护她特意分割出来的神魂,要知道凤珏可是连天道都能够抗衡的战神,为了她,却不惜将自己的神魂分割,导致神格破碎,不再成神,这样的感情,你怎么比得了。”

    “论实力你比不上他,论感情也还是比不上,你的师傅永远都只能是你的师傅,而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成双成对,恩爱甜蜜。”

    净莲眉心皱紧,佛光虽暗,但还没有消失。

    “你说你挣扎又有什么用,不如同我融为一体,到时候天地之间,你我可连天道都不放在眼里。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天道曾经下给月流音一份封神神谕,一旦月流音接下,她成神那一刻,也就是他死的那一刻,天道容不下神族,自然也容不下在神族出生的月流音。”

    “你难道甘心月流音被天道害死,只要你接受我的力量,你便是这天地间第一人,你可以保护她,也可以拥有她,何乐而不为?”

    这一次,周身佛光彻底暗淡,净莲在黑魔蛊惑声中,额心佛印一寸寸的变黑。

    他周身的黑雾得意得的猖狂扭动,然后涌入他的体内。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魔行事诡秘,月流音多方查询,依旧没有所得,就连净莲,也彻底失了踪迹。

    直到一个月后,玄门发生了一起震惊的惨案。

    净莲门佛子,净莲尊者入魔,残忍伤害多名玄门子弟,公然与玄门为敌,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求亲其师傅月流音。

    当日,月流音与之大战,竟然不敌。

    他们所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净莲和黑魔融为一体,黑魔借了净莲的身体,大肆吸收天地间的怨气,魔涨道衰,人间生灵涂炭,玄门岌岌可危。

    而这时候,传出了一个消息,玄门老祖月流音要成婚了,其道侣是个拥有九阴之体的凡人。

    这个消息如同长了翅膀,在极短的时间里传遍了玄魔两界。

    成婚当日,月流音身穿秀着烈火凤凰的嫁衣,和司煜并肩而立,两人的绝色之姿不知震撼了多少人。

    “司煜,等他到了后,你立马就离开这里,你身上有我亲手所绘神行符,我会拖住他,切记,绝不可回头。”宴厅里,宾客们喜笑颜颜,似乎这段日子来所有的阴暗都不复存在,月流音靠近司煜,在他耳边低语。

    二人姿势亲密,不过想到他们的身份,新婚夫妻本该如此亲密。

    司煜不着痕迹的点点头:“我明白。”

    这是一场假的婚礼,当初他们也是以一场假的婚礼引出了玉川,如今故技重施,净莲就算和黑魔融为一体,他对月流音的感情绝不会容许眼睁睁看着月流音嫁给司煜。

    时候到了,司礼大喊:“新人行大礼,一拜天地?”

    月流音和司煜同时转身,面朝外面的蓝天白云,还来不得弯腰行拜礼,他们等的人终于到了。

    “师父今日成婚,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徒儿不请自来,还望师傅见谅。”一道清冷的声音传了进来。

    铺天盖地的黑雾,盖出了青天白日。

    天色一下子阴暗了下来,黑云压城城欲摧,巨大的威压之下,在场很多人不受控制的跪倒在地上。

    “我该叫你净莲,还是黑魔。”月流音身着红色嫁衣,仰头望向半空中,明明是在下首,但也同样让净莲或者说是黑魔背后跟着的那群妖魔鬼怪,纷纷坠落在地。

    “月流音,果然不愧是战神凤珏亲自教出来的,真是可惜,不够识相,今日注定要芳魂远逝。”阴冷粲粲的沙哑声音从黑魔口中传出。

    显然此时此刻,净莲的身体里面是黑魔占据上风。

    “闲话少说,想要我的命,先看你够不够格。”月流音手持噬魂鞭,鞭子啪啦一声摔在地上,地面顿时打出一条宽几米深几米的沟壑。

    月流音纵身向上,凌空而立,披在背后的黑色发丝带着明亮的光泽,凤眸清傲,一身气势,丝毫不输这个由众神怨气所汇聚的黑魔。

    今日这一出,是时候有个结局。

    来不及看清是谁先动手,只见月流音的噬魂鞭朝前方一打,而浓重的黑雾也漫无边际的包裹了她的周身。

    黑魔这边以七尾狐,千面魔,笑面魔为首,同下方九重门青云,崇章门靖萱,战到了一起。

    青云一手长青剑,变化万象,横扫千军,荡开天地间浑浊的魔气,硬是以一己之力对抗千面魔和笑面笑面魔

    靖萱不久前才损失了分身,本体重伤未愈,但在七尾狐手下依旧不落下风。

    她手上摇动妙音玲,铃声清脆悦耳,对己方有着增幅解惑之效,而对妖魔那边,却是苦不堪言。

    尤其是七尾狐擅长迷惑之道,一双媚眼,但凡与之对视一眼,都会着了她的道。

    而靖萱的妙音铃偏偏就克制这这一点。

    另外作为小辈的诸葛相意三兄弟也不容小觑,完美彰显了九重门乃至玄门的底蕴。

    魔涨道衰又如何,玄门不绝,后秀林立,终究还是邪不胜正。

    司煜手上握着月流音交给他的神行符,却并没有离开,而是无师自通的调动周身的九阴之气,将任何意图靠近他的妖魔鬼怪斩杀在脚底下。

    他眼睛时时刻刻注视着半空中的月流音和黑魔。

    单从斗法来说,月流音并不逊色黑魔任何一点。

    只是天地间被魔气沾染,灵力混杂,相当于是黑魔有源源不断的力量补给,而月流音却是一直在耗损身体自身的灵力。

    短时间尚可,可以但时间长了,她很快就会落于下风。

    而这一点不仅是应在月流音和黑魔之间,也在此次玄门同魔道的大战中。

    对此,月流音早做了准备,这些年里,月流音曾研究出来一个阵法,命名为地煞阵。

    顾名思义,汇聚天地煞气,以煞气对抗魔气,以黑治恶。

    只是地煞阵过于凶险,尤其是阵眼必须以活人为祭。

    月流音忘却前尘后,独身天地间,亦正亦邪,本也不是什么大公无私之辈,只是她平静温柔的眼神看了下面一眼。

    这天地间魔涨道衰,生灵涂炭,已经波及到了她所在乎的人身上,她的三个徒弟,皆是由她亲自捡回来的,又亲自教养大,玄门发展至今,最初也是由她开始,这么多的徒子徒孙平日里恭恭敬敬的叫她一声老祖,怎能叫一个黑魔给毁了。

    月流音眼神再次变得狠厉,噬魂鞭如蛟龙翻江倒海,每一鞭打下去,这片空间的黑雾就得散去一部分,黑魔隐身于最后,但还是被她逼得现在了人前。

    黑魔璨璨怪笑:“月流音,你杀不了我,天道不仁,灭尽神族,如今我已无任何对手,你就是再有本事又如何,终究还是会耗尽灵力,要么同我魔化,要么死无葬身之地。”

    “黑魔,你自视甚高这么久却忽略了一点,非神不能杀你,但我却能困你。”月流音纵身退出几十米远,周身灵力暴动,她大喝一声:“地煞阵,起。”

    早已经篆刻完成的阵法,骤然升起无边的光亮。

    刺人夺目的光芒,带给了黑魔不祥的预感。

    在场,所有玄门子弟,不约而同的倾尽周身灵力输入阵法当中。

    地煞镇以天地煞气所汇聚的力量,化作无形的锁链,牢牢的锁住黑魔。

    而在他之后的那些妖魔鬼怪,也纷纷承受不住这股煞气,一个二个逐一消亡。

    黑魔不信这小小的阵法能够困住他,双手向上,涌动的黑雾越发猖狂,遮天蔽日,携带着众神的怨气,已诛杀天道之威,和无形的锁链形成了抗衡。

    黑魔得了肉体,二者合一,能力不是简单的翻倍,而是能够翻十倍百倍,就连天道也奈何不得,更别说天道在灭尽神族后,又和凤珏两败俱伤,如今乃在沉睡。

    锁链环扣被崩开了一个,月流音护着底下多数已经昏迷的玄门小辈,胸口沉闷,嘴角流出鲜血,青云、靖萱是为数不多清醒的人,同样黑雾被压的奄奄一息。

    时间来不及了。

    月流音双手结印,施法布下一个能量罩,护住其余人等,然后毅然决然走向地煞阵阵眼。

    阵眼之处,煞气汇聚最重,人根本无法承担这股煞气,只有神才可以。

    可天地无神,才得让黑魔猖狂。

    但天无绝人之路,月流音虽未揭下神谕,但她是由神族战神凤珏倾尽半生神力塑造而来,本身也算半神之体。

    以半神之体作为阵眼,即使无法消灭黑魔,也能够困住他。

    这是唯一的法子,是月流音早早定下的办法。

    然而,这一次她来晚了一步,本该已经远远离开此地的司煜,就站在阵眼中心。

    “阿音,别过来。”

    司煜云淡风轻的声音阻止了朝前奔来的月流音。

    “司煜,为什么要进去,这不该由你承担。”月流音从不知眼泪是何物,此刻却眼眶却被泪水堵的发红。

    “阿音,我是战神凤珏的神魂所化,同样是半神之身,我本就是因你而到来,若没有你又何来的司煜。凤珏爱你,而我司煜同样爱你,好好活下去,不要为我难过。”

    凤珏说完最后一句,倒在了阵眼之中,以一身九阴之气融合天地煞气,地煞阵——成!

    无形的锁链,化成咆哮的巨龙,由上而下,将无处可躲闪的黑魔吞噬其中。

    黑魔奋力挣扎,狰狞咆哮,却突然的,平静的下来,心甘情愿的被地煞阵所缚。

    “净莲,你个傻子,这女人眼中根本没有你,你居然还想和我同归于尽。”

    净莲俊美的脸上出现两种神情,一为不甘,二为平和。

    一场大战至此结束,大妖大魔多数丧命于此,偶有侥幸逃过的,千年之内也无力再作乱。

    而玄门,也为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九重门掌门青云,崇章门掌门靖萱离世,玄门英才足足折了一半还多。

    就连天地灵力,也受到黑魔怨气污染,不负以往纯粹干净。

    月流音在此次大战中,虽活了下来,但身边亲近的人已是寥寥无几。

    她将周身灵力一分为二,已其中一半护住青云、靖萱濒临破碎的魂魄,助他们在转世轮回当中凝聚魂魄,终有一日可再新生。

    而另一半灵力则深入地煞阵中将和黑魔仅仅纠缠在一起的净莲魂魄一分为二,以其中干净没有怨气,斩去了情根,没有任何执念的一半,送入地府轮回。

    剩下一半,依旧和黑魔紧紧纠缠,已经无法分割。

    月流音做完一切后,在地煞阵之上,已经平息了的阵眼之处,修了一座庞大的古墓,已自身镇压于此。

    直到千年后,古墓被人发现,一伙胆大包天的盗墓贼意外惊醒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