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第33节-会飞了》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裂天空骑 !

    “我,我……我来!”

    陈非哭丧着脸,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牙缝里敢蹦出半个不字,怕是今天晚上就得躺在这儿。

    到头来,还是逃不过以身偿债的命运。

    “哈哈哈哈哈,这不就行了,好兄弟,你以后就由我契科夫来罩了。”

    原本快要吃人的凶恶表情猛然一变,契科夫哈哈大笑起来,豪爽的用力拍着陈非的肩膀,仿佛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追究的样子。

    已经将一颗心拎起来的众人不约而同的集体松了一口气,纷纷露出笑容,现场的气氛也重新恢复了轻松欢快。

    “契科夫,如果,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陈非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汁,准备告辞。

    “不喝一杯吗?来来来,武松过景阳岗,三碗别想走!”

    大狗熊一只手就把陈非摁在座位上,喊来调酒师,先来一打现调的“核子残阳”。

    小酒一杯,推杆就飞,二两下肚,桶滚七百二十度,不会喝酒算什么航空人,万一空军需要你的酒量时,特么半杯啤酒就躺了,算什么鬼?!

    想当年的“空中手术刀”是怎么来了,这是传统,没毛病!

    见面酒完了报名酒,报名酒完了预习酒,预习酒完了复习酒,复习酒完了面试酒……吨吨吨。

    这些个酒鬼总是能别出心裁的想出各种灌酒的理由,一二三四,再来一遍。

    武松怕是被景阳岗山脚黑店的店小二强行卖酒给气的,打死人要偿命,倒霉老虎成了出气筒,好一个钓鱼执法,直接被县治安大队长武都头用拳头给生生锤死,换得名与利,智商情商双高。

    陈非不知道自已是怎么离开“梅杜莎的美瞳”酒吧的,等他完全恢复清醒,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已已经躺在了宿舍的床上,耳边还响着闹钟没完没了的嘀嘀声。

    鸡尾酒“核子残阳”的后劲儿十足,醒后来让人头痛欲裂,昨晚的记忆开始如潮水般陆续归位。

    “真香”战斗飞行中队的中队长契科夫借给自已防身的AK-47自动步枪莫名其妙的变得残破不堪,对于陈非这个百万负翁来说,这样一支价值百万星元的古董名枪自然是赔不起的,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接下来好像没有被锤,双方讲数,呃,最后还是被那个大狗熊给套路了,当个鬼的飞行员哟,真当凶残至极的杀戮之龙是小猫小狗吗?

    尼玛!

    几杯鸡尾酒强行下肚,灌得五迷三道,身不由己的跟着群魔乱舞了一通,然后背着AK破枪,脚下一路绊蒜,跌跌撞撞的来到隔壁食堂,也不知道跟阿贝尔主厨说了什么,对方好像还流了眼泪,依依不舍的模样……嘶!~~,我去,爷是直的,不是弯的,绝对不跟阿贝尔搅基。

    嗯!是为了鸟儿,自已的鸟儿,呸,这鸟儿长毛了,呸呸呸,只要是个鸟,能不长毛吗?

    还会飞了,对了,会飞了!

    可是,飞哪儿去了呢?

    记忆回归到这里,陈非的大脑陷入一片空白,到底还是给喝断片儿了。

    “啾!~”

    耳边响起清脆稚嫩的鸟鸣。

    脑袋上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动了动,视线往上抬,看到了一个小巧的尖喙。

    “A:>\cls”

    这回终于看清楚了,俺的鸟儿还在。

    陈非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又捡回了一些记忆。

    只把幼鸟托付给阿贝尔主厨才一天,这个高卢大老爷们儿居然还养出了感情,在领回幼鸟的时候,居然流露出了生离死别的悲伤表情。

    嘁!高卢男儿的眼泪真不值钱。

    “居然会飞了,该起个名字喽!”

    陈非伸手捉住不知何时占据了自已头顶一部分枕头的幼鸟。

    “啾!啾!”

    幼鸟又叫了几声,毫不设防的任由他捧在手掌心,上下左右打量。

    才一日不见,翅膀上的飞羽更加坚韧了一些,却依旧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自打苍穹界与蓝星界展开频繁交流以来,两界的各种生物在所难免的出现了不少杂交品种,并未出现生物学家们预料的大规模生殖隔离,反而让两界的生物多样性变得更加复杂,新物种的频繁出现,很难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即使在两个世界的人种之间,同样没有生殖隔离,DNA序列上也存在某种同源联系,因此为“维度膜理论”的更高级研究“大世界树猜想”提供了有力依据。

    “你以后叫小鸡怎么样?小鸡jī?”

    陈非一阵坏笑,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放弃了这个充满恶趣味的名字。

    万一自已需要找它的时候,遇到人就问,你看到了我的小**了吗?

    这么羞耻的话语,怕不是要被人当成变态。

    “啾啾!”

    幼鸟依旧傻乎乎的叫着,浑然不知自已差点儿被取了个与霸王龙的小表弟相同的名字。

    “你这么爱啾啾叫,就叫小啾吧!你应该不会反对吧?小啾!?”

    陈非十分认真地问着手上的幼鸟。

    果然,它没有说不。

    那就愉快的决定了,小啾!

    “啾啾!”

    草草的洗漱完毕,给小啾喂了几条面包虫,陈非从双肩背包里拿了两只面包,把小鸟儿往肩膀上一放,前往机库上工。

    如今已经能够在宿舍里面飞上两圈,用不着再放到鸟窝里面带着。

    沈菲送的满满一背包的面包,足以让他省下好几天的伙食费。

    在如今的节骨眼儿上,蚊子再小也是肉,聚沙成塔,能省一点儿就是一点儿。

    刚进入1号机库,远远看到萧机修长的高大背影,陈非缩了缩脖子,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

    自已被契科夫那厮给抓了壮丁,不知道算不算是背叛了机修组。

    想想机修长那丝毫不逊色于大狗熊的拳头,便忍不住一阵心虚和恐慌。

    站在肩膀上的幼鸟却啾啾叫了几声。

    听到清脆的鸟鸣,萧明转过头,正好看到了陈非。

    “小陈,你过来一下。”

    “哦哦,我马上来!”

    陈非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蹲在自已肩膀上的依人幼鸟。

    “啾啾!”

    小啾满满的无辜。

    “你晚上要去契科夫的飞行员面试?要加糖吗?”

    萧明在机修组的集装箱办公室给陈非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然后又按了一下咖啡机,机器吱吱嘎嘎的运转起来。

    昨晚大酒喝嗨了,早上来一杯咖啡醒醒神非常有必要。

    “不加糖,谢谢,呃,晚上……的确。”

    陈非有些不知该从何说起,他还真不知道“真香”战斗飞行中队的飞行员面试时间,反倒从机修组的机修长这里得到了提示。

    站在肩膀上的小啾蹦蹦跶跶,顺着胳膊一直来到他的手上,好奇的向纸杯里的咖啡探头探脑。

    尽管已经能够展翅飞翔,但它还是喜欢蹦来蹦去,羽翼虽丰,体力依然不足以维持长时间的飞行。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替你向契科夫那家伙说。”

    咖啡机终于准备就蓄,萧明也给自已倒了一杯咖啡,扔了一块方糖进去,用小勺子缓慢的搅动。

    “我……我愿意!”

    陈非原本想要说不愿意的,可是当话快说出口的时候,却临时改了主意。

    人生七大罪,穷!穷!穷!穷!穷!穷!穷!

    没钱是原罪,欠债更是十恶不赦。

    好歹飞行员也是一份高收入的职业,他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Emmmm……真香!

    “是因为债务?”

    别看萧机修长高大魁梧,虎背熊腰,可是心思却十分细腻,准确把握住了关键所在。

    陈非老老实实地说道:“是的!”

    他不喜欢超前消费,不喜欢欠债,爱囤爱藏爱攒,这是祖传的,而且还是刻印在基因里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