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影视

关灯

《第34节-花键拉马》

笔趣阁 bbiquge,最快更新裂天空骑 !

    萧明语气淡淡地说道:“你可以兼职!”

    “兼,兼职?”

    陈非一楞,随即目瞪口呆的看向机修长。

    萧老大居然这么宽宏大量,要知道契科夫这只大狗熊分明就是在撬机修组的墙角。

    “飞行任务和机修组的工作并不存在冲突。”

    萧机修长耸了耸肩膀。

    这话倒是在理,飞行员驾机升空后,围着飞行器打转的机修工们就没活儿可干了。

    待飞行器回到地面,才轮到机修工接手,两者只是上下流程的对接,一个只管用,一个只管修,完全没有重叠的地方。

    因此同时兼着机修工和飞行员的工作,在理论上是可行的。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谢谢你,萧机修长。”

    陈非果不其然的喜出望外,这个提议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自已的债务危机,甚至比直接借一笔钱还要珍贵。

    如果机修组老大不同意,他就算知道可以这么操作,但是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

    恰巧小啾俯身偷啄了一口咖啡,登时发出一连串奇异的鸣音。

    陈非以为这只小东西被咖啡给烫到了,连忙一手捂住纸杯口,免得又不小心掉进去,洗个滚热的咖啡浴。

    “啾啾啾!”

    小啾不满的啄着陈非的手指,一点儿也不像有被烫到的样子,反而兴致勃勃的想要再来上几口。

    惊喜总是很短暂。

    机修长萧明又一瓢凉水浇在了陈非的头上。

    “先别急着高兴,想要领兼职工资,还需要执行经理莫里斯·摩根点头,中午的时候我会去找他,还有老巴鲁特的学徒工,你有没有兴趣?主要工作就是守着能源塔值夜班,不会有危险,只是需要有人在那里看着,如果有出现运行异常或故障提示,要及时报告,在时间安排上可能会与飞行员的夜航执飞有些冲突,不过在短时间内,你应该不会有夜航任务。”

    多半是看到陈非实在是穷得厉害,这债务眼见着越欠越多,作为机修组老大才主动出面替他想办法。

    救急不救穷,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给一份赚钱的活计远远比直接给钱更能解决陈非的当前处境。

    刚刚大学本科毕业的年轻人,正值当打的年纪,加个班,熬个夜,多兼几个职,完全不在话下。

    现在辛苦一点儿,也比等年纪大了,干不动了,依旧终日灰头土脸的疲于奔命要强。

    陈非十分感激地说道:“谢谢机修长,谢谢机修长。”

    “先去看书吧!你很快就要上手了。”

    萧明的目光投向陈非放在桌面上的技术说明书E。

    A-39B“大嘴怪”轻型涡桨式攻击机技术说明书一共有ABCDEFG七册,再看完两本又厚又重的“大板砖”,陈非应该具备对这款飞行器的动手基础。

    不过这才是刚刚开始,911空勤基地拥有的飞行器当然不止是A-39B“大嘴怪”,还有Z-9武装直升机和米格-28喷气式战斗机,技术说明书还有的看呢!

    像陈非这样赶鸭子上架的偏科式补课,必然会存在许多系统性的不足和缺失,将来想要真正的吃这一行饭,恐怕基础部分的补课是不能停的。

    -

    离开了机修组的集装箱办公室,陈非把咖啡和面包放在一旁的工作台上,捧起了技术说明书E开始专心的读了起来。

    在全神贯注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飞快。

    午休时间到了,有人喊陈非一起去食堂,他依旧埋头于手上的技术说明书,只是摆了摆手,示意让对方先去。

    既然有面包可以充饥,何必浪费伙食费,好歹也是一笔现钱。

    一手拿着书,一手不时扯一块面包,权当作对付了一顿。

    沈菲老师亲手做的面包用料十足,本地自制的黄油,还加了白糖、奶粉和葵花籽仁,面团揉得到位,发酵完全,烤得火候也正合适,一口下去又松又软,奶香十足,无其他添加剂,这样的一块面包抵一顿中饭,正合适。

    逐渐显露出调皮和好奇天性的小啾虽然没有被笼子关着,却不会飞远,总是一直在陈非的身边打转,它不去啄食自已的那份颗粒饲料和面包虫,却总是喜欢在陈非扯面包吃的时候,趁机扑扇着小翅膀飞过去啄下一小条,洋洋得意的叼到他的肩膀上,一仰头直接吞入肚子里。

    这只小东西对陈非的咖啡格外感兴趣,在尝过第一口后,似乎有了瘾头,总想着继续偷喝,陈非岂能遂它的愿,干脆把纸杯里的咖啡一饮而尽。小啾却没有打算放弃的意思,不依不挠的绕着空空如也的纸杯打转,探头探脑的东啄啄,西啄啄,试图再找到一两滴残留的咖啡,尝尝味道,最后不小心把空纸杯打翻,把自已倒扣在里面,带着纸杯在桌面上乱转,急得啾啾直叫,一直到陈非把它解救出来,这才又神气活现的在桌上继续蹦来蹦去。

    咔嚓!

    陈非突然吃到一股子浓浓的机油味儿,疑惑的将视线从书本上转移到自已的手上。

    他拿着的不是想像中的面包,而是一支短筒状的金属体,上面还有一排牙印,好像被咬了一口的模样。

    这是啥意儿?

    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就在这个时候,在邻近作业区忙碌的机修工来到陈非身侧的工作台旁,目光不住的巡视,自言自语道:“咦?哪儿去了呢?明明放在这儿的。”

    工作台面上摆着十几样工具和材料,显然都不是他想要的。

    陈非看着手上这件被啃掉了小半截的金属件,悄然用书盖住,这玩意儿实在没法解释。

    找了好一会儿,依旧一无所获的机修工这才看向陈非,问道:“小陈,你有没有看到一支AKE的22号花键拉马?”

    咔嚓咔嚓,陈非不由自主地嚼了几下,将嘴里的东西咽下,这才有些心虚地说道:“没有看到。”

    居然是花生味儿的,就是机油味儿重了点,但是味道还不赖。

    “哎,算了算了,我再去拿一个。”

    机修工没打算继续把时间浪费在找东西上面,挠了挠自已的后脑勺,回到自已的作业区,继续整理和保养各种工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新的战斗机抵达前,工作量并不大的机修组把主要精力都放在整理和维护各种检修设备与工具上。

    将视线从对方的背影收回,陈非这才看向方才被技术说明书E掩住的金属体,悄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金属体正是22号花键拉马,属于特殊的专用工具,估计是那位机修工在整理东西时,顺手放在陈非身侧的工作台上,却不知怎么的滚到了面包旁边,被他拿起来无意识的咬了一口。

    多半是小啾这个调皮鬼给拱过来的恶作剧。

    结果牙没崩掉,这支花键拉马却被咬掉了一小截。

    这玩意儿的质量太可疑了,确定这是工具,不是真的零食?

    陈非并不会认为是自已的牙口好,不过此时此刻他的脑子是懵的。

    不由自主的把22号花键拉马送到嘴边,试着又是一口,咔嚓咔嚓,除了机油味儿以来,吃起来就像是花生味儿的苏打饼干,又脆又香。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整支S2合金工具钢材质的花键拉马已经被吃完了,陈非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有些发楞。

    完犊子了,自已不仅有“幻视”,还得了异食癖!

    不过既然能嚼碎,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工作台面上的那些工具和材料……

    “啾!~”

    小啾扑扇着翅膀飞到陈非的手上,啾啾叫个不停。

    你啾啥咧?

    不如多瞅瞅我!

    美不美?

    陈非此时此刻却没有心思逗这只小调皮鬼玩,把它往自已的肩膀上一放,匆匆离开了机库。

    随便找了个借口,他让医疗组给自已做了个CT。

    在X光的照射下……连死赖在陈非肩膀上的小啾鸟骨头都被拍出来了,却偏偏就没有发现本应该最醒目的22号花键拉马碎片,仿佛他只是吃了个寂寞,全部都是幻觉。

    -